TOP
 
 

台灣未來需要管理的深度

內閣改組、央行總裁更迭,在政府機器運作上自然有不同的契機及新的脈絡。

新任總裁楊金龍說,貨幣政策無法也不應單獨擔負經濟發展的職責,必須與財政政策、經濟政策(特別是產業政策)相互搭配,才能發揮最大效果。這是否預示央行未來對行政院的政策搭配更具彈性,對貨幣政策的中立性怎麼拿捏?值得關注。

但無論短期景氣似已好轉,進出口及製造業都有好表現,但是仍宜注意投資意願提振問題。對於台灣經濟如何走下去?以政府政策來刺激扶持,這是表象。根本之道在於政府與企業的管理要重新定位。

為什麼無論政府聲望、企業發展都面臨下行風險?個人認為原因之一,可能是因為忘記管理的核心。我們看到媒體上政治人物做與說,爭與辯,都是聰明到機關算盡,至於要的結果會不會好?不是重點,先贏再說。這樣的話,管理就出問題。

個人在社會責任領域待愈久,愈覺得以前的學習蠻有問題的。那些教企業管理的偉大著作,都在追求更大、更快、更強~把自己弄得好大!寧可驕傲的怪別人也不用檢討自己。但這樣會好嗎?

西方的管理學都在教人家做對事、證明自己對、大家都爭對,叫做割頸式競爭,叫做我的道理壓過你的道理,這樣到處是紅海。

管理要成為好的力量,有三點一原則。

一個原則是:開始做到!做不到的,別學了,只有做到才是學習的目的。

愈高層的人愈愛「不需要做的道理」,策略評估、風險控管等等,這些都是別人做,或者紙上做。這是重大浪費的來源、所有的投入都在「做不到」。重點成了廟堂權謀,脫離百姓現實。

哈佛大學克里斯汀生也看到這個問題,他說底層需要擊敗高層需求,因為只有切身的底層問題才會激發人的行動。要求智慧由底層如何才做得到上面去求。這是原則。

那麼,要做哪些?怎麼做才會好,其實,也不複雜,任何有成就的組織都脫離不了三個重點:

一、解決好人的關係

人與人的關係只有兩種持續狀態:向上提升或向下沉淪?檢視一下,跟你有關係的人,關係在哪個狀態?關係之樹,根盤葉茂,好好看下去。關係是人生的道場。一生的濃縮可以看自己的關係之樹,長成怎樣?種善因長善果,每個分枝都由好事開始,一個好緣份銜接更多好枝葉,勤修剪,剪掉長歪的長壞的,札根別吸收札到毒的土壤(不好的場所、社群,老算計人的自私組織,都是有問題的土壤,需要翻一翻),避免從根本(起心動念)爛掉。

喬好關係的經營只有一個方向:觀功念恩,趨吉避凶,凡事感謝。這是台灣的需要!

二、加強效能學習

人這輩子差別有多大?最後拚的,就是你身上的I/O(投入產出)身體是一個讓事情可以成就的神器,但他靠I/O運作。 有進(學習)有出(用來做到),因此,看人的效能,不是在拚學過些什麼?拚的是:學多快與用多少?用好了嗎。

有人小扣而大鳴,學習一點點卻大大發揮用的非常好非常適時適事適人。有人學富五車,卻不會用,效能低落,就是I/O有問題。

效能,不是追求更大、更快、更強,這樣的努力走極端的背後是絕路,註定粉身碎骨。效能只是I/O夠好而已。

偏偏書上都沒教人如何提高自身的I/O,反而教些「只要你如何如何~就能夠更好更快更強」這是白努力的,因為不認識自己的I/O,再多的道理都是浪費時間。別被成功學誤了。

台灣下一代,要跟世界接軌,要有好I/O,這才是教育的重點。

三、致力改善環境

所有的事都是浸泡在人的環境中的。要心想事成,要事事順利,重點不在事,是在有沒有好環境?

改善環境就是念茲在茲,都如何讓人家舒服、安全、願意說是說好。

偏偏書上沒教這點,教的是如何掌控他人,誘之以利脅之以害驅趕人跟驅趕驢子沒兩樣,讓人在壓力下掙扎推擠,X理論Y理論又有Z理論,基本上就是建立在自利驅動、追求己利的前提,難怪很少有職場能成為好環境。

錯誤的角度,造成厚黑學流行狼性經營當道。經理人一輩子開戰鬥機,組織成鬥牛場。這樣的環境沒有信任,只有指標達成,人被扭曲的很厲害。

改變環境是組織良善永續的關鍵,一個管理風格志在讓員工願意安全而舒服的彼此說是說好的組織,才會真心審視自己的社會責任。社會責任就是如何創造一個環境讓社會中受你影響的人都願意為你這個企業的存在與服務說是說好,因為這個企業讓人覺得舒服安心、有信任,現在讓我們發起企業文藝復興運動,用好的文化陶冶,真正的關心人,來打造好環境。成功的企業是將士用命,因為他們都珍惜有好環境。

政府也是一樣,要檢視自己所作所為是否在建立安身樂利的好環境?如果政策考量出發點不在這裡,就會走向反面,造成政策反復與干預經濟事務過當等,都會層出不窮。

用這三點治天下,則天下治,千萬別跟著一大堆成功說明書起舞,別死學書本。期盼未來朝野在自我管理上有所改變,自己弄好自己,社會才有機會愈來愈好。

立足於「成為別人的好環境」雖然不敢說「以國家興亡為己任」,但言語的初衷必然是帶給社會日新又新的契機。

鄭家鐘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台新銀行公益慈善基金會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