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從勞動部專案會議檢析公共決策的推動

行政院勞動部在24日召開的專案會議,針對國發會提案主張,包括高薪高階主管人員、專任制專業人員及新創核心人員之工時等規定應給予彈性。

經過長達5小時的馬拉松討論,最後全遭委員打回票,未能適用責任制。兩天之後,國發會主委陳美伶於26日公開表示,對於提案未獲勞動部通過感到遺憾與失望。她並強調,因應數位經濟、新商業模式的出現,勞動工時等勞動條件的規範,應該要大幅度重新思考,對工時及工作地點也應給予更大彈性。而如果勞動部不給一些彈性空間的話,陳主委指出,恐怕外商也不想來投資了,結果將對台灣經濟造成重大影響。

檢視同屬行政體系的國發會,竟然要向勞動部公開喊話,表達遺憾與失望,堪稱是歷來所僅見。畢竟現在的行政團隊,隨著閣揆賴清德辭意甚堅,其實已經進入「看守內閣」階段。依往常慣例,各部會在看守階段,只應維持政務的正常運作,而不宜做出具爭議性的興革決策,自然也就不致於出現部會交鋒的插曲。

儘管在看守階段的不積極作為,隱然已成為各政務機關的不成文慣例。但如果核實以觀勞動部將國發會的提案予以打回票,以及國發會在表達失望遺憾的同時,也強調會鍥而不捨的再向勞動部提出更多的資料,以說服勞動部及反對給予彈性的學者專家。

兩部會之間這種有違慣例的做法與表態,反倒是呈現另一種新貌,也就是從傳統的只消極看守而不積極作為,轉化為即使在看守階段,仍應為所當為,講所當講,也才不會被揶揄為是在尸位素餐。

解讀這一波勞動部和國發會之間的「交鋒」,固然不應視為是雙方的意氣之爭。但從行政一體的高度來看,原提案單位國發會如果事前就能夠針對鬆綁勞動條件所可能引發的疑慮乃至反彈,進行沙盤推演,並備足完整及具說服力的資料,則24日的「勞動基準諮詢會議」,也許就不必耗費長達5小時的馬拉松討論,並遭致全部被打回票的後果。從而,國發會與其在事後表達遺憾、失望,更應該檢討事前的資料準備不足,以及缺乏跨部會協調溝通的缺失。

進一步檢析勞動基準諮詢會議,之所以將國發會的提案悉數予以打回票,勞動部解釋有關國發會建議讓高薪高階主管人員,也就是所謂的高薪白領人員,其勞動條件就可以適用較具彈性的責任制。但問題在於國發會是以「薪資為中位數2倍,或在公司前15%」來定義「高薪」,勞動部認為此一定義並不夠具體,因此遭與會委員反對鬆綁讓高薪白領得以納入責任制的適用範圍。

除此之外,國發會提案建議將專任制專業人員及新創事業的核心人員,其勞動條件也納入適用責任制的範圍。與會的學者專家同樣也以這兩類工作者的定義並不夠明確為由,裁定目前不應同意鬆綁。

綜而觀之,國發會申請讓三類人員可以適用較具彈性的責任制勞動條件,勞動部勞動基準諮詢委員,從防弊的角度出發,認為由於對這三類人的定義不夠明確,如果不從嚴把關,可能會讓相關企業鑽漏洞,損及被適用人員的勞動權益。其後果就如同為了吸引國外觀光客,貿然開放新南向國家可以免簽證來台觀光,結果竟發生離譜的越南觀光團152人集體跳機事件。

如果參照觀光局的烏龍決策,則勞動部對於申請適用勞動條件採責任制的案件予以從嚴把關,理應予以肯定。但是從嚴把關的對策,除了可能讓具創意與彈性的勞動條件責任制,成為看得到卻吃不到的空白支票。

更不容忽視的是,如此僵化的勞動條件,不止可能影響外商的投資意願,更為關鍵的,尤在於勞動部目前所規範的勞動條件,其實基本上是依循製造業工廠內的管理機制。但這一套源於製造業的管理機制,其實對許多服務業的工作樣態未必適用。更何況網路時代來臨後所發展出來的新經營模式,不論是工作地點已不再侷限於一定要到固定辦公場所才算上班。

工作時間對跨國企業而言,更需因應時區的不同而不再是朝九晚五,以及周休二日或一例一休。

從而,目前一體適用的工時、休假等勞動條件規範,如果未能與時俱進彈性鬆綁,則本意在保障薪資階級工作權益的法規,反而可能造成一般薪水階級勞工更不易找到工作的後果,則勞動部的愛之卻可能出現害之的反差。

類似這種的反差現象,顯非勞動部或國發會可以化解,期待未來的新閣揆,能夠盱衡全局,找出公共決策兼顧興利與防弊的平衡點來!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