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紀念一位真正的老師

知名經濟學者、中研院院士麥朝成。圖:本報資料照片

我的恩師麥朝成過世了。他是真正的大學者。根據報導,是這樣寫的:「中央研究院證實,知名經濟學者、中研院院士麥朝成今年3月6日與世長辭,享壽77歲。」中研院說,「麥朝成專長為個體經濟學、區域經濟及國際貿易領域,他一生除著力於學術研究,更心繫國家政經發展。麥朝成任職中研院期間,與另一中研院院士陳昭南一起鼓勵國內學者積極投稿國際期刊,不僅為台灣經濟學界產生強烈的正向外溢效果,也培養出眾多傑出的經濟學人才。」

麥老師跟陳老師一樣,在當年的台大,都是學風自由愛護子弟的典範。他是我研究所的指導教授,也是改變我一生的人!

在初進台大經濟研究所時,我為兼差事情煩惱不已(一面念碩士班一面做記者)由於兩難全,就去請教麥老師如何是好?他聆聽我的焦慮是「既想早早畢業又想嘗試記者工作」,他和緩的告訴我:「一個人如果能用一輩子的時間做兩輩子的事,為何不挑戰看看呢?」意思是支持我嘗試看看,他說「若果兼顧不了,再放棄兼差也不遲」因為這樣的提示,我儘量安排時間、在工作之餘拚命追著同班同學問上課內容,讀來辛苦卻特別珍惜,因此成功達陣兩年修完碩士。

受此鼓舞,從此,我在職場很少同時只做一件事的,通常兼一個以上的工作,而且性質都不同,現在叫「跨領域」,所謂斜槓人生,我在四十年前就奉為圭臬了!

直到今天,我還是身兼數職,自己也覺得很驚訝。

若說誰讓我的此生值得?答案就這麼簡單,完全來自老師在我研究所的這一句話。事實上很少有人在三十年媒體生涯中,歷經那麼多工作,平面、網路,電視全做過,還蓋房子、管發行廣告,工廠、資訊系統,關聯企業投資等等,持續力行不輟跨域職場,且兼任工作多,時間遭到壓縮必須磨練不同的管理技巧,練就自己迅速掌握情況,及培養接棒人的能力,這也影響我的生涯發展。

特別有重大影響的另一件事,也可見麥老師的用心。知道我兼差的困境,麥老師對我的論文題目,特別幫我找一個冷門但有挑戰性的領域,「地下經濟」。

他拿了一本薄薄的論文集給我,說:「你的情形必然沒有時間廣泛閱讀很多論文,也就是熱門主題你很難突出條件也不允許,你就要選擇又專又深、屬於處女地的領域去攻關,這領域的國際論文不多足以讓你深讀。」在此指導下,我的論文「走私、套匯與虛報發票」於焉問世!由於此領域確屬罕見,故至今尚未有後繼者。

當時財政部降低關稅及央行解除外匯管制需進行政策搭配,因為這篇論文是很好的佐證,獲財長重視,差點讓我到財政部上班。

麥老師透過論文指導,要我自估資源限制,以最小投入得到最佳效益作為人生策略。這也一直是我的選擇與創新的指導!這樣的策略觀亦可以說是他「用一輩子過兩輩子」的實踐基礎。

兩件事在當時都只是我碰到問題時麥老師的輕輕點撥,但沒想到我的職場生活從此走上完全不同的斜槓人生結果也出乎意料豐碩!麥老師的話是我無法忘記的「關鍵時刻」!

麥老師特別符合我心目中老師的形象,他以畢生經驗照顧學生,教導我們用啟發而非純粹傳遞知識,他的風範令我感到溫暖與支持,因此我跟太太一直跟他保持聯絡,感謝這位我一輩子的貴人,今年過年賀歲沒有收到他的回應,不料這幾天卻傳出他已離我們而去,3/11龍巖靈堂開放祭悼,我前去當面致意,再次默默感謝老師的教化之恩,並祝老師一路好走,老師,我愛你!

立足於「成為別人的好環境」雖然不敢說「以國家興亡為己任」,但言語的初衷必然是帶給社會日新又新的契機。

鄭家鐘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台新銀行公益慈善基金會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