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紓困表演藝文團體帶動文創發展新契機

紙風車劇團,在遭逢疫情與火災的雙重夾擊下,面臨生死存亡之秋。圖/本報資料照片

位於新北市八里區的紙風車劇團倉庫在上個月遭到大火吞噬的意外事件,讓本來就受到新冠疫情影響,導致今年上半年的演出全部取消,收入歸零的紙風車劇團,在遭逢疫情與火災的雙重夾擊下,面臨生死存亡之秋。然而,正所謂天無絕人之路,紙風車劇團於7、8兩日接連接收到來自文化部長李永得,以及教育部長潘文忠「關愛的眼神」,總算讓劇團的存續找到浴火重生的曙光。

紙風車先是在7日,經李永得的牽線及見證下,由劇團執行長李永豐與高雄銀行董事長朱潤逢簽訂意向書,將由高雄銀行提供5千萬元期限五年利率1%的貸款,作為紙風車的中長期週轉金,讓劇團可以重新振作持續演出。

緊接著在8日,李永豐又與潘文忠共同召開記者會,表示將努力把燒毀的道具一件件做回來,並在教育部的支持下,持續推動青少年反毒戲劇工程,預計在未來兩年半內完成跑遍全台959所國中的演出計畫。

檢視紙風車劇團之所以能在陷入絕境之下得到「貴人」伸出援手,文化部李部長、教育部潘部長及高銀朱董事長等三位「貴人」固然扮演關鍵角色,但更關鍵的還是源自於劇團本身從2006年起,就義無反顧的投入319鄉村兒童藝術工程。於2011年順利完成後,繼而2013年又推出368鄉鎮市區兒童藝術工程的巡演計畫。正是這前後已逾十年的藝術下鄉巡演計畫,讓紙風車的藝術扎根和奉獻形象得到社會各界的肯定與支持,因而才能在受到疫情與火災的雙重試煉下,得獲「浴火重生」的契機。

然而,相較於紙風車的際遇,同樣也曾遭到火災摧殘的雲門舞集和優人神鼓兩個標竿性藝文團體,前者幸好靠雲門多年在國際表演藝術圈所積累的形象與聲譽,在淡水新園區的闢建過程中,得到包括外資跨國企業在內的捐資,以及新北市創意性的協助,成就以藝文空間為主體,全台唯一的官民合作BOT案。而後者優人神鼓則是在去年8月其「山上劇場」遭到火神吞噬之後,雖也獲得文化部提供補助1,500萬,但迄今還是停留在期盼民間能夠幫忙重建的路上。而今年以來的新冠疫情,則讓優人的重建之路更是陷入困頓趑趄之中。

總體以觀,從今年初引爆迄今猶未止歇的新冠疫情,影響層面之廣確屬前所僅見。從政府的角度,只能防疫、紓困兩頭燒。但即使是已經一再編列特別預算,以提供從企業、團體到全民的紓困振興貸款及消費券發放,但是以藝文表演團體而言,則不只因為從2到6月的公開演出被迫全部取消,在收入歸零的情況下,即使獲得紓困其實也只是杯水車薪。

而更殘酷的是,誠如李永豐所言,即使政府也將藝文產業納入企業紓困振興貸款及利息補貼方案之列,但因為劇團一般都沒有固定資產,即使擁有佈景、道具等,也很難被界定為財產,從而導致沒有銀行願意在沒有抵押下貸款給劇團。

在這種結構性的困境下,此次高雄銀行願意提供紙風車劇團5千萬元的特別貸款,如果相較於其他的製造業、養殖業及服務業,銀行的貸款額度動輒從億元起跳,明顯的相形見絀!但更令人感嘆的是,高銀此舉卻是創下銀行貸款給表演藝術團隊的首例!

為此,高銀的朱董還表示,希望這次藝文與金融的合作模式,能夠鼓勵更多金融界參與。而藝文團隊這種告貸無門的狀況,讓人聯想到因首創「窮人銀行」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肯定的尤努斯,當年就是在孟加拉看到當地貧戶所面對告貸無門的困境,因而開辦「窮人銀行」,讓有心創業的窮人可以免擔保即獲得貸款。

既然有前例可援,針對台灣為數不少質量俱佳、口碑廣布的優質藝文團體,在面對疫情衝擊的困境下,包括文化部、教育部等直接主管部會,固然應該主動提供必要的協助;另外金管會也不應置身事外,亟應導引公私金融機構、跳脫傳統「晴天打傘、雨天收傘」的窠臼,建置藝文領域專屬的核貸指標,諸如曾經獲得專業獎項肯定等。因勢利導,一方面拯救藝文表演團體於水火之中,另方面更期待能落實化危機為轉機的想像,讓台灣的整體文化素質提升,以及文創產業有破繭而出的新契機。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