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部會的文膽

隨著網路發展,哏圖勝文膽,這實在是這個時代的悲哀。圖/摘自Unsplash

過去總統、院長、部會首長都會有幾個文膽,所謂文膽就是能寫一手好文章的人,為何用膽這個字?原詩一書說:「文章千古事,苟無膽何以能千古乎。」這大概是文膽的由來,顯見要成為文膽並不容易。

政府大員之所以需要文膽,是因為政策的論述,校園的演講,雜誌的邀稿,媒體的訪談,甚至為友人寫序,都需要動動筆,平日政務繁忙,若樣樣都親力為之,恐怕會把自己累壞,因此身旁就得有些能寫的人。

有福州才子之稱的前政務委員王昭明,早年曾任尹仲容幕僚,可算是尹的文膽,王昭明思路敏捷,文采斐然,寫得一手好文章。昔日經建會人才輩出,寫手不少,前經研處處長洪瑞彬文筆博雅,曾是錢復、蕭萬長等歷任主委所倚重的文膽。再如前能源局長葉惠青,前駐荷蘭經濟組組長童本中,也是舊時首長所信任的文膽。

昔日首長倚重文膽,目的是讓自己的理念,得以書之於文,訴之以理,以說服國會、工商團體及新聞界,若沒有好的文膽,沒有深入淺出的發表,那些硬梆梆的政策,三、四十個字找不到一個逗點的法規,恐怕無人能懂,如此一來,日後推動政策的阻力必大,文膽之重要,於此可知。

如今,隨著網路發展,政策溝通已和過往大大不同,各部會大概已經沒有文膽了。這些年政府施政,無非是用哏圖與民眾溝通,以嚴辭斥退不同意見者,甚至發動網軍來帶動風向。所見者不是循之以理的文章,而是浮誇粗糙的貼文,如此風氣,首長們哪裡需要文筆博雅的文膽?哪裡還需要能訴之以理,行之以文的人才?哏圖勝文膽,這實在是這個時代的悲哀。

「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為政者的力量之大,於此可知。當居上位者用心於國家長期發展,則台灣自然成為有品質的國家,若無所不用其極的破壞文官體制,以求得數年執政的權柄,國家品質豈能安好?想想昔日文膽,看看今日哏圖,其間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計,其所透露的文化崩解,價值觀紊亂,除了令人感慨,更讓人憂心。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