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川普大帝的轉型正義

美國總統對中國發起貿易戰,認為過去中國占了美國太多便宜。圖:美聯社

自從5月5日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twitter)投下「對兩千億美元陸貨加徵25%」的系列震撼彈之後,這個世界就變得更不可測了!

從個人理財的小我角度,有個滿手電子股的長輩哀號,小英就職三周年的520還沒到,他個人就因為「川震」而損失了上百萬;另一位只買金融股的長輩則慶幸,沒被華為禁令燒到,股票投資帳面仍小有獲利。

從國家競爭的大我角度,輿論對中美貿易戰未來發展的預期,則因意識形態不同而出現180度的差異。

親美反中者大力抨擊是中共「習皇帝」對中美談判內容出爾反爾,才會激怒川普突襲加稅。他們同時訕笑,老共面對川普「兩千億+三千億+掐住華為咽喉」的綿密攻勢,只有噴口水報復的分。

對於把「轉型正義」喊得震天價響的這群人來說,可以接受美國霸權的各種「霸凌」,卻不容中國大陸崛起,甚而取美國而代之。也因此,川普用任何手段(不管合不合理、會不會傷到台商)對付中國,都只是剛剛好而已!

然而在光譜的另一頭,不親美也不反中者的看法則大相逕庭。首先,中共以黨領政,採集體領導模式,儘管習近平任期無限,也不可能乾綱獨斷。對照川普雖出自民選,上台後卻把總統制的權力運用到極限,反而更像「朕即天下」。如今的美國,一切是川普在推特上說了算,即便他有時語無倫次地狂推文,市場都得像「領旨」般逆來順受,但若說這叫民主,可真是豈有此理!

在川普對中國與多邊貿易組織的討伐文中,最重要的關鍵字就是中國與這個世界占了美國太多便宜、虧欠美國太多。在他與副總統彭斯的嘴裡,要不是美國從上個世紀初起就一再「恩賜」,中國也不可能有今日的格局。而中國不僅不懂得報恩,還恩將仇報,美國是可忍,孰不可忍?

川普為了實現讓美國再度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轉型正義」,向南要築高牆抵擋來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向北要跟加拿大重簽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向東要對歐洲汽車業加徵關稅,更重要的是,向西則寄望全世界配合美國打壓中國。

但若真要算總帳,美國占的便宜、虧欠這個世界的恐怕更多一些。在冷戰結束後這卅年間,因地緣政治衝突而起的大型戰役,美國往往是強勢的主導者與介入者,不管是以正義之名或別有居心或誤判形勢,每每造成戰地生靈塗炭與冤冤相報,但霸權卻不以為意。

而在冷戰結束後這卅年間,因全球化坐收最多紅利的,也是美國。在全球運籌模式下,下單的美國企業如蘋果發大財,接單的台商代工廠發小財,作為世界工廠出貨的中國雖得到成長機會,卻也得吞下代工製造對環境衍生的各種副作用。如今的美國人不知通膨怪獸為何物,「中國製造」有功無賞也就罷了,卻還得因為「三角貿易」虛灌的順差而負上全責,這不叫得了便宜又賣乖,什麼才是?

至於美國自始不配合國際間因應氣候變遷、華爾街的貪婪熱錢每隔幾年就會亂竄令全球市場抓狂,也只是美國霸權與資本主義的諸多任性妄為之二。

中美貿易戰纏鬥至今,是制度之爭、是文明之爭,更是霸權之爭,攻守雙方固然都輸不起,但觀戰的國際社會也無法置身事外。翻開史頁,沒有永久的國祚,也沒有永久的霸權,在歷史的十字路口上,這個世界又需要怎麼樣的「轉型正義」?是要繼續跟著川普大帝團團轉?還是改走「打破美國獨霸」的另一條路?各國領袖如何回應這個大哉問,不僅攸關自身國家的發展,也將牽動世局的面貌。(張慧玲)

新聞室每天經手的新聞不計其數,資深編輯以專業角度暢談政經現況。

編輯室報告

工商時報編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