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貿易戰、科技戰與匯率戰

從2018年3月22日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雙方打打停停,美國方面則不斷加碼,7月6日的清單金額340億美元課徵關稅25%,8月23日的清單金額160億美元課徵關稅25%,9月24日的清單金額高達2,000億美元,但只課徵關稅10%,意在以戰逼和。果然,12月1日起雙方進入協商,美中貿易戰暫時休兵,雙方貿易代表經過10輪的談判之後,在2019年3月1日傳出好消息,預定在5月中旬達成正式協議,各界都以為「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日子」。

不料,美國總統川普在5月5日以一則102字的推特文(twitter)揚言將對9月24日的2,000億美元商品,自5月10日起加徵懲罰性關稅從10%提高到25%。川普嚴厲指責中國大陸在最後時刻片面大幅修改已經談好的各項條款,並指示美方談判人員告訴中國談判代表劉鶴,中國有三到四周時間與美方達成協議,否則美國將對另外約3,000多億美元的中國輸美產品課徵25%的關稅,亦即,若未達成協議,美國將對中國對美出口全部商品課以25%的高關稅。中國方面在劉鶴回國後也對美國出口至中國的600億美元商品祭出10%~25%的關稅,新一輪的貿易戰於是熱烈重新開打。

中美的貿易戰,不是只有兩國的業者受到衝擊。在全球化的生產與貿易結構下,相關產品的供應鏈廠商也都受到波及,正是所謂「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供應鏈廠商受到波及,則間接影響到廠商所在國家的就業與經濟成長。

有人形容,25%的關稅像是撞球檯上的白色母球,當川普奮力推桿,母球向著一群彩色子球凶猛奔去,被撞擊的不會只是首當其衝的第一顆球,諸如「中國反擊」、「生產線遷移」、「資本支出」、「經濟成長」、「匯率波動」、「投資信心」等彩色子球,都將隨著川普的一記推桿而失序四竄。

「中國反擊」之後,「生產線遷移」是夾縫中的廠商們最直接的聯想與因應;例如,仁寶宣布去越南,和碩去印尼,緯創計劃前進菲律賓設廠…,然而,若欠缺生產聚落支應,即便遷移到勞動成本相對低廉、且沒有高關稅困擾的越南或印尼,整個總成本還是很高。大陸台商當然考慮回流台灣,然而,許多廠商當初是因為「五缺」而離開,回流與否仍須視「五缺」問題是否已經順利改善而定。

在「資本支出」方面,貿易戰的衝擊是全球性的,即使去年還沒有「2千億美元商品、提高關稅由10%至25%」,摩根士丹利的報告指出,相關資料顯示,以3個月移動平均值來看,去年3月的全球企業資本支出年成長率是21%,今年3月則比去年同期減少3個百分點。今年5月貿易戰熱烈開打,對全球資本支出的成長,勢必更為不利。

另外,在「經濟成長」方面,德意志銀行的報告則指出,貿易戰全面開打的18個月之內,美國與中國GDP成長率將各自跌掉2個百分點。

此外,亞洲整體GDP成長率恐怕在12個月內減少2個百分點。德銀的報告特別指出香港與台灣的經濟成長折損最大,估計分別有3.9與3個百分點的減少。至於歐洲,可能步入經濟衰退。

然而,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研究員、紐約市立大學經濟系教授周鉅原的看法與德意志銀行迥然不同。他認為台灣經濟反而受惠於貿易戰。相對於美國GDP成長率減少1.06個百分點,中國GDP減少1.05個百分點,台灣GDP將逆勢成長0.47個百分點。持相同看法的還有台經院的院長張建一,他認為美中貿易戰開打,對台灣來說是危機但也是轉機,由於台商回流,未來5~10年台灣的經濟成長率有可能達到4~5%。

中美之間繼貿易戰之後,美國總統川普於上周三(15日) 簽署行政命令,宣布禁止美國企業對「美國國安構成不可接受風險」的外國電信購買設備與服務;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於上周四受訪時表示:「有關華為的命令將於周五生效。周三公布的這項行政命令將禁止華為在未經政府批准的情況下,從美國企業收購零組件和技術。」不過20日美國商務部宣布該禁令延後90天執行。

綜言之,中美之間的衝突,已經從貿易戰加碼到科技戰,衝擊也將繼續擴大。由於中國對美國出口高達5,395億美元,美國對中國出口僅1,203億美元,在貿易戰方面,中國的籌碼相對不足;在科技戰方面,華為在5G市場雖然領先,但美國上述行政命令,不只逼迫華為退出美國市場,更禁止華為從美國企業購買關鍵零組件和技術,意圖扼殺華為的動機十分明顯。

中國方面將如何因應?各方十分關切,一般猜測可能會以對特定國家禁運高端科技不可或缺的稀土,作為科技戰的報復工具,讓美國的盟友「選邊站」;另一方面人民銀行可能會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順勢貶至7.2,甚至進一步貶至7.5,完全抵銷關稅提高的衝擊。換言之,科技戰之後,匯率戰可能將接踵而至。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