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遙遠非洲的台商英雄們 ─ 胡莉芸 在史瓦帝尼播種綠色產業

胡莉芸在史瓦帝尼播種綠能產業。

胡莉芸從事IC智慧卡工作20餘年,經常往來中國大陸跟台灣之間的智慧卡業務項目。2012年應友人邀請到南非規劃高速公路收費系統與銀行卡系統的業務,由於當時情況尚未成熟,決定先行回台。行前,到南非當地教會做禮拜,得知傳道的段忠義牧師剛從史瓦帝尼回來,史國當地一位酋長給了段牧師10公頃土地,他不知道要做什麼?

台下的胡莉芸聞之為之動容,她想起不久前聯合國工作的一位友人告知聯合國正在推廣具有經濟價值的綠色植物-蓖麻的種植(可為生質燃料、增加碳權交易、友好土地、創造就業機會)。隨即將種植蓖麻的想法告知段牧師,段牧師馬上帶著胡莉芸及友人前往史瓦帝尼(行車4~5小時)。因著段牧師的引薦及蔡明耀前大使的支持(我國與史國一直維持邦交),蔡大使並請史國農業部長特別關照,三天之內即獲得農業部批地讓胡莉芸種植蓖麻。

萬事起頭難

2013年4月胡莉芸在史瓦濟蘭註冊Linne公司,投資新台幣500萬元建立蓖麻種源農場,以培育優化的蓖麻種子,供應給當地農民的種植。同時間也諮詢台灣種植蓖麻的業者做技術移轉。由於蓖麻種植為綠能事業,識者都樂觀其成。

萬事起頭難。起始一年多,原本仰賴的台灣技術移轉業者,未能前來史瓦帝尼督導視察,遇有狀況總是隔空指導;許多種植專業難題不得解決。加上與當地農友語言溝通的問題,且缺乏大面積種植經驗,胡莉芸回想,「像是白老鼠試驗,一開始就註定失敗。」起始參與的夥伴也因此失去信心,將股份賣給台灣來史瓦帝尼投資的台商。

台商與港商資金加持

由於蓖麻油中的「葵二酸」可為尼龍-11的原料,台商的投資加持蓖麻種植計畫。因緣際會又因港商對蓖麻種植的綠色能源的前景極為看好,願意投資美金約130萬元, Linne公司注入新的資源,得以繼續前行。同時擴大與地方農業相關合作,蓖麻種植面積達150公頃。

惟因胡莉芸自身缺乏農業專業背景,技術轉移以及現場指導缺席等,很多種植疑難雜症如病蟲害、植物枯萎等問題無法適時解決,再加上當地灌溉系統未及建立,種植農工的管理不足,無築籬,羊群啃噬;遭遇30年來當地最嚴重乾旱、牛隻死了30,000多頭,無水源灌溉,連續2~3年收成只達預期2,000噸的1/10,情況淒慘。

失敗為成功之母

慘敗中所學深刻,胡莉芸思考使用IC卡產業經驗,開始收集蓖麻種植各種相關的資料如氣候變遷、土壤分析、降雨狀況、溫溼度、開花時間、結果時間、施肥等,建立資料庫進行分析。

從資料庫中找到了很多寶貴的數據差異,從數據差異中開始進行種植調整,如最合適播種時間、施肥時間與施肥份量等;終於理出一條很有趣最適種植規律曲線。胡莉芸信心大增,繼續埋頭進行蓖麻品種、不同條件的栽種嘗試,都有優化成果;收成倍增。她開心地對自己說:「終於有機會可以讓投資人放心!」

成果初現

蓖麻種植友好土地,創造碳權收益與當地就業機會,增加農民所得。尤其重要的是蓖麻屬綠色能源產業,最終產物是潤滑油、油漆、葵二酸(尼龍-11)。一年可以二穫,農民每年每公頃可收益2,000美元。收來的蓖麻籽榨成油,每年每公頃可獲3,500美元;榨油後的蓖麻粕可做有機肥料,再次回到蓖麻園施肥,也可賣到有機市場,為多贏產業。

目前印度的蓖麻油市場全球居冠,占全球80%。2017年11月胡莉芸帶著史瓦帝尼農業部官員前往印度考察當地第一大蓖麻油工廠Adani Willima,以及印度的蓖麻子自由市場、蓖麻種植園等;史瓦帝尼官員參訪後信心大增,決定將蓖麻列入史瓦帝尼甘蔗以外的第二大國民經濟作物。回來後,史國農業部官員協助胡莉芸的公司,讓農民了解到種植蓖麻的多方效益,協調6個農戶社區種植面積205公頃,協助史國農民脫貧。

目前已完成整地,灌溉設備也鋪設完畢,今年5月開始種植蓖麻,預計6個月後收成、榨油,銷往台灣及日本。胡莉芸的公司接下鄰近國家的蓖麻種植合作訂單,目前接洽的有辛巴布威、迦納各1,000公頃,預計2020年公司將轉虧為盈。

過去兩年來胡莉芸將所有資金(近200萬美元)與經營事業的經驗,全力投入史瓦帝尼蓖麻種植事業,在當地購屋定居;並全力支援「舊鞋救命基督教關懷協會」在史國的推展。她開心的說,「看到受援孩子、社區老人及婦女們臉上露出的笑容,就像看到財富在滋長,體會做這些事的價值。儘管好事多磨,但終就看到蓖麻事業萌芽,又能幫助史國當地農友一起成長,此生無憾。


遙遠的非洲台商英雄們>>

一、陳阡蕙 首位南非華人國會議員

二、林青嶔 南非針織成衣最大供應商

三、孫耀亨 約翰尼斯堡公共安全守門人

四、侯志良 扎根史瓦帝尼的台商先鋒

五、胡莉芸 在史瓦帝尼播種綠色產業

六、黃玉華 莫三比克國民企業家表率

七、吳建德 莫三比克成宏全灘頭堡

八、黃冠華 藉AGOA發展旭榮成衣王國

九、彭俐萍 專精通關商務成台商後盾

出自論語泰伯篇的「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是當年大學聯考的作文題目;深植胸臆。多年的專業撰述生涯,這句話為個人的寫作圭臬,一貫秉持的理念。

刁曼蓬

東海大學東亞經濟社會研究中心研究員、天下雜誌資深撰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