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遙遠非洲的台商英雄們 ─ 吳建德 莫三比克成宏全灘頭堡

宏全莫三比克總經理吳建德。

吳建德來莫三比克有三年了。他是亞洲瓶蓋王、飲料填充代工領導企業-宏全國際集團在非洲宏鑫(莫三比克)有限公司的總經理。民國76年次的吳建德,政大國貿系畢業、服完兵役即進入宏全集團業務部門工作,先後派駐印尼、緬甸服務。

宏全在全球十個國家有46個生產基地,市場主要集中在亞太地區的飲料品牌大廠,台灣、中國為重鎮,東協五國都有投資設廠。非洲東南端的莫三比克、西非奈及亞也有生意,但是占比甚小。區域布局經驗豐富的宏全領導團隊,2013年即前往莫三比克考察,經過多次實地評估,在2015年底作成在莫三比克首都近郊的馬托拉投資設廠的決定。派任2013年隨同前往考察的吳建德為總經理。

吳建德指出,選擇莫三比克設廠除了著眼於當地人口紅利、經濟發展的未來性;並兼具進軍非洲這個具有11億人口、繼東協以後全球最具發展潛力的新興市場,建立灘頭堡的目的。

看中莫三比克市場的未來

面積是台灣23倍大的莫三比克,1992年結束17年的內戰,1994年開始展開國家改造工程,整頓政府部門;藉由引進歐美外商投資,補強本身經濟體系所欠缺的部分,推動企業參與公共事業國營化計畫。有著豐富礦藏,如優質的煤礦、豐富的天然氣(產量為世界第七、蘊藏量全球第三)、鋁合金等,吸引巴西、日本等世界前十大能源、礦業公司前來投資。

中國更是藉一帶一路之名大舉進軍,首都馬布多灣濱印度洋的跨海大橋、沿海公路等即是中國興建。農產經濟作物有棉花出口,瀕臨印度洋長達3,000公里的海岸線有三個港口,漁業資源豐富。莫三比克沒有外匯管制,莫三比克投資局可與進駐投資的外商簽協定,稅後收益可全數匯出。加以早年為葡萄牙殖民,法令規定受其影響甚深,經濟、金融、交通等皆有基本架構,如鐵路可直通南非。葡語為官方語言,高階商貿英文也可通行。融合多元種族文化,沒有工會。

第二任民選總統主政至2016年間,莫三比克連年經濟成長皆達7~8%,人均所得達1,200美元,逐步脫離貧窮國家窘境,為非洲進步快速的國家。吳建德分析,「人口紅利為其經濟發展另一重大利基,2013年只有2,300萬人,2018年人口即突破3,000萬人,全國30歲以以下人口占1/2,為飲料消費族群。」

宏全在莫三比克與當地客戶Shimada投資合作(收購Shimada廠、設立新廠-莫三比克宏鑫廠),成立莫三比克Shimada廠、莫三比克宏鑫廠,於2016年第三季投產,專門供應莫三比克當地飲料廠的寶特瓶胚、瓶蓋。兩廠現有員工150名,四位台籍幹部。員工主要為當地高中畢業,月薪台幣4,500元(莫三比克基本薪資約台幣3,300元),為了提升員工福利,並供應早午餐。業務成長快速,2017年宏全莫三比克兩廠營收台幣1.2億元,2018年1.8億元、年增50%。

惟新興國家投資風險有三,分別是政治風險、政策風險、匯率風險。莫三比克2016年因揭發前任總統將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用於協助開發當地漁業、經濟資源的捐贈,挪用於購買軍火及洗錢等弊端,來自國際組織的捐款遭到凍結。造成幣值嚴重下跌,由2013年美金兌莫三比克幣1:30,下跌至2018年1:80;而莫三比克大多數民生物資仰賴進口,導致物價上漲,影響消費。吳建德說,相對飲料非必需品,短期會受到影響。

國際大廠看好非洲

但就長期而言,許多國際企業還是看好非洲市場。海尼根啤酒廠就在莫三比克投資1億美元,設廠生產,目標當地市場。奧地利著名的飲料包材廠ALPLA,也買下南非當地的包材廠,著眼於非洲市場的未來成長動能。宏全北非阿爾及利亞正在興建中的非洲三廠,預定今年第二季投產。

曾經在緬甸工作兩年的吳建德說,相較於東南亞新、馬、泰等地區,除了地理距離遙遠外,大體投資經營環境相差不大。以莫三比克而言,反而感受更多國際化的氛圍,在首都馬布多有許多國際組織辦公室、100多國的大使館,以及國際企業進駐。民風及治安也較南非為佳。台商到非洲投資,首要是扭轉對非洲的刻板印象。他也鼓勵年輕朋友,走出台灣,開展寬廣視野。


遙遠的非洲台商英雄們>>

一、陳阡蕙 首位南非華人國會議員

二、林青嶔 南非針織成衣最大供應商

三、孫耀亨 約翰尼斯堡公共安全守門人

四、侯志良 扎根史瓦帝尼的台商先鋒

五、胡莉芸 在史瓦帝尼播種綠色產業

六、黃玉華 莫三比克國民企業家表率

七、吳建德 莫三比克成宏全灘頭堡

八、黃冠華 藉AGOA發展旭榮成衣王國

九、彭俐萍 專精通關商務成台商後盾

出自論語泰伯篇的「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是當年大學聯考的作文題目;深植胸臆。多年的專業撰述生涯,這句話為個人的寫作圭臬,一貫秉持的理念。

刁曼蓬

東海大學東亞經濟社會研究中心研究員、天下雜誌資深撰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