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大陸經濟確須「穩定壓倒一切」

圖為遊客在北京天安門城樓前遊覽。圖:新華社

穩定壓倒一切,向來是大陸中央治國理政的基本準則。如今,由於中美貿易戰形勢惡化,帶來重大經濟壓力,因而當前大陸經濟體系最需穩住陣腳,才能有力地應對美方咄咄逼人的經貿制裁攻勢。準此,現階段大陸經濟政策確須充分奉行「穩定壓倒一切」方針,儘量排除動盪風險,必要時應巧妙地打出社會主義和市場經濟的「組合拳」,以有效維穩整體經濟。其中,若能把政府補貼對象,從重點國企擴及友好的外資高科技廠商,誰曰不宜?

今年第一季,大陸GDP(國內生產總值)年增率為6.4%,剛好是同期美國該項年增率(3.2%)的兩倍,也優於市場預期。惟進入第二季後,中美貿易戰風雲突變,美方不但對中大幅加碼課徵懲罰性關稅,又全面封殺中方高科技領頭企業華為公司,一時導致大陸經濟風聲鶴唳,海內外預測今年大陸經濟可能「硬著陸」者增多,形勢不妙。

換言之,今年大陸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已顯而易見;而大陸黨政領導層也就此作了心理準備。如全國政協主席汪洋,於5月中會見台商時,坦言陸方曾就中美貿易戰影響作最悲觀預估,結論是這場貿易戰將使大陸GDP「頂多減少一個百分點左右」。

汪洋並未明講,這一個百分點究竟是指GDP總量的折損程度,或是GDP年增率的減幅。如是後者,即表示今年大陸GDP年增率,有可能從去年的6.6%掉到5.6%,已有硬著陸意味,事態非同小可。

但值得注意的是,汪洋的完整說法是「頂多1個百分點」;其冠上「頂多」兩字,意思是「這樣的衝擊,我們承受得起」,其目的顯在為台商加油打氣。

的確,當前大陸經濟已非吳下阿蒙,有了深厚底子,不是美方所能輕易「喊起喊倒」。惟關鍵在於,大陸經濟體系運作必須穩定、有序,不能動盪,即便是GDP年增率下行,也理當是出於合理因素,如對美出口顯著減少等;反之,對於與中美貿易無直接關聯的經濟活動,大陸官方務必傾力穩定之,不使中美貿易戰之火延燒過來。

穩定壓倒一切,就是針對這些經濟活動而言。其實,大陸官方近期也已在力拼相關的維穩工作,且形成了「六穩」方針,即穩就業、穩金融、穩整體外貿、穩外資、穩國內投資、穩社會預期心理。這些方面若能全盤穩住,則中美貿易戰對大陸衝擊程度將是可控的,不致造成整體經濟失序的惡性循環。

其中,「穩就業」牽涉大陸民間消費購買力,是當前大陸經濟增長的重要依託,理應受到高度重視。但人們也無須悲觀地認為,萬一中美貿易戰持續惡化下去,大陸失業人口將大幅增加、構成社會上的重大危機。

應知當前大陸就業人口中,為美方買主打工者的比例,應是不到十分之一;無論未來中美貿易戰形勢如何險惡,都不應衝擊到大陸就業市場「基本盤」。大陸挾著龐大內需市場,及企業創新科技運用模式之能力,自有創造新世代就業機會能耐,就看大陸官方如何獎助企業研發創新。而就業形勢若能持穩,即會給民眾帶來經濟信心,包括正面的市場預期心理。

其次,在涉外方面,關於穩整體外貿和穩外資,就是要在美國勢力範圍外,為大陸自身爭取一片天。這個世界很大,絕對容得下中美兩個經濟大國;莫忘中方當前有「一帶一路」的廣大經濟圈,只要北京主政者費心修正以往相關政策舉措,切實與一帶一路沿線經濟體互利並榮,終將使中方對外經貿由此獲得堅實依託。

更重要的是,中國大陸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是其應對中美貿易戰的有力工具。直白說,社會主義和市場經濟兩者巧妙交互運用,比起美國川普政府排斥他國利益的變相資本主義,號召力不會差。

因此,中方一方面可以充分運用市場經濟法則,廣泛吸引外商投資;其次,對於無私分享高科技的外商,則援用社會主義辦法,不吝給予補貼,視其如同大陸的重點國企。果能如此,則中方必能突破美方的產業高科技封鎖,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嶄新供應鏈,和美國分庭抗禮。

總之,雖然中美貿易戰給大陸經濟帶來濃厚陰霾,但大陸經濟因底蘊深厚,仍有「深挖洞,廣積糧」條件;只要北京主政者費心穩定經濟全局,同時大力優化自身經濟制度運作,必能渡過難關,並招徠外部盟友。切莫自亂陣腳為是。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