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美國經濟情勢才是川普連任關鍵

川普拚連任,已經擘畫出他下一任的施政藍圖。圖: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5月下旬從日本訪問回國,隨即面對「通俄門」案的政治危機,而這也是他連任之路的超級未爆彈。「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在5月底辭職前唯一一次的公開談話表示,「如果我們對總統顯然沒有犯罪有信心,我們就會說出來」("If we had had confidence that the president clearly did not commit a crime, we would have said so.")。由於調查報告在3月提交國會後,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曾經召開記者會表示,川普總統沒有勾結俄國、也並未妨礙司法。此次特別檢察官辭職發言的用字遣詞,異常的審慎,從而給予民主黨掌握過半數席次的眾議院,會不會對總統提出彈劾的想像空間。

早在今年2月,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曾經明確指出:「我不支持彈劾(川普總統)」,因為他「不值得」;以及「除非有非常令人信服、壓倒性且獲得兩黨支持的理由,否則彈劾將造成國家分裂」。然而,為了2兆美元的基礎建設預算,她和民主黨參議院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與川普的會商,再次一言不合,不歡而散,原因就在於裴洛西議長在5月22日所指稱,川普干預國會調查,並「參與掩飾(通俄門)」(engaged in a cover-up)。

「通俄門」案是否會成為眾議院彈劾川普的另一個新戰場,因而成為民主黨必須思考的選戰策略之一。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認為,「除非兩黨都支持,否則彈劾將造成國家的分裂」;特別是執政的共和黨目前在參議院有53席,但是彈劾總統案需要獲得三分之二的支持。就此而言,現階段對於民主黨來說,即便有「通俄門」案的助攻,憲政訴訟曠日費時,未必能夠如願。更重要的還是,如果將「彈劾─反彈劾」做為主戰場,忽視民生經濟議題的代價,恐怕是有志問鼎總統大位的民主黨人士必須考量的政治現實。

事實上,川普今年2月在長達80分鐘的國情咨文演說,就已經擘畫出連任的施政藍圖,從外交政策、國際貿易、醫療保健、基礎建設、移民、乃至於最近幾個月喬治亞州與阿拉巴馬州立法愈來嚴格的墮胎管制,都展現出做為總統的政治視野。而除了婦女團體和民主黨人士所關切的墮胎議題之外,而當時聚焦於美國墨西哥邊境安全的政策,無疑是另一個面向最複雜多元、涉及國內國際的政治經濟社會之重大課題。

在5月最後一天,川普透過推特宣告,將從6月10日起,對墨西哥的商品加徵5%的關稅,一直持續到墨西哥政府能阻止非法移民經過美墨邊境進到美國為止;甚至不排除在10月將關稅提高到25%。對於川普而言,美墨邊境的非法移民問題,「是政治問題;不是人權問題,也不只是社會問題」。而美國南方各州的民生經濟、黑槍毒品、治安防制、甚至長期支持民主黨拉丁裔選民所分享社會福利的全面性衝擊,無疑已經被川普提高到「國家安全」的層次。

由於美國勞動部所公布今年4月3.6%的失業率,是近半個世紀以來的最好成績,然而這項加持就算能讓他打中美貿易戰更有底氣,經濟景氣能不能延續到明年11月之前,仍在未定之天。所以,儘管面對表態參加民主黨總統初選的人士高達20多位,川普仍是以逸待勞。特別是民主黨高層對於是否要就「通俄門」案發動彈劾川普的程序,仍然舉棋不定,而政治上的空間則為「政策組合拳」爭取到展現政績的時間。

此外,除了墮胎之外,幾乎涵蓋他今年國情咨文所論及的各項重大議題,莫過於能牽動拉丁裔選票流向、國家安全層次的移民政策。從川普就任後就一直是他和民主黨壁壘分明的這個核心議題,就算府會失和而造成聯邦政府關門,簽署行政命令撥款興建美墨邊境的圍牆,他堅定的政策立場從來沒有改變過。與此形成強烈對比的則是所謂的2兆美元基礎建設,則一直都是「只聞樓梯響」,這在去年民主黨取得眾議院多數之後,每次都因為雙方在其他政治議題的齟齬而拂袖而去,胎死腹中。

在連任之路上,川普所偏好的「政策組合拳」無疑是貿易與外交(中美貿易戰)、以及與兩者相關的移民政策。雖然「通俄門」案應該才是他最擔心的問題,但民主黨如果要打彈劾案就必須在今年下半年就啟動,而且還必須等明年此時正式出線的黨提名總統參選人,如何確定大選的主軸而定,因此,川普目前尚能氣定神閒,然而其連任之路最大的障礙,還是在於未來一年半期間的美國經濟,是否會受到四處發動關稅戰的後續影響。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