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香港金融中心維穩的重要

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是在中美貿易大戰的煙硝中,必須固守的馬其諾防線,從上周香港《逃犯條例》的暫緩,可以看到中港各方勢力為了穩守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願意付出龐大的政治代價的決心。

香港是與紐約、倫敦地位相當的國際金融中心,雖然近年上海、深圳急起直追,甚至展現最終取代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企圖心,但是香港作為全球金融市場與中國接軌的地位,不只未曾動搖,還隨著大陸經濟貿易與金融規模的不斷擴大,香港發展出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等產品,外加中國企業在香港股票上市、債券發行的比重日益升高,進一步強化了香港金融市場的影響力。

這次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推動《逃犯條例》,引起香港民眾對於司法獨立的質疑,甚至引發對香港金融中心的核心價值是否改變的疑慮。根據《路透社》的報導,部分人士在過去兩周將資金從香港轉移到新加坡,香港股市連日重挫,原本就對中國不友善的美國鷹派政治人士,甚至威脅要重新評估《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在已經陷入困境的中美關係火上添油。

本報日前報導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興提出警告,金融界看到從反送中事件發生以來,香港隔夜拆款利率大幅彈升,顯示資金有匯出的壓力。蔡明興在富邦金控股東會後談話,提醒金融業者面對這個情勢,必須用非常謹慎的態度來面對事件的後續發展。

在中美貿易大戰升高對立的情緒下,雖然有不少關於兩國關係最終發展成為相互平行、彼此競爭的G2關係,實際上過去二十多年的全球化發展,早已將所有國家競合發展成為一個難以分割的世界村,而香港作為中國市場「超級聯繫人」的獨特地位,一面提供了歐美各國進入中國市場的法律、商務、與外匯自由兌換的保障;另一面則為中國帶進持續穩定的海外投資,為大陸企業提供源源不絕的發展資金。

即使在中國大陸各大城市的貿易早已與世界接軌,近年更全力推動一帶一路的新絲路之下,香港去年仍然高居中國出口額的12%,另外,香港更是投入中國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FDI)來源地,高達中國FDI投資總額的五成。借道香港投入中國的外資,有歐美資金,也有中國企業海外累積的資金,當然也有大量來自台商持續增資的資金,不同來源、不同目的的資金,透過香港金融中心的平台注入中國大陸,對於大中華市場的穩健發展,提供了無可取代的重要功能。

面對中美貿易摩擦,香港處境艱難,但是重要性卻絲毫不減。我們看到過去幾個月長期頂在貶值底線的港幣匯率,從7.85港幣兌換1美元突然在六月開始升值,在6月12日一度升值到7.8164,創下半年來的高點。雖然外界對於港幣匯率是否能夠穩守7.85的底線,甚至猜測港幣最終朝向與人民幣整合的結局,不過從過去四個月港幣匯率逐步升值,以及升值過程中大陸與香港金管局彈性操控的軌跡,可以看出不論是北京政府或是香港當局,對於港幣的聯繫匯率機制,仍然以絕對堅定的態度固守捍衛。

再者,中美摩擦越是劇烈,香港作為企業集資的重要性就更加提升。去年香港證券交易所有高達208間企業新股上市掛牌,超過九成都是中國企業,募資金額高達366億美元,遠遠超過紐約證交所的288億美元,而且全球前五大IPO公司,香港就有中國鐵塔、小米、美團等三家。

由於美國市場對中國企業的敵意日深,許多在紐約或是NASDAQ掛牌的中資企業,都在準備回到亞洲重新上市,預估募資金額高達200億美元的阿里巴巴香港上市計畫,已經在日前提交給香港證券交易所,預計在今年第三季就要完成,後續還會有許多在美國掛牌的中資企業回港上市,香港金融中心對於中國持續發展,重要性與日俱增。

對於美國來說,香港重要性也從未衰退,美國商務部的統計顯示,去年美國對香港出口506億美元,從香港進口167億美元,另外有超過1300家美國企業在香港設有分公司或營運據點,香港更是華爾街資金最重要的來源之一,不論在金融、貿易、或是政治層面,香港對於美國都是極為重要的戰略基地。

近日的反送中遊行雖然驚心動魄,但是從大陸與美國政府的決策,我們可以看到中美兩國戰而不破,難以分割的密切關聯,香港作為中國與歐美國家「超級聯繫人」的獨特地位,在這次反送中事件中反而獲得進一步的強化,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維護與確保,是中美雙方共同的戰略價值,只要雙方政府都力保香港,貫徹維穩的決心,全球金融貿易的摩擦就不會失控。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