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國家主義高漲,科技產業遭殃

6月28至29日在日本大阪召開的20國集團(G20)領袖峰會,閉幕發表的「大阪宣言」強調各國「應為達成開放市場,實現自由公平且平等、具透明性與可預測的安定貿易及投資環境而努力」。很諷刺地,G20峰會剛結束,東道主日本政府就在7月1日宣布,從7月4日開始,實施對南韓半導體材料出口限制,將針對三種化學原料氟化聚亞胺、光刻膠和蝕刻氣體氟化氫採購合約,實行嚴格出口審查。三種原料用於手機螢幕、OLED顯示面板以及半導體製造;日本幾乎壟斷三種原料的全球市占率,韓國即使想轉換採購對象,也找不到替代品,這些限制措施預料會對南韓半導體與顯示面板產業帶來重大衝擊,甚至殃及下游的蘋果、華為等廠商。

事件的導火線是「徵用工」訴訟。去年10月30日,南韓最高法院推翻過去裁決,判定日本與這些戰時企業的繼承者(如「新日鐵住金」戰時為「新日本製鐵公司」、三菱重工等),必須為日本殖民時期強制勞動徵用工作出賠償,並由訴訟律師團向法院申請扣押凍結日本企業在韓國資產。南韓政府宣稱司法獨立,日方交涉無門,已達「忍耐極限」,最後在日本經團連壓力下,安倍政府採取半導體原料出口限制令。

G20「大阪宣言」言者諄諄,日韓政府聽者藐藐,國家主義高漲的氛圍,讓韓國的三星、SK等廠商受害,甚至波及到下游的蘋果、華為等科技業廠商。科技產業的特色是專利權、關鍵設備與原物料高度壟斷在少數廠商手中,容易成為政客操弄的籌碼。

當前全球各國的國家主義氛圍高漲,始作俑者是美國總統川普,從川普在2017年1月20日就任美國第58任總統以來,無論是公開場所的發言或私下的推文,他經常毫無預警地宣布國家主義相關的重大決策,讓全球各國政要心驚膽跳;例如他上任的第一道行政命令就是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隨後退出「巴黎氣候協定」(2017年6月1日)、退出「全球移民公約」(2017年12月4日)、退出「伊朗核子協議」(2018年5月8日)、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2018年6月20日),甚至多次表達希望退出WTO。看似一意孤行,但其中心思想,一以貫之就是「美國優先」(American First)。

先前,川普由鋼鋁稅開始,開啟了全球的貿易戰。除了針對商品(進口鋼鋁)提高關稅之外,更直接單挑中國,於去年6月15日啟動美中貿易戰,宣布對800多項、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課徵25%關稅,從7月6日生效;而中國北京政府也旋即宣布,同樣將對總值500億美元的659項美國進口商品加徵25%關稅作為報復。美中貿易戰打打停停,雙方雖然劍拔弩張,但也持續進行談判,進行了10輪的貿易談判,到了4月底,看似即將達成正式協議,卻在川普5月5日一則推特文(twitter)出現後為之幻滅。正式協議無法達成的原因,事後得知是中國在最後時刻大幅修改已經談好的各項條款。據稱中國敢冒此大不諱,是國家主席習近平授意;外傳習近平親自表示「願意承擔全部相關責任」。除了貿易戰之外,美國商務部在5月15日宣布華為涉及違反美國國家安全與外交政策利益,將華為及其70家附屬公司列入產業安全局(BIS)的出口管制實體清單(Entity List),自此,戰線由貿易戰拉開提升至科技戰,毋庸置疑地,這是國家主義作祟,以科技產業祭旗。

然而,在G20峰會之前,川普又釋出善意,要習近平一定要到大阪參加G20峰會,暗示大禮相送。果然在習川會後,川普同意重新開啟中斷的中美貿易談判。川普還宣布,不會對中國出口施加新關稅,並且軟化了對華為的立場,同意美國廠商可以賣產品給華為;中方則允諾要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但是,事後各界對習川兩人實際同意的內容莫衷一是,鬆綁華為的禁令更出現許多雜音。

消息人士說,北京要先確定川普政府真的鬆綁對華為的禁令,才會購買美國農產品。至於川普宣布鬆綁華為,實際上禁令仍未解除。根據路透社報導,美國商務部7月3日表示華為仍在黑名單上,商務部以「最高國安審查規格」,處理美國企業申請出口華為的事宜。顯然雙方的爾虞我詐,仍是國家主義為刀殂,科技產業為魚肉。

美、中、日、韓的國家主義,已經使科技產業受創甚深,如果不懸崖勒馬,以美國80%稀土來自中國,若習近平宣布停止稀土出口,豈不引發美國甚至全球科技業大混亂?世界各國若東施效顰,讓國家主義氣焰持續高漲,如果沙烏地阿拉伯不賣石油,加拿大與澳洲不賣鐵礦砂…相互卡死,殃及的不只是科技產業,而是全球所有產業。屆時,沒有國家是贏家,國家主義的終極下場是世界經濟的失序,甚至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倘若如此,川普也許不能如願成為「美國最偉大的總統」,而是「美國最後一任的總統」。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