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德國30年公債「負利率」的警訊

歐洲面臨經濟放緩的壓力,歐洲央行宣示進一步的寬鬆政策,市場預期以德國為首的歐洲經濟放緩、利率下跌、負利率資產擴大趨勢,沒有反轉跡象。圖/美聯社

雖然全球股市仍然處於高檔,經濟成長率也還維持增長,但是歐洲最大的經濟體,德國卻在上周五、8月2日出現所有政府公債都跌入「負利率」的奇特現象,特別是期限最長的德國30年公債,殖利率一度跌至-0.006%,創下德國30年公債發行以來從未見過的負利率紀錄,市場顯然認為經濟下滑的趨勢才剛開始,將資金投放在最安全的資產,鉅額的資金寧願減損本金,也不願進行其他風險性的投資。

8月2日當天,德國所有的政府公債全數跌入負利率領域,天期較短的兩年期公債以-0.794%收盤,十年期公債-0.496%,30年期最後以0.00%收盤,在德國之前,歐洲已經有丹麥與瑞士兩國的政府公債全數負利率,另外奧地利、瑞典與法國也都出現負利率公債,在德國加入全數負利率陣營之後的8月2日,全球已經有高達14兆美元資金,窖藏在負利率的地下室裡。

不只是政府主權債券跌入負利率,在投資等級的債券市場,估計有四分之一的企業債券也是負利率,投資人必須拜託、繳付利息,才能借錢給大型企業,同時非投資等級的垃圾債券總額已經超過1.2兆美元,是金融海嘯之前的兩倍以上。

依據國際金融研究院(IIF)的統計,目前全球的總債務量約為250兆美元,14兆美元資金窖藏在負利率債券,比重接近6%,繼續創下歷史新高紀錄。負利率違反了教科書的投資學原理,也顯示資金過剩、投資不振、經濟衰退的病灶。

作為歐洲最大的經濟體與製造業的重心,德國經濟放緩的跡象極為顯著,具有領先指標特性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The IHS/BME Germany Manufacturing PMI)從去年至今每月都下滑,到2019年元月跌破50的榮枯線,7月竟然重跌至43.2的低點,這是2013年歐債危機以來最糟的數據,在歷史上也緊緊略高於2008年金融海嘯時期的低點。

歐洲央行(ECB)總裁德拉吉長期持續的量化寬鬆政策,是歐洲領先美國與日本率先全面跌入負利率的關鍵,如今歐洲面臨經濟放緩的壓力,德拉吉再度宣示進一步的寬鬆政策,即將接任的新任ECB總裁拉加德顯然也會持續既定的寬鬆政策,市場繼續期待以德國為首的歐洲經濟放緩、利率下跌、負利率資產擴大趨勢,絲毫沒有反轉回升的跡象。

最近川普與習近平的貿易戰爭突然惡化,加劇了歐洲經濟下滑的壓力,其實德國內需還維持一定的溫度,服務業的採購經理人指數一直維持在52-56的區間,唯獨製造業斯人獨憔悴,箇中原因包括製造業最重要的產業汽車業在電動汽車的結構性轉變中,銷售放緩的壓力之外,最重要的是對中國的出口疲弱不振,例如德國的PV生產設備有99%出口,其中高達43%輸出給中國,但是德國PV生產設備出口與去年第一季相比下跌了14%。

德國PV生產設備的市場變動反映了全球經濟困境與變動的重要趨勢,整體市場萎縮,過去以中國為主的出口市場衰退特別嚴重,越南超越台灣成為第二大出口目的地,今年有高達31%的德國PV生產設備銷往越南,顯示廠商在中美貿易戰的煙硝下,將生產基地從中國轉到越南的重大趨勢。

其實中國大陸從2015年之後經濟增長就持續放緩,至今已經進入第四個年頭,在經濟轉型的前幾年,大陸將有限的資源集中到政府資本以及國營企業,造成民營、特別是中小企業的快速緊縮,直至去年才力圖要求銀行將資金定向貸放給中小型民營企業。在中美貿易戰爭的壓力下,大陸經濟放緩的壓力有增無減,是德國以及歐洲製造業疲弱的病灶所在。

然而這個趨勢並沒有扭轉的跡象,特別是川普突然宣布對三千億美元的中國輸美產品課徵10%的懲罰性關稅,大陸也不甘示弱直接取消1.47萬噸美豬進口訂單,中美貿易摩擦的對立突然又升到新高。由於川普這次的懲罰性關稅是在聖誕節出貨旺季之前宣布,而且涉及手機、3C科技產品、玩具、服裝等民生消費產品,勢必帶給美國、中國與全球經濟極為顯著的傷害。

德國作為全球製造業的重鎮,歐洲經濟的火車頭,出現公債殖利率全數跌入負利率的警訊,絕對不可輕忽,雖然各國央行預防性的寬鬆政策技巧日新月異,能夠及早創造流動性來緩和經濟衰退的衝擊,但是,衰退就是衰退,如果中美貿易戰沒有緩和的跡象,全球的需求與投資沒有反轉回升的訊號,德國公債負利率的警訊,告訴我們經濟的秋風正盛,寒冬長短未知,卻是無可逃避的現實。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台灣正扮演著美債市場的品牌忠實客戶

台幣計價美債ETF的賞味指南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