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沒有章法的關稅戰爭,有跡可循的選戰謀略

川普的言論,往往是為了鞏固共和黨傳統的基本支持者,以及他強力訴求的白人選民。圖/美聯社

「川普加徵關稅,股匯市應聲倒地」,今年以來,美國一波又一波的加徵關稅,貨物種類繁多,金額高低有別,關稅稅率不一,美國總統川普因而被國際媒體稱為「關稅人」。最新的政策是針對中國大陸3,000億美元的輸美貨品加徵10%關稅之後,面對人民幣跌破7元關卡,美國政府則指控中國大陸是「匯率操縱國家」。如此沒有章法的對外經貿政策、但卻一而再發生的戲碼,這兩年似乎已經成為國際政壇上、大家無可奈何的常態。

事實上,就此困擾國際財經界的一連串重大事件,從「選戰謀略」的角度觀察川普,則誠可謂「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首先,被稱為所謂「關稅人」的川普,政治性格有兩個特點:重視「眼前」、「具體」的利益,而且希望「立即見效」、「眼見為憑」。在他「連任優先」的選戰思維之下,美國是全球最大的市場,「關稅加碼」也因而成為他最強而有力的武器。

看著國內選舉民調做決策,透過一則又一則的推特發文,對國際金融和國際政治造成極大的干擾,然後再「外銷轉進口」,成為他造勢場合「說嘴的政績」。跳脫傳統外交語言的推特發文,因而已經成為世界各國政府的夢魘。對於中國大陸的經貿戰是如此,對美國享有鉅額貿易順差的日本、印度、越南,或是加拿大和墨西哥「唯二」的鄰邦,也無法倖免於這個政治現實。

其次,在看似沒有章法的關稅戰爭之背後,川普有他一貫的選戰謀略之思考脈絡。看著國內選舉民調、只重視「連任優先」的川普,最重要的策略思考,莫過於選情吃緊、五大湖區及周邊的所謂「搖擺州」,製造業回流和增加就業機會,是他爭取選票的重點。在2016年的總統選舉,賓州(20票)、俄亥俄州(18票)、密西根州(16票)、威斯康辛州(10票),以及南方大州之一的佛羅里達州(29票),這五個州超過90票的「選舉人團」票,於2020年大選依舊攸關川普明年能否連任。而其關鍵就在於,川普在這五個州全勝,2016年就當選;相反的,2008年民主黨歐巴馬當選時,也在這五個州全勝。

對比2000年以險勝當選總統的小布希,雖然贏得俄亥俄州,但在佛羅里達州,由於和民主黨提名人高爾的票數相差不到2,000票而啟動驗票機制。最後是由聯邦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投票決定,由小布希拿到當時佛羅里達州的25張「選舉人團」票,以271票爭得大位。簡言之,在這五個州「全勝者,得天下」,這五個州勝敗參半者,則勝負難料;這五個州對於必須在「選舉人團」538票拿到過半270票的重要性,因此不言而喻。

最後,從總統選舉的「選戰謀略」而言,去年(2018年)11月期中選舉(尤其是州長選舉),無疑是川普最重要的選戰參考座標。以佛羅里達州為例,將近20%的拉丁裔和17%的非洲裔選民,對於共和黨雖然比較不利,去年在州長選舉仍是險勝,延續在該州的執政優勢;但是,民主黨則在密西根州、威斯康辛州贏得州長選舉,後者甚至影響到鴻海在威斯康辛州的投資。另外,儘管明年2月才正式開跑,但目前已經如火如荼進行中的民主黨總統初選的會前賽,民調領先的前副總統拜登,老而彌堅。面對黨內有志大位人士的群起圍攻,但目前仍維持領先優勢。尤其拜登具有8年國家治理行政經驗,被很多民主黨人寄予厚望。對三年來在國內和國際備受抨擊、風雨不斷的川普而言,更是一大威脅。

今年8月第一個周末,發生29死的兩起槍擊案,輿論咸認為是「少數民族入侵(invasion)」、「白人至上主義」所帶來的仇恨式槍擊案,但川普對此獨排眾議。他認為根源是槍手「精神疾病」和電玩視聽散播「暴力文化」、還有新興社群媒體「提供精神異常者養分」的說法,一方面再次凸顯共和黨和民主黨對於槍枝嚴格管制之政策立場,南轅北轍,沒有交集的想法;另一方面也顯示出,川普火上加油的言論,是為了鞏固共和黨傳統的基本支持者,以及他所強力訴求的白人選民。是不是有效,還有待未來的檢驗,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一切無關於「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也不是「讓美國繼續偉大」(Keep America Great),一切都是他2020年「連任優先」的選戰謀略而已。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從近半世紀歷史看是誰在操縱匯率

德國30年公債「負利率」的警訊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