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阿根廷總統初選投票慘敗的警訊

阿根廷總統馬克里,初選慘敗。圖/美聯社

阿根廷總統大選的前哨戰,現任馬克里總統在10月27日大選前兩個半月,8月12日所舉行總統大選的「初選投票」(primary vote)慘敗,很有可能會被中間偏左的反對黨人士取而代之。

消息傳出,不只阿根廷股市匯市雙殺,連同屬右派的巴西總統波索納羅(Jair Bolsonaro)都強調,如果主張政府不應該干預市場經濟的馬克里總統真的落選,「阿根廷將會變成另一個委內瑞拉」,而巴西「不希望看到阿根廷人逃到巴西的南方避難」。此言是否成真,會不會有更多中南美洲國家「向左走」,值得關切。

國際金融市場變幻莫測,猶記得去年8月土耳其和阿根廷的貨幣大幅貶值,引發全球金融市場的震盪不安;阿根廷披索(Peso)在去年8月對美元貶值29%,2018年全年的通貨膨脹率高達47%,是過去30年之最。此次股匯市的強烈反應,無疑是阻礙馬克里總統連任、難以控制的重大變數。尤其是目前12,500披索(不到新台幣1萬元)的最低工資,還是馬克里總統2018年8月將1萬披索,從2018年9月起每三個月一次,進行階段性的調漲,而且才剛在2019年8月調漲到12,500披索(單身無小孩)。

四年前以過半數選票當選的他,在2019年選舉年的民意支持度幾乎是崩盤的32.08%,幾乎是為他兩個月後的敗選敲下了一記喪鐘,最重要的原因就在於,執政以來,「窮人愈來愈多」。依據阿根廷的國家統計與人口普查研究所(INDEC)的資料顯示,四口之家的每月收入達到27,570披索(約640美元,不到新台幣2萬元),是阿根廷政府訂定的貧窮線標準;而去年有高達32%的阿根廷人是所謂的「窮人」,比2017年增加6.3%,以全國人口4,500萬計算,等於有近280萬人在2018年變成窮人。而這對於中間偏左、反對黨的費南德茲(Alberto Fernandez)來說,無異是「撿到槍」,尤其是與他搭檔的還是2007年到2015年擔任過8年總統的克莉絲汀費南德茲(Christina Fernandez),能夠「無縫接軌,即時上路」的執政經驗,也形成現任馬克里總統的嚴峻考驗。

由於他是阿根廷1994年採用兩輪投票制選舉總統以來,第一位經過兩輪勝出而當選總統的人,此次的初選結果,當更令馬克里總統感到焦慮不已。反對黨候選人費南德茲得到47.66%的選票,比尋求連任的馬克里總統所獲得32.08%的得票率,還要高出超過15個百分點。有鑒於阿根廷的總統選舉制度規定,如果第一輪得票最多的候選人拿到45%以上的選票,而且比得票第二的候選人多出10個百分點以上,就可以直接當選總統,無需進入第二輪的投票。也因此,此次選舉前的初選結果傳出,對執政當局絕對是一記重拳。

面對如此重大的政治變局,想要連任的馬克里總統試圖力挽狂瀾,在慘敗之後三天,就提出一系列的社會福利新措施。特別是著重於三個方面:其一,與民生消費相關的汽油凍漲3個月,以免受到披索幣值狂貶的影響;而對於失業者和勞動條件比較差的「非正式工作者」,給予兩倍額外的子女生活補助。其二,針對勞工在選前的9月和10月,發放最高2,000元披索(約新台幣1,000元)的額外津貼;並規劃再提高勞工的基本工資。尤其是針對1,700萬勞工家庭,以及最近幾年受到經濟低迷影響的中小企業提出紓困的方案。其三,對於軍人和公務人員,則是在8月底發放5,000披索(約新台幣2,500元)的津貼。

做為商人之子,馬克里總統是一位非常典型、「人生勝利組」的右派政治精英。兩任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首都市長之政治資歷,讓他4年前在首輪選舉排名第二,卻能在第二輪投票拿到過半數的51.34%,將近1,300萬張的選票,是因為當時所提出:希望要終結貿易保護主義,以及避免國家過度政治干預,回歸市場經濟的政策主張。

然而,他任內經濟的低迷不振,貧富差距持續擴大,無力解決「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全球化後遺症,結果就形成連任的重大障礙。

雖然從現在到10月底,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可以在施政作為上,痛定思痛,提出能讓人民立即有感的政策措施;但此時透過社會福利的補貼,「精準」的就勞動大眾及其家庭、中小企業、乃至於維持政權的軍公教人員,提出「立即有感」的社會福利政策措施,能不能再度上演四年前力拚「逆轉勝」的政治奇蹟,仍有待選舉結果的最後檢驗。如果不然,則目前搭檔做為反對黨總統參選人副手的前女性總統克莉絲汀費南德茲,任內將西班牙國家能源公司(REPSOL, 睿爍能源)「國營化」的舊事是否會重現,對於阿根廷經濟發展的影響重大,也對中南美洲國家在政治光譜偏向左派執政的骨牌效應之推波助瀾,具有重要的指標意義。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