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壓垮香港的最後一根稻草

外傳美國國會議員有意加強對香港出口管制,以防堵敏感科技流至中國大陸。圖為香港貨櫃碼頭。圖/新華社

文/曾志超 中華經濟與金融協會副秘書長

近期傳出美國國會議員有意加強對香港出口管制,以防堵敏感科技流至中國大陸。惟出口管制若過於嚴苛,雖可防範中方獲取美國從香港獲取管制科技,同時也將會大幅弱化香港的地位,或將成為壓垮香港的最後一根稻草。

美國長期關切敏感技術流出問題

共和黨聯邦參議員魯比歐(Marco Rubio)等人於今年六月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法案明文規定:「要求商務部提交年度報告,評估香港政府是否切實執行美國的出口管制法規以及美國和聯合國的制裁規定」;9月10日魯比歐與多位跨黨派參議員聯署發函給美國副總統彭斯以及商務部長羅斯,擔憂中國大陸可能利用美國賦予香港的特殊地位,獲取關鍵或「敏感技術」,要求美國採取適當措施,評估對香港的出口規範,還要求美國當局在10月1日前做出回覆。

其實更早在2018年美國國會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nited State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簡稱USCC)年底發布的年度報告,指出在北京持續侵犯香港自治權,讓香港的法治及言論自由受到干預,USCC因而要求商務部應檢討對香港的出口管制政策。足見美國對香港的疑慮並不是近期發生反送中事件才有的,至少在去年就有這樣的想法。

獨立關稅區為香港的護身符

此問題的背景在於,香港主權在1997年前由英國移轉至中國大陸前,英方為確保回歸後的香港仍繼續保有經濟自由,遂向WTO的前身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簡稱GATT)成功爭取到「獨立關稅區」地位。之後WTO成立後,香港繼續能享有此地位。美國1992年通過《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承認香港擁有獨立關稅區,但在第202條增加一暫停的機制,當美國總統認為香港自治情況不足以區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統有權以行政命令中止之。

憑著獨立關稅區的優勢,香港得在國際經濟上享有獨立的地位,與中國大陸採分別待遇,在經濟上擁有相當的自主權,得以維持開放自由港的優勢。相對中國大陸仍採較封閉的市場開放的態度,國際上也對其出口管制程度也較嚴格。因此,大陸大量利用香港進行轉口貿易,以享有較低的關稅,且能獲得國際對大陸管制的物品。縱然在中國大陸2001年加入WTO後,對香港依賴程度有所下滑,但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資料,2017年中國大陸占香港整體出口仍高達54.3%,進口也達46.6%。

北京大量利用香港自由港優勢,進行轉口貿易以及相關商業活動,也引發了不少爭議問題。例如:中資企業在香港註冊公司後,以港企名義進行國際活動;雖然美國對軍民兩用貨品出口有嚴格的管制,尤其對中國大陸更加強管控,但對香港管制相對寬鬆,中共或陸企利用香港取得關鍵或敏感技術事件時有所聞;通過香港進口管道走私受管制的設備,再轉運至大陸,甚至轉出口至北韓及伊朗等受貿易制裁的國家…等。導致香港企業被美國商務部產業安全局(BIS)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Entity List)的數量持續大增,根據美國出口管理法規(EAR) 第744條附件4的數據,港企被列入實體清單的數量竟名列前茅,有高達36家入列。

近來香港反送中紛爭愈演愈烈,即使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街頭抗爭完全沒有止歇的跡象,多次觸及中共的底線,但北京當局僅出言恫嚇,卻未如新疆等地以軍警鎮壓。主要就是中國大陸擔心,若直接出兵干預香港,西方國家將取消其獨立關稅區地位,將直接危及中國國家利益。

出口管制恐影響香港地位

對美國而言,香港已成為出口管制的漏洞,中方持續透過香港以合法與非法管道獲得關鍵與敏感性技術以及設備,與當前川普政府圍堵「中國製造2025」,拖延大陸挑戰美國科技強權的思維有所違背。職是之故,美國政府極有可能在國會議員的要求下,對香港實施更嚴格的出口管制措施。

本文以為,美國未來可能會開始施行相關限制,除了對戰略性高科技貨品(SHTC)加強管制,相關貨品出口至香港時可能會增加輸出許可證外,還可能要求港企在美國投資與併購將會被嚴加審查;降低美國大學及研究機構與香港合作及交流;加強香港資金流動洗錢防制審查等管制。

美國若提高香港的出口相關管制,最糟的狀況甚至將輸往香港的貨品直接視為輸往大陸,提升至與中國大陸相同的出口管制層級。一方面足以切斷大陸從香港引進敏感性技術與產的的管道,惟另一方面也形同削減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對北京當局而言,香港的重要性將大幅下滑。

屆時香港只剩下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但這項優勢也正在不斷流失中,隨著反送中抗爭時間拉長,衝突尚在加劇中,造成香港的人才與資金持續流出,國際競爭力下滑。加上亞洲各國與大陸幾個大城市也都爭搶國際金融中心的各項功能(如離岸人民幣交易),有朝一日其功能將會被逐漸取代。此舉已讓香港邊緣化危機日益提升,這也是為何近期香港交易所會提案以高價併購倫敦證券交易所的原因。最後,待香港對中國大陸沒有價值時,中共對香港採強硬的做法,就沒有顧忌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政經動盪下的香港大未來

台灣要有管理人流與金流的「香港方案」

香港維穩是觀察全球金融穩定的風向雞

對香港的懷念和觀察

香港金融中心維穩的重要

工商時報名家廣場,供名家、讀者針砭時局,發表其多元觀點。

名家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