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大選在即,大戰不易─論川普的中東政策

圖/美聯社

過去半年的中東政治局勢並不平靜,今年9月中旬的「爆炸性」發展,更是驚動全球,美國的中東政策也因而格外受到矚目。從聯合國國際原子能總署在9月9日證實,伊朗正在安裝先進的離心機開始,沙烏地阿拉伯的煉油廠與油田被無人機攻擊,在川普點名伊朗、提出「槍(已經)上膛」(locked and loaded)的說法之後,川普最堅定的中東盟友、以色列總理納唐雅胡在9月中旬則結束十年執政。對於區域政治的影響,不言可喻,更進而涉及到美國與俄羅斯的大國博弈情勢。

其實伊朗究竟是不是背後發動無人機攻擊的「影武者」,現在已經不重要了。在沙烏地阿拉伯的王儲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致電俄羅斯總統普丁,希望展開「具有公信力的國際調查」之後,繼敘利亞與ISIS鏖戰落幕、俄國所支持的阿塞德政權勝出,美國和俄羅斯無疑在此重新啟動另一盤大棋局。

雖伊朗被指控是發動攻擊的元兇,美國也表達不惜一戰的決心,但沙烏地王儲卻希望俄羅斯能夠「出面主持公道」,儘管延續「沙烏地阿拉伯-伊朗」與「伊斯蘭教的遜尼派-什葉派」的對峙格局,但卻已顛覆了「美國-沙烏地阿拉伯」聯手對抗「俄羅斯-伊朗」的傳統政治想像了。

依據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的報導,伊朗的「革命衛隊」在9月16日聲稱,已經做好「全面戰爭」(full-scale war)的準備。相對於川普「槍(已經)上膛」來說,在川普就任後就單方面退出2015年簽署的伊朗(與六國)核子協議以來,伊朗早就回到長期反美的政策主軸。

不過雖然當前望之「戰雲密布」、實則仍有「轉寰餘地」的中東局勢,如果不是美國改變了,那就是沙烏地阿拉伯改變了;或者是,兩個國家都已經改變了。可以看得到的是,沙國王儲沙爾曼的接班態勢愈來愈明顯,他嘗試將「阿美石油」(Saudi Aramco)在國際股市公開募股的政策會不會受到影響及他所推動「沙烏地2030願景」(Saudi Arabia Vision 2030)能否帶領沙國走出自己的路,都值得後續觀察。

事實上,川普後來對自己「槍上膛」的說詞也改口,此舉對國際社會來說,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另外,以色列「另類的政黨輪替」後,以色列和美國政府對於周邊伊斯蘭教國家的強悍態度,特別是「巴勒斯坦」與「屯墾區」兩大政治議題,會不會因為新政府的上台而有新的契機,還有待十月底前能否成功籌組聯合政府而定,中東的政治形勢也可能因而改變。

從二戰以來,歷任美國總統在中東最重要的政治盟友首推以色列,特別是兩次出任閣揆、現任執政超過10年,今年甚至成為建國後任期最久的以色列總理納唐雅胡,在國家安全事務上的強硬右派立場,和川普總統都是以鼓動民族主義做為號召。但甫在9月17日舉行的大選,是以色列半年不到期間所舉行的第二次國會選舉;納唐雅胡上次因黨內人士出走,另起爐灶,而成為史上第一位未能組閣成功的現任總理。9月的選舉失利,透露出他在內政與清廉備受質疑的社會氛圍下,訴諸於國安和民粹的政治口號,選民已經不再買單。

基於以上所述,未來中東區域政治的長期發展,有兩個重要觀察重點,一是以色列的政治走向,二是明年川普能不能連任成功。前者,川普和以色列國家領導人的特殊友好關係,將因為以色列人民「以對抗解決周邊關係」的人心思變,可能永遠「回不去了」。新組成的以色列政府能否因為當前國際與區域政治之變局,而重新開創世紀性、「和解」主軸與「和平」進程的「新中東政治」,將是美國未來能否延續傳統中東政策、重中之重的變數。

後者,川普正在為連任努力,此時掀起戰爭,實屬不智。而中東變局對川普最大的意義,莫過於「從中東撤兵」的競選政見,幾已不可能在第一個任期屆滿前達成。就此而言,在中美貿易戰火持續延燒之際,以色列可能的政黨輪替,沙國希望就攻擊事件啟動國際調查,乃至於川普與伊朗總統和塔利班民兵組織的接觸,都說明川普的中東政策之核心思維將是:「大選在即,大戰不易」,這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更重要的是,也符合他個人的政治利益。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油價看川普臉色

國際油價漲跌非關美伊之爭

石油市場超級卡特爾的誕生

隱藏於伊斯蘭金融面紗下的機會與挑戰

全球經濟衰退威脅繼續升高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