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負利率真的不一樣,你該如何應對?

全球債券殖利率急遽下跌,負利率債券規模,有大幅增加的趨勢。圖/取自pixabay網站
全球債券殖利率急遽下跌,負利率債券規模,有大幅增加的趨勢。圖/取自pixabay網站

過去幾週以來,大概是全球投資人最驚嚇的時刻,目睹了全球債券殖利率急遽下跌的情景,可以想見未來依然難以避開債券零利率下限(Zero Lower Bound; ZLB)這個話題。零利率下限表示債券名目利率為零、甚至更低,意即投資實質收益為負收益。雖然負利率並非首次在市場上出現,但是,跟過往相比,這次有著顯著不同,負利率債券的規模,有大幅增加的趨勢。

負利率債券規模向上飆,已逾13兆美元

根據美國銀行美林全球政府債券指數的最新數字,全球負利率政府的債券金額已佔可交易債券總量約三分之一,是2016年10月以來的高點。而國際金融協會的數據更顯示,日本和歐盟等國家和地區擁有超過13兆美元的負利率債券。

為什麼會如此?除了全球瀰漫的不明朗氣氛外,更大原因在於全球為數不少的中央銀行,為提振經濟,甚或是防禦經濟衰退,不約而同的採取了量化寬鬆政策。

這原本是件好事,但兩個因素讓美意走了調:第一,全球央行的職責是透過監控通脹情況來確保國家經濟的穩健發展,當名目利率接近零、甚至負數時,央行顯然就無法再透過降息來刺激投資和消費,此時,只能透過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 QE)這個手段,向市場注入流動性來進一步刺激經濟,量化寬鬆釋放出的大量資金需要尋找出口;第二,金融市場因經濟衰退疑慮、貿易戰、美國降息、阿根廷風暴等而持續陷入動盪,市場避險情緒高漲、需求大增。

這二大因素加乘結果,造成流動性資金大量流入如政府債券等避險資產,導致債券殖利率下跌,造就了歷史低位、甚至是負值的債券利率。結果,我們可以看到除了日本之外,德國、瑞典、奧地利和法國幾個歐洲國家,亦已經墜入負利率的低谷中。更甚者,歐洲還出現了負利率的抵押貸款。而美國前聯準會主席葛林斯班(Alan Greenspan)認為,負利率問題遲早也會擴散至美國。

繫好安全帶,準備迎接波動更強烈的金融市場

當大部份債券市場的利率為負值時,賺取可觀的正回報已是相當困難。更值得憂慮的是會導致幾個後果:

第一,收益是投資者以風險所換取的利益補償,因此投資行為的關鍵即在於平衡收益與風險。近年來市場上過剩的流動性令全球收益率下滑,已經導致風險資產的價值重估。收益下跌令銀行、保險公司和退休金等機構投資者在風險性資產的曝險增加,潛在的風險事件對市場的波動性的影響可能相較過去大幅增加。

第二,接近零的融資成本將會鼓勵投資者從事槓桿和高風險的投資活動,長遠而言可能引發風險資產的投機和錯配問題。

換句話說,投資人要有迎接波動可能更為強烈的金融市場的準備。

這無疑是個大難題。既是負利率,又是震盪不停的市場,投資人如何保護資產?還能有什麼選擇?

分散投資組合、運用科技風控,防身兼顧收益

我們認為,在市場流動性過剩的環境下,衝擊最大的將是那些投資管道有限以及投資產品單一的投資者,因此,分散投資風險會是投資人在負利率環境下的首要功課。如何透過投資不同的資產類別來分散投資組合,得以有效提升投資回報和減低資產的波動性,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中更顯重要。

此外,未來市場可能面臨收益率的進一步下滑,我們建議除了分散投資組合,最好即時鎖定仍具有收益的投資,慎選能夠帶來最佳收益同時風險可控的產品。目前市面上部分運用金融科技進行風險管理的產品,讓管理者能更精準判斷投資組合的收益是否足夠覆蓋風險,並有效降低投資組合的波動,或許是能幫投資人度過難關的選擇。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