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美日貿易協定對台灣的啟示

美國總統川普(右)與日相安倍晉三(左)於9月25日,在聯合國大會場邊簽署了一項雙邊貿易協議。圖/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9月25日,在紐約聯合國大會場邊完成一項美日雙邊初步貿易協定的簽署。這個初步協定還不到自由貿易協定(FTA)的涵蓋範疇,甚至未達商品貿易協定(TAG)的規模,亦即還有很多的關鍵項目的對彼此開放,有待未來美日雙方代表進一步談判。

從內容看此一貿易協定,基本上是日本進一步開放美國部分農業產品進口,而美國則開放日本部分的工業產品進口。「開放」意味進口關稅的調降,但不盡然達到完全零關稅。例如:日本將進口美國牛肉的關稅由原先的38.5%,調降至9%。協定生效後,日本將對美國開放的農業產品包括:牛肉、豬肉、小麥、玉米、起司、酒類等品項,總值約70億美元,美方聲稱有助程度上舒緩高達670億美元的美日貿易逆差。而美國對日本開放的工業產品則涵蓋機械、渦輪機、音響設備、腳踏車與零件等項目。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對美國的開放標準是比照對「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的承諾,CPTPP的前身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TPP原先由美國主導,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就職後的第一天即宣布退出TPP。日本與其他10個成員國,曾多方遊說希望美國回到TPP,最後決定凍結美國當初在TPP談判時所堅持的相關條款,一旦美國重新加入則立即解凍。

川普當初執意退出TPP的原因是認為多邊貿易談判容易失焦,美國貿易代表署應該致力於雙邊談判,以爭取美國最大的經濟利益。如今美國在沒有打算加入CPTPP的情況下,即將打開日本高度保護的農產品進口大門。且因尚未談到汽車進口關稅是否加徵的議題,所以目前的協議似乎比當年歐巴馬總統主導TPP談判時,對日本提出的「開放汽車進口換取農產品出口」條件更加優惠。正當美中貿易戰的戰火持續之際,中國減少美國農產品進口、刻意打擊川普在農業州聲望之際,美日貿易協定當屬川普的一項重大勝利。

參考WTO關稅數據資料庫,日本對進口農產品課徵的平均關稅達15.7%,高於美國的5.3%平均稅率。而美國對進口工業產品設下的平均稅率為3.1%,僅微幅的超過日本訂定的2.5%平均稅率。由此看來,此協定要求日本進口農產品降稅對美國有誘因,然而美國進口工業產品降稅對日本出口商也是有些許好處的。反觀我國的農產品與工業產品平均進口關稅分別是16.9%與4.9%,皆比美國稅率高,且我對美國商品貿易擁有160億美元順差,因此在經濟利益考量下,華府應該有跟台北洽簽貿易協定的動機。

近日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已經通過簡稱「台北法案」的「2019年台灣友邦國際保護及加強倡議法案」,且美國國會希望藉由此法案,一則將台灣納入印太戰略之中;再則倡議簽署「美台自由貿易協定」以保障美國出口商的權益。川普此時也確實需要製造一些勝利協議,來拉抬他的民調支持率,以於明年年底的大選獲勝連任。美日貿易協定之所以談判時間極短,但效率卻出奇的高,即見一般,所以此時正是極力促成台、美進行雙邊FTA談判的最佳時機。

美中貿易戰加速台商回流投資,過去的三角貿易模式將會慢慢由台灣的自主產業供應鏈所取代。但是台灣產業未來在美國市場將遭遇的對手,則會是在川普稅務誘因政策下,回流美國製造的美商以及「美、墨、加貿易協定」所組成的供應鏈。台美FTA符合川普政府「美國優先」與偏好雙邊的策略原則,可以舒緩美國農業州生產過剩壓力,更有助於鞏固台灣產品在美國市場的市占率,避免因為回台生產製造而顯著的失去價格競爭優勢。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從美日5G釋照所釋出的領悟

中美貿易戰對台灣經濟的利弊分析

中美「大阪和談」的鐘擺效應

日本企業「中國熱」持溫之省思

台商回流後的下一步

覺得有責任對重要議題加以論述,期盼協助有限資源導向最適配置。

邱達生

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東海大學經濟系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