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當RCEP及ECFA與台灣說掰掰後

台灣要擺脫在國際經貿上的困局,改善兩岸關係是其中一個方法。圖為廈門旅遊博覽會台灣館。圖/中新社

2019年10月2日《中央社》報導,經濟部沈部長在回答記者提問有關中國大陸可能會單方中止ECFA的問題時,沈部長並沒有排除這一可能性,而是雲淡風輕地說:「但中國若取消ECFA,影響台灣整體外貿金額低於5%,...,且影響以石化為主,將協助業者分散市場及產業升級轉型。」而在今年9月初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 (RCEP)於曼谷召開的部長級會議中,也明白的揭示,RCEP的協議已進入關稅的談判時刻,並希望於期限內(今年11月底前)完成。

目前,台灣有簽FTA協定的國家只占台灣總貿易量的1%(只有0.2%)不到,另根據中央銀行的評估,「一旦RCEP通過,台灣為受負面衝擊最大的國家,實質所得與出口,將分別減少31億美元與74億美元。」事實上,若中國大陸沒有單方中止ECFA,該協議也將在明年9月屆滿10年、且極可能將自動中止,因此,上述兩個重要的兩岸及國際經貿消息,似已強烈地暗示著台灣的經貿環境,在未來的一年裡,將面對著一個「山雨欲來風滿樓」或甚至是「雪上加霜」的困局。如何面對,必將是2020年520後「新政府」所要面對的最大挑戰。

ECFA與RCEP這兩件事,都存在著一個重要的共通點,那就是兩岸關係,若兩岸關係不好,那麼,兩者皆不可得,台灣在國際經貿的領域裡,恐將會是名實相符的「亞細亞經濟孤兒」。

如何擺脫這困局?其一,就是想方設法地改善兩岸關係,至少先穩著ECFA,再把未完成的服貿協議完成,之後,再看看是否能建立兩岸的默契,讓台灣能有機會進入RCEP,這當然是個路徑圖,但以當前兩岸彼此不友善的情勢來看,此一方案既不可能、也不可行。

其二,想方設法地加入沒有被中國大陸參與,且自2019年1月開始生效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而依照CPTPP的規定,新加入的會員國將依「共識決」決定,因此,台灣若要申請加入,在不考慮可能的政治因素下,仍須逐國地進行貿易協商(當然若能被允許申請加入RCEP,也須逐國地進行貿易協商),這都須歷經數年,是個冗長且充滿變數的過程,其結果,是否能爭取對台灣最佳的貿易條件,仍是個未知數,爾今情勢實不容樂觀,因為台灣未來若有機會進行雙邊談判時,早已呈現出「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不利局面。

其三,是同步進行與美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這在我外交部吳部長近日稱「台美關係近四十年來最佳」的情況下來進行,應是最合理,也是最有機會,然事實上是否如此呢?亦恐不盡然。美國當前在諸如「美國第一」的政策下、在減少美國貿易逆差的國策下、在美豬出口台灣的國家利益下,縱使台灣在其政治與軍事考量下,台灣能充當其「抗中」的馬前卒,然美國在其經濟利益上的考量,一定是「政經分離」、且是「一碼歸一碼」的,因此,台灣是不可能藉由對美的政治輸誠,而期望能得到美方在經貿上的絲毫「讓利」。

上述的分析,或許悲觀,但它的確就是國際現實經貿環境的寫照,我們既沒有天真的權利,也沒有樂觀的理由,如何因應?才應是大家關心的重點。

其可能的對策之一,就是同時進行上述三種策略,當然,其中的重中之重,就是改善兩岸關係,之後,其他各國在貿易談判時,也不會對我方多拿翹,故較能爭取到比較合理的貿易條件。如此一來,才能有效地保護我台商在中國大陸的權益,同時,也能積極地塑造台灣的整體友善經貿環境。

當然,執政者也可選擇完全排除第一種策略,而直接切入第二及第三種策略,這也是「硬頸」的做法,也可以是台灣的另一種選擇,而在這樣的策略,恐在未來下一任總統任期內,都看不到台灣經濟翻轉成正向結果的尾燈,而諸如低薪、高失業率及台灣長期產業空洞化的結果,恐將一一地接踵而至,而在此困局下,一再地怪罪中國打壓,也將會是唯一能用的壓箱底套路與安慰劑矣。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兩岸半導體封測業 下一波戰局已展開

封鎖政治協議,恐阻斷兩岸經貿合作

中美貿易戰無法阻斷兩岸產業鏈接

蔡總統競選連任該做的兩岸功課

當總統選舉只剩兩岸政策

用真誠且精準的經濟眼光,分享並解析當前經濟現象與問題,是自我期許,更是要求。

單驥

國立中央大學終身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