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大陸全面開放資本市場 台灣金融業能分杯羹嗎?

大陸已加入WTO十多年,金融業「走出去」戰略持續推進,但金融對外開放腳步始終未如預期。圖/取自Pixabay網站

文/李沃牆 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在美中第13輪經貿高級別磋商之際,大陸再釋善意,於10月11日宣布明年將全面開放資本市場。重要措施包括,自2020年1月1日起,取消期貨公司外資股比限制;4月1日起,在全國範圍內取消基金管理公司外資股比限制;並自12月1日起,在全國範圍內取消證券公司外資股比限制。換言之,若境外投資者符合規定條件,即可100%持有公司股權。令人狐疑的是,為何要大舉開放資本市場?台灣金融相關行業能否分杯羹?

筆者以為,大陸此番大動作,至少有三點重要意涵,一、為兌現加入WTO後開放金融市場的承諾;二、開放不僅利於金融國際接軌及競爭力的提升,亦有助於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三、向美方釋出善意,以取得談判上的有利條件。進一步言之,大陸已加入WTO十多年,金融業「走出去」戰略持續推進,但金融對外開放腳步始終未如預期。

近年來因受美中貿易戰影響,金融開放議題在談判桌上一直為美方所詬病而趨下風;有感於此,早在今年3月15日的全國人大會議表決通過《外商投資法》;接著,美中進行第10輪貿易磋商時,人副行長、大陸銀保監主席郭樹清就於5月1日宣布推出12項金融業擴大開放舉措,包括取消外資在銀行業與保險業的總資產要求、持股上限等,並允許外資銀行開業時即可承作人民幣業務,大幅放寬限制。

人行行長易綱6月13日表示,將大力支持上海加快建設國際金融中心。同時,人行還將在上海試點取消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的外資持股上限,加速上海金融開放。緊接著,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於9月10日宣布,為進一步擴大金融市場對外開放,取消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投資額度限制。這政策實有助於進一步便利境外投資者投資大陸境內證券市場,提升金融市場開放的深度和廣度。

眾所周知,大陸由世界工廠搖身一變成為世界市場;服務業發展空間巨大,各國莫不覬覦,紛紛搶占橋頭堡。遺憾的是,2013年6月21日所簽署《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在當時而言,大陸對台灣開放項目有三分之二優於WTO待遇;更有83%的項目優於大陸與香港簽署的CEPA《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如今卻仍卡在立法院;轉眼六年已過,不少先機流逝,令人惋惜。

然而,針對此次開放的期貨、證照及基金管理公司而言;台灣證券及期貨業者從2000年以來就有意願光明正大前進大陸,但受限法令無法成行;兩岸服貿協議卡關後,幾乎不抱任何希望,前幾年只得忍痛撤回大陸辦事處。金管會在前(2017)年1月同意統一證券與廈門金圓投資集團合資設立全牌照證券公司,成為首家金管會核准赴大陸參股投資證券公司的證券商。元富證券則在去年1月獲通過,與福建省投資開發集團新設合資證券公司合作簽署備忘錄。

至於期貨公司開放方面,大陸於2014年10月發布《期貨公司監督管理辦法》,鬆綁外資入股大陸期貨商,但單一家期貨商的外資整體持股上限為49%。隔(2015)年5月,金管會核准富邦證券參股徽商期貨,進而成為首家獲金管會核准參股投資大陸期貨商的券商。另就基金管理公司前進大陸情況,金管會已核准5家參股大陸基金公司的國內投信業者;包括元大投信投資元大華潤、國泰投信投資國開泰富、富邦投信投資方正富邦及永豐投信投資圓信永豐、群益投信則與大陸華西證券合資開設基金管理公司;但持股均不得超過49%。

坦然言,台灣金融業者前進大陸無非對台灣資本市場水淺魚少、過度競爭、餅愈分愈小有所感慨;再者,如今大陸開放百分之百持股;一方面多了揮劍空間,但面對耕耘多年的外資強敵及大陸金融業的快速崛起,分杯羹迨無疑慮,欲財源廣進,占有一席之地,恐得天時、地利及人和才能如願。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一位台商的遠見

中美貿易倒退十年

擴大吸收新外資是大陸的新挑戰

大陸經濟確須「穩定壓倒一切」

看得見的「貧窮」,看不見的「全球化後遺症」

工商時報名家廣場,供名家、讀者針砭時局,發表其多元觀點。

名家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