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中共「十四五規劃」中的區塊鏈與人民幣國際化

人民幣支付系統(DCEP)當其順利上路後,一個可能的情景將是,一個貿易商要進行跨境貿易支付(如100萬美元)時,則他可購買等值的DCEP人民幣,此時,不論是利用線上支付,或是用手機對手機的方式,就可以順利完成支付。圖/取自pixabay網站

2019年10月,甫結束的中共中央於四中全會中正式宣示「區塊鏈」國家計畫。其後,「數位人民幣支付系統」(DCEP)的推出,及人民幣國際化的加速推動,將會是未來2020至2025年十四五期間的重要工作與突破。若其能順利展開成功,勢將重整全球經濟與金融秩序。

目前全球經濟在美元為主的體系下,任何跨境跨銀行間的國際貿易與交易,都須經過位於美國紐約的SWITF機構來做清算、轉帳方能完成交易,在這個制度下,每筆轉帳,美國都要收取萬分之一不等的手續費,為此,美國不但印美元,也讓美國能又再賺到如天文數字般巨大的「手續費」收入,對美國(元)來說,它可是一本萬利的獨門好生意。

更有甚者,現今美國對伊朗進行貿易制裁,其制裁的手段之一,就是在其控制的SWIFT中,不允許對伊朗進行石油的美元支付,而此,也直接打擊伊朗經濟並危及政權。為此,利用SWIFT打擊特定國家與對象,也成為現今美國政治與外交的利器。而貨幣銀行學教科書所說的貨幣中立性,早已是天方夜譚。

就中共而言,上述的情況也很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再加上,現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國家,也是美國全球最大的債權國,仍須處處受制於美國(元),真可說是情何以堪。為此,如何讓人民幣國際化,同時也能掙脫美國(元)對其的束縛與枷鎖是其重要考量,爾今,數位經濟及「區塊鏈」的高速發展,讓中共看到機會與曙光。

人民幣要如何國際化?在21世紀裡,斷不能再走實體美元的老路,它須走條新路,而這條新路,就是中共宣示其人民銀行要發行的數位人民幣支付系統(DCEP),在這個新的系統裡,DCEP人民幣可以借鏡比特幣發展的經驗(如成功利用區塊鏈保密、限量、廣大市場接受度、一定程度的保值等),而在十四五期間,建構起不僅是國家級更是世界級的區塊鏈系統,用以支撐DCEP人民幣的國際化。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它所須克服的挑戰也不少,在系統上,如何確保它的可靠性,能受得起攻擊,且能確實達到區塊鏈的資訊分享(分流),億兆次交易可追溯性是其關鍵所在,我們有理由相信,這些問題隨同量子計算的突破,能讓DCEP人民幣順利上路。

當其順利上路後,一個可能的情景將是,一個貿易商要進行跨境貿易支付(如100萬美元)時,則他可購買等值的DCEP人民幣,此時,不論是利用線上支付,或是用手機對手機的方式,就可以順利完成支付。而在上述支付中,他可能只須付5美元(而非現行SWIFT的50至25美元)的手續費;此外,上述支付,對受款人來說,也會在彈指間完成收款,亦非如SWIFT般,要等上好幾天,錢才能由紐約匯入他自己所在銀行的戶內;更重要的是,沒有國家能以各種政治或外交理由,介入或中止此一支付,故能真正地達到貨幣的中立性。

上述DCEP人民幣的發展,相關的疑問或也不少,如:

一、是否會擔心洗錢?答案是,在區塊鍵的技術下,它比現在洗錢管制的人工作業方式更能達到透明化的效果,因此,真實世界裡,洗錢是必然會存在的,但在區塊鏈技術下,它只會愈來愈透明,國家在管制上也相對更容易。

二、是否DCEP人民幣會如現今美元般的浮濫發行?中共從比特幣及美元的發行中,也深切瞭解濫發的危險性,故目前是以其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年度生產總值為發行基礎,如此一來,就更能相對美元,而有較高的公信心。如此一來,不但能保障DCEP人民幣,也更能保障其國家安全。甚至,歐元區(若其技術到位)也可能會是下一個跟進的對象。

試想,在可預見的未來,不論是做大、小生意或貿易的企業、出國旅遊的個人等都換些也存些DCEP人民幣時,甚或有些國家也以DCEP人民幣作為其外匯存底時,不但美元的霸權地位就此被撼動,各國(包括台灣)央行的貨幣政策、乃至銀行體系也都可能被架空,一個少美元、少銀行、無貨幣政策可施的新時代將會是21世紀最閃亮的新秩序。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中美貿易和戰指標:人民幣貶值幅度

重新思考人民幣的外匯戰略地位

金融市場密切關注人民幣匯率和Fed動向

人民幣國際化之今昔軌跡

人民幣貶值是緩和貿易衝突的工具

 

用真誠且精準的經濟眼光,分享並解析當前經濟現象與問題,是自我期許,更是要求。

單驥

國立中央大學終身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