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跨領域的全球重組

人的創意無窮!當美國總統川普在一年多前啟動調查,以中國通訊產品違反伊朗禁運為由揭開了美中貿易戰的序幕,近兩年來,各國在貿易壁壘或其他形式的壁壘上進行了不少「創新」。過往環境掃瞄運用的PEST或STEEPLE架構在單一面向若已使不出新招了,別擔心,跨界找靈感還是會找到新的可能。政治與經濟本來就不容易分離,現在加上生態、環境或社會議題,會出現許多變形的政策與貿易壁壘,激化經商環境改變更加動態,若能掌握這些結構變異的趨勢,廠商不僅可望爭取多一點的預應時間,也對環境掃瞄揭開新的序幕。

國際關係的權威期刊Foreign Policy於1月初在網站上露出了一篇「Europe's Green Deal Could Open a New Front in the Trade War」,明眼人一看就可對應美國羅斯福總統的新政(New Deal)或近期左翼的美國眾議員Alexandria Ocasio-Cortez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淺顯易懂的政治語彙連結到美國歷史的一段輝煌歷史,一點都不比Make(或Keep) America Great Again的口號遜色!

但歐洲的綠色政策卻是以關稅這類右翼的保護政策主張遂行左翼的經濟目的,劍指當前人類油脂消費的核心:棕櫚油,制裁的對象是全球棕櫚油大國:印尼。

這篇評論的背景出自歐盟於2019年12月中對印尼課徵關稅,印尼隨即一狀告到世界貿易組織,不過,這類的貿易爭端在奄奄一息的多邊經貿組織究竟能發揮多強的反制力度,不無疑義,充其量只是政客安撫國內情緒的緩兵之計。後多邊主義的時代,國際組織究竟能發揮什麼功能?是1945年成立的聯合國與國際貨幣基金會,以及1948年成立的關稅及貿易總協定(與其1995年轉型而成的世界貿易組織)均需要嚴陣以對的課題。倘若多邊主義失靈,接續的爭端解決機制何在,可能是比多邊主義失靈的本身更難回答的問題。

印尼向世貿組織告狀,試圖以貿易爭端來稀釋為了種植油棕而砍伐森林,當生態遇上經濟,兩難有無包容解?挑戰著跨界合作的創意思維!

而相距不遠的馬來西亞正是全球油棕的最大生產國,寒蟬效應所及,正加快腳步設定了「308」的目標。棕櫚油將會成為食用油最重要的來源,308是兩個目標的複合體:「30」這個目標指的是欲將產油率由現行20%提升至30%,而「8」指的是每年每公頃油產量由目前3~5噸提昇到8噸,以因應全球市場未來即將出現的食用油缺口。勞工短缺也出現在這個產業,這個可是馬來西亞這個經濟產值高度依賴棕櫚油產業的國安問題。PEST除了政治、經濟與社會課題,新登場的科技手段究竟能否解決一國的經濟問題,甚或解決國際貿易爭端,使得全球政經板塊的重組又增添了科技的色彩,但色彩調得越多,顏色越混濁,造成決策的困難度不斷提昇。

跨領域正在全球各國快速地擴散開來!棕櫚油產業鏈並非STEEPLE唯一跨界融合的環境掃瞄,這年頭不講究生態與環境,可能成為千夫所指的對象,但當政治邁向極端主義之際,橫眉冷對千夫指的政治人物,正與俯首甘為孺子牛的尊貴人性背道而馳。民主制度遭逢所得與財富不均的逆風,成為民粹與極右勢力的溫床,無奈卻得要接受現實。民粹對於環境課題、能源課題、永續課題、社會課題,沒有一個易解的課題具有正向的解方,充斥著片段的、非系統化的情緒與亂無章法的行動方案。

跨領域合作若不好好經營,將淪為一個當代迷思。在單一領域都難以駕馭的複雜世界,如何透過跨領域方式解決問題,跨領域似乎得要寄望聯合國永續發展的第17個目標「夥伴關係」,弔詭的是這個目標正是當前問題的病灶,各國基於發展的階段與需求,甚或訴諸民粹的政見主張,造成真實的夥伴關係遙不可及;尤有甚之,套套邏輯(Tautology)的目標設定,目標與方法間的錯置自然難以成為良方或解方。

道德勸說敵不過政治現實、科技手段又啟人疑竇、生態與環境浩劫無力扭轉的當下,當前最嚴重的缺口仍在解構後的世界缺乏信任的凝聚力量。國際合夥十分重要,公私合夥(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也十分重要。代際合夥是第三個跨領域的關鍵,年輕世代信服的是顛覆式的創新,年長世代若繼續抱殘守缺,只會進一步瓦解合夥的基礎。我們的挑戰正在跨領域式地集結,但我們的解方卻面臨巨大的鴻溝,如何跨越鴻溝?回到套套邏輯,還是致力於強化夥伴關係吧!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金融業因應氣候變遷應有的積極作為

創新高,創什麼新高?

無所不在的台商-黃河富景生態園

氣候變化風險是否只與化石燃料有關?

金融業因應氣候變遷應有的積極作為

秉持著一路以來關懷與陪伴產業的初衷,期許自己藉由書寫拉近產學研之間的距離,提升台灣產業與社會競爭力,經濟好,台灣才會好!邁向可持續共榮的現代化社會。

佘日新

逢甲大學講座教授、逢甲大學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