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怕的不是「新冠肺炎」而是「不確定性」

桃園機場飛往兩岸的航班大幅縮減,機場出境長廊免稅商店區原本應該人聲鼎沸的熱門時段,如今已沒有太多旅客。圖/本報資料照片
桃園機場飛往兩岸的航班大幅縮減,機場出境長廊免稅商店區原本應該人聲鼎沸的熱門時段,如今已沒有太多旅客。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陳馨蕙 中華經濟研究院助研究員

2020年第一隻黑天鵝「新冠肺炎」在1月底出現,中國宣布不得早於2月10日開工,且武漢與鄭州等30城市陸續封城,致使臺灣經理人整個春節都在評估停工或缺料的可能衝擊與因應。

此波疫情的立即性衝擊,是停工所導致之營業天數下降。其次,即使如期復工,部分省份仍管控人員進出,是否有足夠人手返回工作崗位仍有不確定性。復工及人員到位後,仍要面臨風險管控、產線分流的考驗以降低廠內爆發疫情而停工等風險。儘管過往SARS的經驗顯示,疫情可控之後,消費、進出口等將回到正常軌道上,但可預期至少第一季,疫情的不確定性將導致資本市場與原物料價格波動劇烈,而疫情平復後的追料、趕工等,皆考驗採購、物流與人員調度的韌性。

此外,1底月油價創近一年最大跌幅,美股道瓊一度創近3個月來最大跌幅,恐慌指數(VIX)更一度飆升25%,顯示市場對中國市場之消費、進出口與旅遊等保守看待。同時,義大利與越南等國陸續拒絕來自中、台、港澳的航班,臺灣方面亦宣布高中以下延後開學並遞延兩周放暑假,國內旅遊、住宿餐飲、零售、運輸、休閒服務業者多反映訂單或航班取消。相對製造業疫情過後之需求回補,228長假以及4月春假的旅遊旺季恐受到相對嚴重影響,即使後續製造業急拉貨,相關物流航班等調動彈性仍有限。

近年中國對全球GDP的占比已攀升至近20%,預期此次疫情對全球景氣衝擊將較SARS疫情顯著。預估第一季中國與全球GDP受影響程度最高,若疫情拖延至4月才到高峰,則中國將採取強力政策干預以減少經濟損失。目前影響相對嚴重的旅遊休閒、零售消費以及進出口物流等產業,皆與臺灣有高度連動性。所幸中國人民銀行於金融市場開市的第一營業日(2月3日)即開展1.2萬億元人民幣史上最大規模的「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投放資金」,整體流動性比去年同期多9,000億元。中國政府的大動作也代表對疫情走勢不敢輕忽,未來十天內中國疫情能否如預期達到高峰且可控,將牽動今年中國與全球之經濟成長。

回想國內外重大產經事件如歐債危機與食安毒油事件,事件底定後產業隨即調整。再看延宕兩年的美中貿易紛爭,川普總統的言行難以預測,企業與民眾暫緩資本與耐久財支出以規避風險。中國每日確診人數之增幅日創新高,且醫界對冠狀病毒之特質仍未充分掌握,網路充斥真假訊息,資訊不透明、不確定性所導致的信心不足是產業與內需消費的最大致命傷。

筆者建議企業,經營除了「居高思危」,逢低潮也不需過度悲觀,需知「柳暗花明又一村」,危機也可能是轉機。從美國製造業回流、中國環保標準提高與2025製造到美中貿易紛爭,再加上新冠肺炎天災人禍帶來的停工與恐慌,集中中國市場、單一產品與低價產品之企業影響尤其嚴重,預期後續產業轉型與供應鏈重整將加速進行。

企業過往以降低庫存來規避原物料價格與匯率波動的策略,也需重新由風險管控的角度檢視其適宜性。在內需部分,國內面臨人口老化,新興科技的運用將使傳統零售商業模式面臨電商取代實體通路以及從E-commerce 轉型至N-commerce等挑戰。而旅遊業從2016年陸客團客驟減,小眾且客製化需求日趨明顯,此次的全球停運必定加速產業的結構性調整。面對不確定性,我們可以做最壞的打算、但不需恐慌,預估疫情平復後,生產與消費將回到正常軌道。

相較於新冠肺炎的短期衝擊,跨產業、跨國整合與競爭是臺灣產業的現在進行式,供應鏈可能「鬆鏈」或「掉鏈」,客戶與同業可能隨時不見,相關持續性的挑戰才是業者應戰戰兢兢且持續精進的主因與動力。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