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貿易發展局料今年出口跌2%

文/關家明 香港貿易發展局研究總監

全球經濟同步放緩,加上保護主義盛行,勢將導致香港出口於2020年進一步下跌。雖然各主要經濟體紛紛採取更寬鬆的貨幣政策,而中美貿易緊張局勢也有緩和跡象,但美國今年舉行大選,加上保護主義已擴散到更廣泛的經濟和地緣政治領域,意味著中美爭端及其他貿易衝突將難以完全解決,而全球經濟陷入放緩的風險也在增加。

根據2019年第4季的香港貿易發展局出口指數調查,香港出口商對各主要行業和各大市場都感到悲觀。出口指數為18.8,創下歷來新低,比先前於2008年第4季錄得的最低紀錄22.3點還要低3.5點,而當時正值全球金融危機的頂峰。

調查結果還顯示,65%的受訪香港出口商預料未來一年的總銷售額將會下降,而全球需求減弱(有37%受訪者選擇)已超過中美貿易摩擦(32%),成為他們對於短期發展的最大顧慮。

總體而言,由於貿易保護主義、地緣政治摩擦,再加上中國大陸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可能干擾生產活動,均帶來不明朗因素,香港出口商正承受著前所未有的壓力。綜合上述情況,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預測,香港出口總值在2020年將下跌2%。

受全球需求低迷和中美貿易摩擦仍未解決的影響,香港的出口表現持續疲弱。事實上,自2018年11月以來,香港出口已轉為負增長。2019年全年,香港出口總值比上年同期下跌4.1%。

在美國,私人消費增長依然緩慢,私人投資又停滯不前,進口需求因此受到拖累。歐盟方面,與美國的貿易爭端和英國脫歐問題等不明朗因素,令經濟增長蒙上陰影。日本在2019年10月調高消費稅後,私人消費料將下跌,預料經濟增長仍然緩慢。另一方面,在區域融合加強和內需擴大等主要因素支持下,亞洲一些發展中經濟體尚能保持增長態勢。

儘管中美最近達成第一階段經貿協議,但雙方貿易關係仍然緊張,以及全球需求轉弱,嚴重打擊了香港的出口表現。自2018年11月以來,香港出口已轉為負增長,且跌勢持續。

出口市場方面,2019年香港對美國的出口跌幅最大,達14.8%,而對歐盟和中國大陸的出口則分別下降6.1%和3.3%。對供應鏈與中美貿易有緊密聯繫的市場出口同樣下跌,其中對日本和越南的出口分別減少6.4%和3.6%。

幸而,一些市場未有受中美貿易爭端直接衝擊,所受到的影響較小。2019年,香港對拉丁美洲的出口小幅增長1.4%,而對中東的出口則增長4.8%。

主要行業方面,電子產品出口約佔香港總出口三分之二,2019年比上年下跌4.1%。面對來自其他生產基地特別是東南亞日益激烈的競爭,本港服裝業出口進一步減少11.3%。不過,貴重珠寶出口繼續保持去年的增長勢頭,增幅達10.4%,為各主要行業中最高。電器出口也增長1.9%。鐘錶出口下跌3.2%,但與玩具出口大減27.4%相比,狀況已算良好。

在貿易爭端持續不斷、全球需求轉弱下,全球經濟在2019年增長動力明顯轉弱。國際貨幣基金估計,2019年全球經濟很可能僅增長2.9%,為2008至2009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雖然該組織預測2020年增長率將回升至3.3%,但能否如願,主要取決於許多表現欠佳的發展中經濟體能否反彈,而當中也存在很大變數。

整體而言,貿易保護主義是2020年香港出口的最大威脅。關稅高昂,以及不明朗因素揮之不去,將窒礙貿易和投資往來,加劇全球經濟陷入嚴重且持久放緩的風險。從好的方面來看,中美最近達成第一階段經貿協議,起碼可發揮一點短期緩解效用,可是懲罰性關稅措施恐怕不會很快便全面撤銷。

雖然主要經濟體很有機會因經濟增長放緩而維持寬鬆的貨幣政策,但地緣政治摩擦持續為貿易和投資往來帶來更多變數。同時,歐盟各國的政局發展仍是一大隱憂,右翼民粹主義者繼續取得不少支持。事實上,民粹主義思潮正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在區內擴散,例如法國有「黃背心運動」、極右翼政黨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or Germany)在德國興起、意大利有反建制的「五星運動」、西班牙有極右政黨呼聲(Vox)等。右翼民粹主義政黨的力量不斷增強,可能會引發另一輪政治和經濟動盪,並很容易蔓延到歐盟其他地區。

香港的出口增長預計在2020全年仍將遇上阻力,儘管中美貿易爭端或可局部解決,但貿易保護主義的逆流估計仍會盛行並擴大。香港貿發局將通過舉辦一系列研討會、考察團、展覽等,協助出口商在市場和生產方面更多元發展,以應對以上挑戰。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