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FTA,政府準備好了?

美方對台美經貿往來諸多議題存有疑慮和期待,如美牛、美豬議題。圖/本報資料照片
美方對台美經貿往來諸多議題存有疑慮和期待,如美牛、美豬議題。圖/本報資料照片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擴散,不僅擾亂了以中國為核心的全球製造業供應鏈產能,亦造成國際金融市場巨幅震盪,日前IMF總裁喬治艾娃更對外表示,今年全球經濟成長率恐創下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的最差水準,聯準會上周也在股市盤中無預警宣布降息兩碼,顯見疫情演變至今已顯著干擾實體經濟活動。

受到中美貿易戰進入延長戰及疫情蔓延的影響,一般預料各國廠商將加速執行中國以外的產能布局。對台灣而言,可以合理推測今年內外資投資台灣趨勢可望延續去年動能。根據經濟部統計資料,去年經濟部三大投資台灣方案共有302家廠商申請擴大投資,預估總投資金額為8,424億元,而今年前兩個月,三大投資方案再新增479億元,申請擴大投資廠商也來到375家,此現象顯示儘管中美貿易戰火稍歇,但外在黑天鵝的不時現身,現在最令廠商頭疼的事情是:「不知道自己還不知道什麼」的風險,故只能先就可操之在己的範圍採取行動,以因應短期可預測的變局。

對我國廠商而言,除了關心全球疫情能否獲得有效控制之外,另一個較長期但同樣至關重要的議題是:在中美兩國對峙下,台灣能否在此刻政府聲稱是台美關係處於兩國斷交以來的最佳時機,獲得美國的助力,加速推動台灣參與區域經濟整合。

眾所周知,一直以來,我國參與區域經濟整合受阻,主要是受到中國因素的影響。以RCEP和CPTPP為例,前者因為有中國的加入,在目前兩岸關係降至冰點的情況下,台灣幾可確定難以參與其中;另一方面,中國雖然不是CPTPP成員,但現階段取代美國而在CPTPP佔有話語權影響地位的日本,與中國也有緊密的經貿往來,加以台灣和日本尚有福島及周邊縣市食品進口管制問題未解,短期內台灣欲參與CPTPP第二階段協商的可能性亦不高。

雖有論者認為,近年台美關係加溫,可能間接影響日本對台灣參與CPTPP的立場,然持平而論,川普讓美國中途退出協定,已使自身在CPTPP中處於話語權真空狀態,除非美國決定重新加入,否則對於此協定的未來發展恐難有置喙的餘地。在此前述氛圍下,近期遂有台美官員、國會議員及智庫學者倡議台美可展開自由貿易協定(FTA)洽簽磋商,認為在當前美中台三邊關係發生質變的趨勢下,台美FTA應是台灣可擺脫中國因素且相對容易達陣的協定,且對我政府而言,倘若台美FTA可以順利洽簽,亦可填補蔡英文總統在第一任任期內在區域經濟整合工作上所繳出的白卷。

目前台美官方經貿互動主要是透過在1994年所簽署的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下運作,但距離前次台美TIFA在2016年10月於華府召開,迄今已逾三年的時間;可能的原因是:過去三年美國忙於應對美中貿易戰、美日FTA,以及重新議定美加墨USMCA和美韓FTA,在備多力分的困境下,即便台灣身為美國第十大貨品貿易夥伴,台美TIFA甚或FTA,似乎不在美國政府的優先政策議程之內。此外,年底美國總統大選在即,中美貿易戰第二階段談判工作也持續進行,台美是否有機會在今年啟動FTA磋商,仍是未定之數。不過,我們認為,縱使現階段美國可能無暇討論台美FTA,我行政部門仍應抱持「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的心態,對未來談判可能遭遇的情境預作準備。

美國去年發布《2019年外國貿易障礙評估報告》,從該份報告中,可以發現美國政府與民間仍對台美經貿往來的諸多議題存有疑慮和期待,而這些面向也點出了政府上談判桌之前,可以進行對策推演的部份政策議題。其中,最為外界所熟知的莫過於美牛、美豬議題;美國希望我方開放30個月齡以上牛隻的牛肉,以及含有瘦肉精但符合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規範殘留標準的美豬進口。此外,美國對於技術性貿易障礙、智財權保護、投資障礙等議題也多所關切。例如,針對化學物質,美國持續關切我國對於商業機密保護的有限效期,希望我方能提供更多彈性以延長保護期,並簡化相關申報程序;在智財權方面,美國希望將專利爭議的早期解決機制涵蓋至所有醫藥製品,同時期待我國充實更多具備智權財專業知能的執法人員,並對打擊著作權線上侵權問題持續努力;在投資方面,美國評估報告指出,外界質疑我國針對若干敏感性產業(如媒體、私募股權基金交易等)的外資接受度,認為投資人會受到法規體制外的民選官員干擾,期待我國能強化投資審查程序的透明度與一致性。

上周美國眾議院以415:0全數通過「台北法案(TAIPEI Act)」,支持台灣參與國際活動並強化台美經貿關係。值此台商回台投資熱潮,加速優化我國對外經商網絡,是維繫我國持續吸引投資的關鍵要素。台美關係持續升溫,雙邊FTA或有機會成為我國拓展對外經貿版圖的試金石,政府要把握機會,及早進行準備。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