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土地管理法」新商機亟待激發

圖為廣西柳州整併農村建設用地,讓農民免費住上聯排小樓房。圖/新華社
圖為廣西柳州整併農村建設用地,讓農民免費住上聯排小樓房。圖/新華社

大陸農村集體所有的經營性建設用地,已獲法律鬆綁,其使用權可以通過市場交易機制、有償轉讓給外部單位。這是大陸「土地管理法」新修訂版本的新規定;該版本於今年元旦起施行,旋即被新冠肺炎疫情遮蔽了「光彩」。如今,亟待大陸政府總結抗疫經驗,並通過新版土地管理法,重構有益公共衛生的城鄉新格局,及由此激發出龐大的內需新商機。

去年8月,大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修訂「土地管理法」及其配套的「城市房地產管理法」部分條文,其中最重要的修訂內容,是允許農村集體所有的建設用地,可經由3分之2以上的該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意,而通過出讓、出租等市場交易機制,交由該集體經濟組織以外的單位(或個人)直接使用;後一使用者還可以通過轉讓、互換、抵押方式進行再次轉讓。上述法律新修訂版本,均於今年元旦起施行生效。

這也是大陸土地管理制度的重要變革,意義非凡;因以往大陸一般農工商等各行各業經營者所需土地,一律應使用國有土地,不能「染指」農村集體所有土地;若是非使用後種土地不可,則須先由相關機關辦理繁複的「土地國有化」手續,把集體所有土地變更為國有土地,方能讓一般經營者使用。如今,通過土地管理法新修訂條文,一般經營者亦可通過市場機制、直接使用集體所有土地了。

這項修訂,原本能吸引眾多外部經營者,購入農村集體所有土地使用權,而為大陸農村創造可觀的土地財富;惟上述法律新修訂版本於今年元旦施行生效後,旋即遇上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及持續升高,因而修法效應尚未充分發揮。

不過,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卻擴增了新版土地管理法效應發揮餘地,值得大陸政府予以積極掌握;關鍵在於,這場疫災凸顯出,大陸城鄉格局頗有必要因應公共衛生需求而加以重構,以減少同樣疫災復發機率;正好相關法律給農村集體土地管理鬆綁,使大陸政府城鄉建設迴旋空間顯著加大。

換言之,本次抗疫經驗,顯然已給大陸政府帶來城鄉建設重要啟示,而土地管理法修訂,則是相關建設發展新契機。其中關鍵,在於大陸政府有必要全面打造「綠色生活圈」,即推動「市區居民小區下鄉」,俾在草根地帶建設新的居民生活圈,以有序分散市區人口;這樣肯定較有利於公共衛生維護。

而養老機構、慢性病專科醫院當然有必要往草根地帶搬遷,以分散全社會的公共衛生風險,及附帶給農村提供醫療服務,自不在話下。

更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以草根地帶發展為重的城鄉新建設,實具有重大的經濟意義,主要是它會全面帶動大陸內需市場,甚至可能成為大陸下一階段「經濟增長點」,為廣大廠商經營之依託。其撐持經濟的作用,比起實行多年、邊際效用遞減中的「鐵公機」類公共建設,實有過之而無不及。

眾所周知,經受過新冠肺炎衝擊的大陸經濟,最需要補強的是內需市場;為此,大陸政府須儘早起而行,推動新型城鄉建設,以全面激發內需商機。同時可藉此把社會資金大量引進農村,以充分發展草根地帶新住宅區、新商圈、新工業園等;而這些新設施和原有市區間的通訊、物流、人員交通等服務,亦會為內需市場發展增添新動能。

另須強調的是,大陸下一階段城鄉建設,應與「生態文明」概念緊密結合。因中共十九大政治報告有專門章節,表述「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建設美麗中國」方針,其具體目標設定為「形成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產業結構、生產方式、生活方式,還自然以寧靜、和諧、美麗」。這理應是新冠肺炎疫情過後,大陸政府須傾力追求的境界,而其起始點,無疑是精心規劃、落實的城鄉新格局。

至於大陸台商,歷經本次疫情考驗後,實應清楚認知「優化空間布局」的重要性;換言之,台商須調整「黃金地段為王」思維,轉而把經營場域分散到郊鄉,俾為己身爭取較大的避災、應變迴旋空間。

更何況,大陸土地管理法修訂所釋出的草根新商機,可讓眾多台商以較低成本,尋得下一階段經營利基,同時迎合大陸農村內需抬頭的新趨勢。

總之,大陸台商亦須總結抗疫經驗,以調整其經營場域空間布局,並積極掌握土地管理法新釋出的內需商機,切莫故步自封。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