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綠色金融 推進氣候議程

綠色金融產品的發行不應只由各地政府或金融機構主導,更為重要的是在能源發電和重工業等高碳產業中納入綠色金融產品。圖/pixabay
綠色金融產品的發行不應只由各地政府或金融機構主導,更為重要的是在能源發電和重工業等高碳產業中納入綠色金融產品。圖/pixabay

文/祈德寧 滙豐集團永續發展融資環球主管

於去年底舉行的聯合國年度氣候變遷大會重申減少全球碳排放的重要性,但會中未有新的重大議程,亦與達成《巴黎協定》的2030年減排目標尚有一段距離。全球碳排放量每年仍持續增加,難以對自然環境起到保護的作用,更未能緩減氣候變化的經濟損害。

因此,當務之急便是敦促各地政府和企業採取行動,尤其是針對新興市場的永續發展及低碳目標來制訂決策。在各地政府發揮作用之餘,業界亦能透過籌措所需資金,以「投資」作為解決方案 — 這意味著推動綠色金融市場的發展。

滙豐集團早前一項調查顯示,投資人對於綠色產品的需求日益增長;63%的投資人表示將在未來兩年涉足或拓展綠色金融領域的業務。但由於可投資的項目不多,該市場規模仍然較小。單就綠色債券而言,2019年前三季的發行量接近1,900億美元,較前一年同期約1,150億美元大幅增長,但僅佔2030年目標的一小部分。另外,至2019年底有26%的債券發行與新興市場項目連結,遠低於確保這些地區經濟永續發展的資金需求。

儘管如此,具針對性的變革便能帶來一定成效。首先是鼓勵改善氣候風險揭露水平,讓投資人清楚瞭解哪些行業最容易受到氣溫上升的影響,再善用手中資金作出最佳的投資決策。而廣泛採用標準化的揭露原則,將為投資人提供更多可行項目,並有助於推行第二項變革— 在實體經濟中推動綠色金融活動。

綠色金融產品的發行不應只由各地政府或金融機構主導,更為重要的是在能源發電和重工業等高碳產業中納入綠色金融產品。同時,在適當的時機採取合適的融資方式,企業將能獲得更多投資。反之,企業適應低碳模式的時間愈長,就愈有可能受到關注氣候變化的消費者和投資人的質疑。

第三項是令永續發展基礎設施成為一種資產類別,使相關產品變得更加標準化和清晰。多項研究顯示,目前全球基礎設施的投資缺口規模約在40兆至70兆美元之間,在公路、鐵路及發電等大型項目上的投資嚴重不足,若要縮小差距,透過永續發展的方式為關鍵所在。

城市對於基礎設施及綠色投資的需求殷切,但大部分城市無法直接從資本市場籌資來降低碳排放量佔比。因此,第四項變革便是加大投資產品的創新力度,提供更多投資途徑,以幫助具有潛力且小規模、漸進式的氣候政策或產品去發揮影響力。

2020年是應對氣候變化的關鍵一年。我們寄望於11月份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峰會能取得更勝往年的實質成果。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