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當前經濟本質的危機─疫病的起頭,全球化的盡頭

圖/Pixabay
圖/Pixabay

隨著疫情升溫,全球每日新增確診人數逾萬,繼武漢封城之後,義、西、法、美等多國的邊境管制愈趨嚴厲,封城的封城,鎖國的鎖國,期以減緩新冠病毒擴散,然而即或如此,疫情依舊猛烈,兩周來全球確診人數已倍增至逾20萬人。

這一波疫情發生之初,大家都以17年前非典肺炎(SARS)的經驗模擬,當年全球確診不及1萬人,因此傾向樂觀,預測機構下修經濟成長也僅止於蜻蜓點水。詎料,近月以來每日新增確診人數竟由數百人而至逾萬人,增速著實驚人,面對這個局面,封城、減少交流、甚至禁止往來也就成為各國自保的必要手段。

疫情與經濟的關聯是多面的,除了恐慌而至市場信心潰散,從而股市大跌、匯率震盪、油價崩跌之外,也使得全球化生產供應鏈為之中斷,因應生產、消費及投資所需的貿易也隨之萎縮,不僅商品貿易下滑,由於邊境管制趨嚴,觀光、運輸、金融等服務貿易受創更深,兩相循環,終至如今全球慘澹的局面。

全球經濟自1990年以來突飛猛進,正是受惠於全球化,而全球化又是拜貿易自由化之賜,全球化之重要於此可知,反之,失去全球化的可怕亦於此可知。

貿易自由化係世貿組織(WTO/GATT)歷半個世紀,逾百個國家,經八個回合談判所促成,歷次談判讓各國市場由封閉而開放,由貨品自由化而擴至農業、服務業,全球平均關稅稅率由二戰後高達40%降至如今3%,當然,個別商品如今仍存在高稅率問題,惟大致說來,這些年自由貿易所促成的全球化,已成為推動全球經濟成長的最重要動能。

1996年WTO秘書長盧吉洛(Renato Ruggiero)說:「過去六年全球貿易成長率是全球經濟成長率的3倍,自由貿易正快速推動全球經濟成長。」他說的沒錯,依據國際貨幣基金(IMF)估計,即使納入服務貿易,整個1990年代全球貿易量成長率仍然是全球經濟成長率的2.2倍,貿易自由化、全球化可謂全球經濟成長的引擎。以這個思維來看,隨著近期各國陸續宣布嚴厲的邊境管制,封城的城,鎖國的鎖國,各國旅客不復往來,分布在各國的生產供應鏈不復聯結,各國只能仰賴內需,昔日推升經濟成長的動能形同消失,而這等於是把世界推回二戰甫結束的1950年代,如此全球經濟豈有不蕭條之理?

過去兩年川普不遺餘力的反全球化,或以國安為理由、或以公平貿易為理由,連年加徵關稅,確實惱人,惟川普一人之力畢竟有限,小打小鬧,全球經濟還不至陷入衰退,惟這次新冠病毒則不然,其雖不意於反全球化,但所造成的反全球化效應,卻千百倍於川普,這由如今各國封城、鎖國等嚴厲的邊境管制即可明白。

川普花三年沒辦到的事,新冠病毒一個月就辦成了,這也可以讓川普見識一下,反思一下全球化譜下休止符的美國處境、全球處境。然而,當一切退回貿易自由化之前的情境,哪些國家受創最深?很明顯的,內需市場小,貿易依存度高的國家受害最大,不幸的是,台灣正是貿易依存度高,內需市場小的國家。

依據國際貨幣基金的資料,台灣這些年貿易依存度將近六成,這個比重遠高於韓國(36%)、日本(14%)、中國大陸(18%)及美國(7%),這意味著國際景氣有什麼風吹草動,台灣受到的影響是最大的,相對的,日本、大陸及美國這些人口逾億的國家,雖也會因為疫情而受驚嚇,但受惠於內需市場的穩定力量,所受衝擊明顯較低。

川普反全球化未竟之志,新冠病毒替他完成了,看似諷刺,卻也是事實,這麼說來,疫病的起頭,恰恰讓全球化走向盡頭,人類花半世紀完成的八次多邊回合談判、數百個自由貿易協定,須臾之間灰飛煙滅,相較於大自然的力量,市場的力量也得屈膝,人類在上帝面前實在微不足道。

看看一個月來美股已跌掉9,000點,過去一週更熔斷三次,各國股市哀鴻遍野。讓大家憂心的除了疫情,更是隱於疫情背後的市場,低迷的貿易,停滯的生產,蕭條的消費,讓投資信心及消費信心跌入深淵,連美國用盡貨幣政策降息四碼亦無力回天,可見大自然的力量多麼令人生畏。

我們肯定政府近來在防疫上的表現,但防疫的成功並不代表經濟的成功,更不代表景氣不會蕭條,消費不會萎縮,股市不會動盪,因為這一切不取決於我們,而是取決於大環境 。

當貿易環境退回1950年代,則全球比較利益的分布,經濟成長的法則,總體資源的分配都將改寫,台灣的優勢版圖也會位移。

我們深切期盼本次疫情如同當年的SARS,於夏天逐漸消退,這麼一來,隨著自由貿易歸位,台灣經濟自可漸次復甦,傷害也可降至最低。然而,能否如此幸運,沒人說的準,執政當局必須做最壞的打算,就這一波疫情所牽動的全球化巨變,台灣優勢版圖的位移,多加思考才是。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