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經濟政策工具再思

百年殊見的世紀大難臨頭,各國政府為了醫療防疫與經濟紓困,紛紛推出種種救急救窮的政策。圖/Unsplash
百年殊見的世紀大難臨頭,各國政府為了醫療防疫與經濟紓困,紛紛推出種種救急救窮的政策。圖/Unsplash

百年殊見的世紀大難臨頭,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暴風席捲全球,迅雷不及掩耳,不論先進或開發中國家紛紛淪陷疫區,除了南極洲之外,全球六大洲全難倖免。

緊急慌張下,各國政府為了醫療防疫與經濟紓困,紛紛推出種種救急救窮的政策,首先是傳統的政策工具搬出,疫情日見緊張下又爭相撒出更大更多的政策措施,方式上也出現新的工具,預料新的方案將會陸續出籠。這些新舊方案的作法與效果,一步一步在危機中試煉。

目前經濟衰退的原由與昔日金融危機及經濟蕭條不同,不但經濟交易次數降低,基本上乃交易動機喪失,傳統經濟政策工具恐難有力奏效。傳統上拯救經濟之策略,政府常採用貨幣、財政、產業、勞動等等政策工具。

此次貨幣政策很快便荷槍上陣,各國央行接續在3月份降息,至2020年3月23日,全球至少39國降息救市。美國更採用少見的大幅降息措施,以圖挽回股市大跌之勢,3月3日降息2碼,15日又降息4碼,將聯邦資金利率目標區壓到0%至0.25%。

然而,股市每日洗三溫暖般大冷大熱,道瓊指數3月份即熔斷4次,過度大幅降息反而令市場擔心是否貨幣政策工具已經用盡。利率水準已趨近於零,再降息的空間有限,即使有空間也無法刺激企業投資意願,看來低利政策效果有所鈍化。

美國並未在低利降息後就停格,3月23 日更史無前例地採用無上限量化寬鬆政策,不但在數量上衝到無限高點,也在操作方式創新,投資標的擴大,增加對投資等級債及ETF之購置。此舉除了穩住信心,維持市場資金流動性,也試圖穩住部分債券市場價格,讓能源債與高收益債下跌期間,投資選擇標的有避風港。這種新的央行操作方式,得到若干掌聲,而後發力道則尚待觀察。

在疫情甚難掌控下,可能又必須絞盡腦汁思考新的策略。台灣也宣稱國安基金將視情況入場護盤,期望股市感受政府大手筆護盤心願,不致於一路崩盤下殺。望諸前景,今日穩住市場,無人保證明日就此安然,市場驚恐的氣氛沒有鬆懈。原本易於波動的金融市場,能否在這疫情翻滾之下,不致於市場失靈而資金斷頭,不讓市場流動性全盤停滯,乃是激烈考驗。

採用財政政策拋出公共支出,進行防疫並紓困,是各國必然之舉,經費額度不斷上調。我國3月13日立法通過防疫及紓困振興特別預算600億元後,政府陸續又增加移緩濟急基金1,400億,特別預算1,500億,央行、郵政儲金及公營銀行貸款額度7,000億,4月初公布總計規劃1兆500億資金儲備在側。

英國財政大臣3月17日宣布提出3,300億英鎊(約新台幣12兆元)作企業擔保援助; 法國總統馬克宏16日宣布政府將提供3,000億歐元(約新台幣10兆1,100億元)貸款擔保,並將釋出450億歐元紓困資金以協助企業和勞工;德國宣布推出至少5,500億歐元(約新台幣18.6兆)的紓困措施,並暫停面臨嚴重周轉問題企業的法律義務以申請破產。這些籌碼仍可能隨著每日確診數目而增加經費額度。

美國財政部長原提出1.2兆美元預算因應,經過國會討論成案時已提高至2兆美元(約新台幣60兆元),川普於27日簽字成法,創下了空前的紓困金額紀錄。

此疫情下,受影響的產業首先衝撞到服務業,再則衝撞到各行各業,企業業績下滑,收益虧損,員工放無薪假甚至失業。政府有些措施試圖穩住企業生機,有些措施救助失業者生計。預期此疫期不會很快消退,經濟衰退情形日益嚴峻。在政府財政有限下,面臨資源如何有效分配之抉擇。

如果救企業與救失業兩者無法兼顧,到底是救企業優先,抑或救失業為要?急難期間,宜致力維持民眾基本生活所需,著重於救助臨時失業而生活困頓者,考量是否把失業救濟金對象從被資遣者擴充包含無薪假者。倘若政府出手援助產業,不可能全盤照顧,如何擇取救助產業將涉及公平性問題;不妨考量該產業是否與台灣核心競爭力有關,把資源用在刀口上。此刻權衡拿捏,影響未來新局下的台灣優勢。

面臨這無預警的新型挑戰,政府振興經濟方案需要時時檢討調整。如果未來一旦疫情消退,只要市場基本機制尚存,經濟活力應可迅速回復,投資意願立馬提升。但是經過疫情大肆洗劫後,產業結構將有相當改變,大中小企業的生機各異,各國競爭力將會重新洗牌。網路經濟此時大放異彩,視訊產業相關產品供不應求,是百業蕭條中商機大旺的產業。

當今之計,仍以控制疫情為要,不應為擔憂經濟蕭條而降低防疫警戒等級。疫情擴大時,經濟必然衰退;疫情消退時,經濟自然回復。防疫猶如救急,紓困猶如救窮,救急優先於救窮。政府資源的運用,在輕重緩急之間的權衡,考驗著政府的智慧。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