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中去中介化交易的新模式

危機中去中介化交易的新模式。圖/新華社

文/夏肇毅 CubicPower晶智能中心創辦人

外電日前報導,德國總理因為醫療器材透過中間商無法保證供貨,品質也無法控管,於是便與大陸國家領導人直接聯繫,取得合格產品的供貨保證,並得以與國營企業直接聯繫交貨。之後並派出專機直接從上海運送大批醫療器材回國,再將器材依需求分配給政府單位。這些特殊交易安排,是只有政府高層對高層才能做到的事。

過往資訊不足時代,只能依賴貿易商足踏世界,收集商品與供應商資訊。有貿易商與仲介等中間商的存在,加速了情蒐與媒介的效率。這是人工化的C2B2C模式,貿易商就扮演著中間B的腳色。隨著網路興起,電商中介平台取代了貿易商資訊蒐集與仲介的角色。於是所有人都能從網路上輕易取得資訊並訂購商品,所以便轉成了B2C電商模式。

前幾年金融科技盛行,打著去中心化與去中介化的口號,讓平台得以推廣普及,交易效能因而大增。平台效應實現了普惠金融的境界,使資訊弱勢者也能得到服務,個人供應者也能直接在網路上提供服務。所以平台提供了去中介化的C2C直接交易模式,取代了貿易商的中介空間。直到今年疫情暴發,交通聯繫能量降低,醫療器材的需求也瞬間暴增。需求大幅超過供貨能力,這時平台便無貨可供。

危機時需求大增且交通中斷,中間商無法保證供貨與品質。只有靠與高層有特殊關係者,才能得到優先供貨保證與專案運輸待遇。

像由國家領袖親自出面洽商,或政商名人居間穿梭,以提供供貨管道。要有特殊關係仲介,方得以與供應商或國家高層直接聯繫,用特殊關係得到供貨保證。這表示一般中介已失功能,僅剩高層公關得以發揮作用。

當危機時,需求大幅超過供給能力,一般平台的媒介功能就失效。高層角色如同大批發商,將平台供需一分為二,自己居中彙整中介整批交易。高層公關讓供需雙方高層端對端直接聯繫,等同改變了平台中介模式,讓平台在地化,無法跨國直接交易,只得隱身高層身後。這有點像將原本C2C的平台,插入了G2G政府對政府,成為C2G2G2C模式。等於是危機供需失調時,舊有模式失效而轉變成去中介化交易的新模式。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