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非潛力市場 肯亞與吉布地

肯亞是東非最大的經濟體,近年經濟增長相當可觀。圖/美聯社

文/何善敏 香港貿易發展局經濟師

作為發展中國家最為集中的非洲,當區的經濟發展表現越來越受到世界關注,而東非國家的發展潛力也比其他非洲地區大。根據非洲開發銀行的資料,東非由2014年開始連續5年成為非洲增長最快的地區,當中較值得商家和投資者留意的東非國家分別有肯亞和吉布地。

肯亞是東非最大的經濟體,近年錄得的增長相當可觀。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該國的實質國內生產總值年均增長率約為5.5%,反映當地經濟保持穩定,營商環境顯著改善。農業仍然是該國的經濟支柱,2018年約占國內生產總值五分之一,其中咖啡、茶葉和園藝產品都是重要的出口收入來源。

儘管在肯亞的國內生產總值中,製造業的占比只有10%,但發展製造業仍然是該國的重要策略。肯亞政府認為,製造業是維持經濟增長和發展、創造就業及滅貧的重要動力。在該國公布的「四大全國經濟轉型目標」(Big Four National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Agenda)中,便包括在2022年前將製造業的國內生產總值佔比提高到15%,而農業加工、紡織和服裝等行業更被列為重點發展領域。另外,服務業是肯亞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過去5年佔該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差不多三分之二。

肯亞與非洲許多國家不同的地方,是當地的經濟結構多元,而且私營部門發展經年,使其成為區內最具吸引力的投資目的地。

肯亞吸納的外商直接投資總額在東非屬第二多,2018年的外商直接投資總存量為144億美元,僅次於鄰國衣索比亞。投資者可以留意該國一些快速發展的產業,特別是與製造、食品安全、房地產和醫療保健等「四大目標」行業有關者。

根據「貿易20指數」(Trade20 Index),肯亞是全球貿易的明日之星。該國是多個區域經濟集團的成員,加上在基礎設施和營商便利程度方面大有改進,進一步鞏固了作為通往非洲市場的門戶的地位。

肯亞是非洲最大經濟共同體「東部和南部非洲共同市場」,以及「東非共同體」的成員。這兩個區域經濟集團覆蓋非洲近半人口,肯亞作為當中一份子,可把貨物免關稅進口其他成員國,並對非成員國徵收共同對外關稅。此外,肯亞還擔當前沿角色,致力推動區域一體化及建立全球最大的自貿區「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

肯亞致力促進非洲內部的自由貿易,同時也與其他國家建立了許多貿易關係。肯亞是《非洲增長與機會法》的受惠國。該法案容許6,000多種農產品和非農產品(包括服裝和紡織品)免關稅進口美國市場。在2018年,美國是肯亞的第三大出口市場,僅次於烏干達和巴基斯坦。

肯亞加入了眾多經濟共同體和協定,獲得廣泛的市場准入待遇,因而可為有意在非洲建立基地的企業提供一個堅實的落腳點。這對製造商或出口商尤具吸引力,因為與非洲其他國家相比,肯亞擁有優質的運輸基建和具競爭力的出口程序,製造商或出口商在該國生產產品時能利用這些優勢,之後還可選擇出口到其他非洲國家以至美國和歐盟等成熟市場。

除了肯亞,東非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新興貿易樞紐便是吉布地 。吉布地的優勢在於地利,毗鄰曼德海峽,通過蘇彝士運河、紅海和亞丁灣,將地中海與印度洋連接起來。曼德海峽是最繁忙的海運航道之一,每年全球商船約有30%在這裡通過。由於地理位置優越,又有天然深水港,該國作為「非洲之角」的區域貿易和轉運樞紐的地位日益重要。

吉布地除善用其戰略位置外,還成為衣索比亞幾乎唯一的海上貿易通道,受惠不菲。衣索比亞是非洲第二人口大國,也是東非的經濟強國,過去10年經濟增長強勁,年均增長率達9.9%,而該地區的平均水平則是5.4%。但是,衣索比亞屬內陸國,因此十分依賴吉布地的物流服務,2018年吉布地處理該國超過90%的貿易量。吉布地充分利用這種依存關係,成為通往非洲市場的重要門戶。

吉布地港目前是重要的轉運中心,也是周邊非洲內陸腹地進出口的主要海港。為擴大其作為非洲國家平台和貿易樞紐的能力,吉布地在過去幾年積極改善基建,包括投資港口基建以及跨境鐵路。

在2018年初開始營運的阿迪斯阿貝巴-吉布地鐵路 (簡稱阿吉鐵路) 是連接吉布地與衣索比亞首都的標準軌距國際鐵路,進一步增強吉布地作為衣索比亞貿易門戶的作用。這條鐵路由中國中鐵和中國鐵建等兩家中國國有企業共同建造,是非洲第一條完全跨境鐵路。這條鐵路改變了兩國的格局,在改善區域貿易和減少道路擠塞方面發揮關鍵作用。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