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全球「產業鏈脫鉤」做好準備

由於疫情的催化,白宮鼓勵在陸設廠的美國企業搬回美國本土,政府則立法將企業回流的支出全數費用化,包括廠房、設備、IP、結構、翻新等費用都會由美國政府負擔。圖為福特汽車在大陸生產線作業的畫面。圖/新華社

新冠肺炎對全球經貿帶來結構性的改變,趨勢愈來愈明顯,這次各國爭搶醫療用口罩、呼吸器、奎寧、以及對抗疫情所需的物資,讓所有國家的政治領導人看清,必須對「戰略物資」重新檢視、重新定義,在國內維持基本的生產與供應,這幾乎已經是全世界不分國家、不分黨派,所有政治領袖的共識。

在國家層級的戰略物資之外,產業界也被迫評重新檢討過去二十年建立的全球供應鏈,在肺炎疫情逐漸脫離高峰之後,關於生產基地與供應鏈的全面調整,已經是跨國企業最優先的戰略課題。

2018年至今,起源於中美貿易爭端所開啟的「供應鏈脫鉤」,在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下再度確認為主流戰略,而且從美國擴及至歐洲與日本,更可能在疫情回穩後加速進行,將帶給全球的工業製造與供應鏈結構性的巨變,台灣更將是全球供應鏈脫鉤不可或缺的要角,如何趨吉避凶,抓住主流趨勢,將是台灣、以及國內各大企業再一次躍昇的重大機會。

最近日本、美國、英國與德國都陸續制定各種經濟脫鉤的政策,這些政策躲在每日暴增的染病與死亡人數新聞中,被安排在新聞版面的邊緣,但是如果匯集起來看,就能看到驚人的趨勢。日本安倍晉三政府在編制紓困預算時,特別編列的22億美元的專款專用預算,「協助在華日商將生產線撤回日本」,另外再編了超過2億美元,補貼給那些從中國撤出到其他國家的企業。

擁有核心關鍵技術的德國企業,許多面臨創業者退休、繼任者傳承困難的問題,這些隱形冠軍的德國企業原本就是中資海外擴張的首選標的,過去幾年關於中資併購德國企業的爭議新聞不斷,最高調、最具爭議性的則是中國吉利汽車董事長李書福,在2018年斥資90億美元收購賓士母公司戴姆勒9.69%的股份,成為戴姆勒最大的單一股東。

引人注意的是,梅克爾政府在4月8日的聯邦行政會議,通過修改《對外貿易與支付法》,隨即送進聯邦議會進行表決,明定歐盟以外國家收購德國企業,德國聯邦政府將不需要提供「對公共安全構成實際威脅」的證據,只要提出「預期損害」的評估,就可阻止外資收購德國企業。這個法案雖然不像安倍那樣赤裸裸指名中國,實際的防堵對象卻無疑是中國,而且做為歐盟龍頭的德國將起帶頭作用,其他歐盟國家跟隨德國的腳步將會陸續制定類似的法規。

美國的鷹派高度憂慮美國經濟過度依賴中國,在新冠肺炎的疫情下,美國各州爭相向中國廠商下訂單,高價搶買呼吸器、口罩等事件,迫使聯邦政府祭出一系列的禁令,「醫療戰略物資」的範圍超過想像,因為美國人民每年消耗的抗生素、維生素C、OTC止痛劑布洛芬(Ibuprofen)等,都有高達九成來自中國,另外普拿疼的原料乙醯氨酚類藥物(Acetaminophen)對中國的依賴度七成,治療心肌梗塞的肝素對中國的依賴度也有四成。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積極推動「搬家費」,鼓勵在中國設廠的美國企業搬回美國本土,政府則立法將企業回流的支出全數費用化,包括廠房、設備、IP、結構、翻新等費用都會由美國政府負擔。庫德洛的政策比安倍更為赤裸、更為全面,更重要的訊息是美國、德國、日本同步推動對中國供應鏈的脫鉤政策。美國降低對中國的經貿依賴是川普上任後的主軸政策,顧問公司科爾尼(Kearney)編制「美企返鄉指數」(US Reshoring Index)顯示,美國企業在2018年從亞洲14個國家採購8,160億美元的貨物,2019年下跌到7,570億美元,跌幅7.2%,今年受到新冠疫情衝擊,經貿秩序大亂,估計下跌的幅度將會以雙位數計。根據科爾尼的統計,中國是美企鮭魚返鄉的最大損失國,而中國的損失,在亞洲大量被越南取代,在美國則被墨西哥取代。

在新冠肺炎的衝擊下,廠商撤出中國的速度,到底會加速還是減緩?成為最近企業界熱議的話題,由於全球封城隔離所造成的經貿重挫,企業面臨突然巨大的損失,連帶影響資產負債表的健全,在衰退的時刻,企業減少資本支出,暫停設置新廠,應是合理且主流的策略。

但是歐洲與美國的跨國企業如果確認產業鏈脫鉤的戰略目標,將會要求所有的供應商進行分散策略,具體來說,所有新訂單都必須符合分散生產、供應的要求,增加的費用,則由政府提供的租稅優惠、採購商、物流業者以及生產廠商的供應鏈體系層層分攤,新的採購政策將會徹底改變既有的產業架構。

台灣廠商是全球供應鏈的要角,許多台廠也早已啟動分散生產基地與供應鏈體系的策略,台灣的新南向政策,是否有機會跟離開中國的美日廠商合作,一起到新南向國家強化新的供應鏈體系,或是建立高階生產在台灣、中低成本海外生產的多層次生產體系,將是疫情逐漸穩定之後,台灣政府與廠商共同面對加速調整的世界政經秩序,必須全面思考與做足準備的關鍵課題。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