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救經濟措施前所未見 關鍵在快速紓困小型企業

新冠肺炎大流行,嚴重衝擊全球經濟。圖為美國紐約第五大道上行人稀少。圖/新華社
新冠肺炎大流行,嚴重衝擊全球經濟。圖為美國紐約第五大道上行人稀少。圖/新華社

文/Jeffrey Schulze 美盛旗下凱利投資董事暨投資策略師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引發市場出現歷史性波動,各項數據反映出美國經濟在巨大衝擊下或已陷入衰退。不過,隨著多項資產的相關性回復正常,加上槓桿水平下降,最初因流動性造成的跌市料已大致結束。

我們認為,當政府推出力度適當的應對政策、疫情開始受控,加上信貸市場明顯好轉,令市場對企業償債能力的憂慮紓緩時,股市和經濟便會形成堅固底部。

最近數週,美國政府已落實強大的財政和貨幣對策,有助支持股市並穩定信貸市場。政府面對經濟停擺採取前所未見的應對措施,可望避免出現最壞情況,但關鍵是如何快速地讓小型企業取得援助。

刺激經濟措施需要即時受惠

 美國已頒佈總值達2.2兆美元的《新型冠狀病毒援助、救濟和經濟保障法案》,規模相當於國內生產毛額(GDP)10%。理論上這應有助紓緩限制社交距離措施帶來的衝擊,目前逾75%的人口受相關措施影響。財政刺激方案足以抵銷未來五個月GDP下跌25%的影響。但這些刺激經濟措施需要多少時間才能讓企業和民眾受惠,仍有待觀察。需時越長便會令問題越嚴重。美國於2001年及2008年就經濟衰退通過兩項財政方案後,消費者需約三個半月才收到支票。結果,這兩項方案均未能遏止經濟衰退之勢。

同時,大部份小型企業受現金準備所限,無法在長期全無收入的環境下生存。讓小型企業維持經營是關鍵,因為當政府放寬限制社交距離措施時,若民眾能夠復工,經濟便能較迅速地復甦。有鑑於此,美國小型企業管理局已經盡量縮短申請貸款的流程,以加快發放資金的步伐。

另外,聯準會也一直忙於遏止疫情造成的外來衝擊,推出連串計劃,包括範圍擴大至涵蓋新債券類別的開放式量化寬鬆計劃等,務求為不同市場提供流動性和支持。除降息至零水平外,亦將注入數兆美元的流動性,以穩定金融市場。儘管貨幣刺激措施並非用於應對供應衝擊的常規工具,但聯準會已採取非常手段竭力阻止問題惡化。當經濟最終好轉時,寬鬆政策和數兆美元融資貸款將有望加快復甦步伐。

隨著標普500指數由3月23日低位回升17.6%,歷時僅三個交易日,三日升幅是90年來最大,其後3月底收市較近期低位高11.6%,令有些投資者相信該週期的谷底已見。但由於逆勢反彈(指市場大跌期間出現強勁且通常短暫的回升)很常見,目前難以輕言市場見底。事實上經濟衰退越嚴重,逆勢反彈的升幅似乎越高,例如在1973年至1975年、2001年及2007至2009年衰退期間,股市反彈幅度達15%至25%。而且衰退期間,通常不會只出現一次逆勢反彈。在2008年2月至2009年1月期間,就一共出現八次升幅可觀的逆勢反彈。

疫情改變全球經濟格局

過去數週發生的事件(雖然感覺上度日如年)很可能將徹底改變全球經濟格局。風暴過後,世界將會變成甚麼模樣?供應鏈會否縮短,並偏重本土供應?會否有更多國家為遏止下一波爆發而繼續關閉邊境?美國消費者會否重拾日常生活例如上教會、逛商場、外出用餐、觀賞演唱會或體育賽事?在未有疫苗或特效藥的情況下,會否出遊?我們會否重新如常出差拜訪客戶?虛擬會議會否成為新常態?

無人可知這些問題的答案。然而,我們相信消費行為轉變及對未來疫情爆發的憂慮,或會影響短至中期的行為表現,令經濟復甦的力道減弱至類似倒轉「J」型,而非完整的「V」型反彈。近期推出的刺激經濟措施,已為受疫情影響的企業提供救生圈,但若消費者的日常生活徹底改變,這些措施或許也無濟於事。

鑑於投資者已反映新冠疫情和隨之而來的經濟衰退,相信股市應會較受基本因素所帶動。我們相信聯準會的特殊措施,已消除3月初的流動性危機,這從美元和信貸利差已開始重返常態可見一斑。隨著金融尾端風險降低,我們認為波動性的高峰可能已過,即使市場可能在未來數週或數月再下探低位,其後才可望逐步持續回升。與此同時,我們亦會密切留意經濟何時形成穩健的復甦趨勢,屆時經濟料將恢復成長,市場也可望形成上升趨勢。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