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打敗石油

在當前嚴峻疫情下,生產及生活尚未恢復正常前,沒有理由期待石油的需求及價格均能恢復正常。圖/本報資料照片
在當前嚴峻疫情下,生產及生活尚未恢復正常前,沒有理由期待石油的需求及價格均能恢復正常。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單驥 國立中央大學榮譽教授、 APIAA院士

美國西德州中級原油(WTI)期貨5月合約周一(4/20)報價為每桶負37.63美元,為史上首見。此一現象的出現,主要係因庫存能量不足,即使有錢買油,也沒有空間儲油,致使原本買家應急甩賣,原油期貨價格乃隨之暴跌。

當前石油價格暴跌,可說是冷暖兩面情:就石油進口國來說,是在當前不景氣下,難見的紓緩;而就石油生產國來說,卻猶如「雪上加冰」般的艱難;惟展望世界經濟前景,恐只有「壞」與「更壞」的差別而已。

在當前嚴峻疫情下,各國紛紛祭出諸如:封城、自肅、宵禁、在家工作等不一而足的對應措施,為此交通業、旅遊業、運輸業、製造、餐飲業等,均深受衝擊,當然也直接衝擊到石油的需求。

而在生產及生活尚未恢復正常前,是沒有理由期待石油的需求及其對應的價格均能恢復正常。古人有云:「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此一說法,不但完美地詮釋出吾人當前抗疫下的困境,同時,它也正是當前急凍經濟下的寫照。

筆者曾為文預期,合理的景氣預期是呈L型,它會「築底」相當一段時間後,才會緩慢復甦。惟若復甦所需的時間過長,則其將無異於「大蕭條」再現,當然,這是大家最不樂見的情況。

會造成上述緩慢復甦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各國在這次瘟疫下,產業分工體系可能發生的重整(如美日政府提供經費或租稅減免等誘因,希望其在中國大陸的生產廠商能遷出中國),再者,原已停工的廠商,也須等待在疫情進入尾聲,新的訂單呈現出穩定成長後,才有可能全速投產。

再者,尤值得觀察的是,在上世紀末,驅動世界經濟的「創新型經濟成長」模型,在疫情過後,預期將會出現更多的關稅與非關稅壁壘,且世界經濟會更呈現出碎片化的情況下,它是否會減緩創新活動的誘因、市場價值及其對應的生產規模,從而影響世界經濟短、中、長期的成長率,尤值關注。

當然,從另一角度來說,或也可以從創新的市場競爭性來看:在上述碎片化的市場經濟形態下,它是否反而更會激發較小市場內的創新,用以創造出「類」範疇經濟(economics of scope)的效果,猶不可知,惟無論如何,原市場中,因創新所能享受的規模經濟效果(economics of scale)就必然會受到影響。若此,則「範疇經濟」與「規模經濟」彼此間消長後,其淨效果又為何?則取決於碎片化之後的世界經濟,其所能創造出來的「範疇經濟」效果,是否能充分地抵消原「規模經濟」減損的效果。

具體而言,在未來5G市場中的應用中,無人駕駛技術或AI的發展,或也是許多值得觀察的案例。吾人擔心,在可預見的未來或更遠未來,世界經濟將無法如過去般,能大幅地享受「創新型經濟成長」的紅利,而使整個世界經濟成長下了一個台階,而此,對於已開發國家及新興工業化國家而言,顯然不利,而對於石油的「引伸需求」來說,亦必隨之不利。

此外,就產油國家而言,在目前經濟及供過於求的嚴峻情勢下,它猶如經濟學中「拗折的需求曲線」般,已呈現出「追跌不追漲」不斷下殺的價格破壞走勢。此外,尤有甚者,在OPEC+產油國間,各懷鬼胎下,石油聯合減產協議的交易成本將會愈來愈高,最後,它會不會演變成是個贏者全拿般的「梭哈」賭局,當是未來國際政經觀察的重點。

就未來石油經濟的國際態勢來說,它會呈現出高度的不安全性。這是因為,如前所述,許多產油國家在瘟疫重創國內經濟,復又被低油價打趴下,其國內、外所面對的經濟情勢將益加棘手,若此,則國際間的爭端也可能會更尖銳,主要石油生產國如美國、沙烏地、俄羅斯、伊朗、伊拉克、委內瑞拉,乃至東南亞的馬來西亞及印尼等國,尤值關注。

有人說,此次新冠病毒的入侵,對人來說,是「無分貴賤」;而就世界油品市場來說,亦何嘗不是國「無分大小」矣。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