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佛系防疫的傷亡與經濟維持

瑞典佛系抗疫正陸續遭到各界的檢視與猛烈抨擊。圖/美聯社

於歐美先進國家當中,瑞典自始即不採行嚴格封鎖的防疫策略,只是禁止50人以上的聚會和建議人民主動保持社會距離,並杜絕到安養機構探視親人。根據2020年第一季度的經濟表現看,美國GDP下跌4.8%、德國下跌2.2%、挪威是在負的5.4%,而瑞典僅止下跌0.5%,經濟維持的效果確實很強韌。

就在過去的兩個月以來,隨著瑞典境內新冠肺炎感染與亡故人數的快速增加:感染人數增加約15倍,死亡增加約十倍;3月24日時感染了2,300人和感染死亡的四十人,如今分別超過35,000人和4,000人。佛系抗疫的成效與閉鎖安養機構的極端作法,正陸續遭到各界的檢視與猛烈抨擊。

已退休的瑞典前首席流行病學專家林德女士(Annika Linde),她在接受媒體專訪時即表示,在疫情初始階段即應實施更嚴格的管控措施;她坦承一開始,雖然同意繼任者特聶爾(Anders Tegnell)主張的「群體免疫」作法,但卻沒有深思其學理依據與必要的配合措施。此際,不僅瑞典的每百萬人的死亡數,高於鄰國丹麥和挪威的四倍以上;就連保護老人與弱勢者的強制隔離,業已證明都失敗。

林德女士認為,不能將安養院的慘重死亡全歸責給地方政府的失策;因為一開頭,如果先對經濟與社會生活做管制,才有時間來構思和調集弱勢者最需要的保護。她並誠摯指出,瑞典公衛當局迄今不參照西班牙大流感或是豬流感(h1n1)的經驗,以便能採取新冠肺炎的應對策略。

事實上,由瑞典政府所進行的第一波抗體調查,研究顯示在4月底的血液採樣,被驗出有抗體反應也只是7.3%。反觀在美國加州的洛杉磯都會區,人口總數與瑞典約當;即使加州一直都在嚴格管制之下,但洛城衛生局早先了半個月的抽檢,樣本呈現抗體陽性反應的比例,即已是4.6%。

瑞典如今的全國感染死亡總數,比加州的洛城高出約一倍;感染死亡率,是洛杉磯都會區的二倍半高。今年4月份所公布的模型預測,瑞典公衛部門還自信的認為,到6月中旬即能有四到六成的人,會產生新冠病毒的抗體。只是事與願違,即使在抽檢的證據之前,瑞典首席疫情官特聶爾依舊不改其志,他一方面承認群體免疫,並沒有任何科學論證的基礎;另一方面,堅持血液的取樣是在4月底進行,但他個人認為首都斯德哥爾摩的感染率,應該有二成。

但這樣的感染差異,既不如原先預期一般的有群體免疫的快速進展;佛系政策下的感染死亡,極可能是做封城管制之下的二倍高。若再以鄰國的經濟代價來做比對,為了不干擾生活自由與商業維持,雖然能避免5%的經濟萎縮,但卻可能造成額外2,000人的死亡。

以瑞典的人均所得在5萬6,000美元;最近一次推估出的統計生命價值,通常做為衡量公共政策,是否符合成本效益的探討之用,大約在990萬美元。佛系管理,雖然能避免發生一個季度、5%的經濟萎縮,然其所造成額外2,000人的死亡,折算出每條人命的代價是在700萬美元。

這一次瑞典公衛主管機關的錯判情勢,至為明顯。因此增加的額外亡故和無從做臨終陪伴的為人子女,人倫罔顧則更是點滴在心。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