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情時代柬埔寨金融市場藏隱憂

柬埔寨截至5月中旬為止也已經連續一個月零確診。圖/美聯社

文/王嘉緯 台灣金融研訓院首席研究員

正當國內新冠疫情趨緩之際,遠在2,000公里之外的柬埔寨,截至5月中旬為止也已經連續一個月零確診,最後一名新冠肺炎患者也痊癒出院,境內122個病例全數歸零。

於此同時,國內數家公股銀行在柬埔寨的分行,竟能在疫情高峰的今年首季,位居海外分行獲利前茅,更有國銀近日獲主管機關同意在金邊增設據點。教人不禁好奇,這個台灣在當地未設駐外館處,甚至台商不得懸掛中華民國國旗的國家,究竟有何獨到之處?

確實柬埔寨先天具備大湄公河次區域中心的地理位置優勢,得以貫通中南半島各經濟體,加上土地與勞動成本低、稅賦優惠多等,一直是台商南向布局的重要選擇,美中貿易紛爭更催化此移轉趨勢。尤其柬埔寨是東協外匯管制最少的國家,對外資金融機構准入門檻亦相對較低,因此台資銀行在柬國共設有53處據點,東協各國中僅次於越南。然而,在疫情逐漸趨緩、各方看好柬埔寨發展的背後其實仍隱藏若干隱憂,對國內金融業而言尤須留意產業過度集中與洗錢防制準備不足兩大風險。

柬埔寨經濟極高度依賴紡織產業,紡織業占製造業總產值比率逾65%,創造超過85%的就業機會;1,500家廠商多為國際大型品牌代工,出口幾乎外銷海外市場,服飾產品出口貢獻近四成GDP,且僅出口歐盟與美國市場即占73%。此一完全向成衣加工出口傾斜的產業結構,如今面臨兩大嚴峻挑戰:

首先是柬埔寨原本適用歐盟的輸歐零關稅優惠待遇 (EBA),因為勞工權益及人權考量,歐盟已決定撤銷優惠,並將從今年8月中旬生效實施,勢必墊高紡織出口成本。更嚴重的是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今年初中國大陸疫情爆發導致原物料供應斷鏈,好不容易從他國調度材料;3月又遭遇歐美疫情惡化,服飾消費市場急凍,品牌商只能砍單因應。儘管柬國政府已提供減稅等紓困措施,但關鍵仍在於歐美能否儘速復市,否則成衣製造商將面臨斷炊危機,還得處理大批庫存。依據柬國勞動部統計,今年迄今已有237家紡織工廠停業,失業勞工超過11萬人,如此以往將非常不利於柬埔寨經濟前景。

特別是國際砍單造成資金在供應鏈中枯竭,柬埔寨當地成衣商將陷入營收與現金流量短缺窘境,資金斷鏈導致還款能力下降、信用違約風險提高,壞帳亦使銀行資產品質堪憂。對此,柬國中央銀行 (NBC) 為增加流動性、強化市場信心,透過調降利率、銀行得暫緩提撥緩衝資本 (Capital Conservation Buffer) 等貨幣調控措施,為市場注入資金以協助企業維持償付能力。然而,由於美元是柬埔寨流通貨幣,美元占M2的八成以上,貨幣政策容易被美元國際走勢影響,加上為吸引美元流入柬埔寨,利率向來居高不下,寬鬆措施恐難獲得具體成效。

再者,洗錢防制是近年來國內金融體系最關切課題,但反觀柬埔寨長期習慣以現金交易,以及柬國政府開放實體賭場經營,皆讓柬國對於洗防議題的認知目前仍嫌不足。事實上,柬埔寨才在2019年2月被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組織 (FATF) 列入灰色名單,評鑑報告更直接點名司法體系貪腐、欠缺金融犯罪調查能力等問題,歐盟也於近日將其列為「可能因洗錢與資恐而威脅歐盟金融體系安全」的黑名單。綜觀柬埔寨洗錢防制準備工作存在兩大缺失,其一是基礎設施不足,特別是洗防法令過時陳舊;其二為相關人員訓練不足,法遵反洗錢文化未落實。對此,柬國政府正試圖填補漏洞,包含「反洗錢暨反資恐法」、「反武擴法」等法規修訂,但可預期未來不免面臨歐美強制介入,將影響當地金融機構經營以及金融體系跨境交易運作。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