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Economic Bubble論「經濟安全互助圈」

圖/Pixabay
圖/Pixabay

最近為了規畫在疫情舒緩之際逐步開放跨境旅遊,紐西蘭和澳洲已籌畫建立以安全旅遊為主之「Trans-Tasman Bubble」(safe travel zone),在風險可管控的情況下相互開放邊境;也研議擴大邀請台、韓等國參加,我國外交部也積極爭取加入。有人將這種Economic Bubble翻譯成「小泡泡」,但是我認為這種機制其實有擴大其內涵的潛力,建議將其翻譯成「經濟安全互助圈」,並依此拋出一些芻議。

蔡總統在就職連任演說特別提到:「我們還要建構足以確保關鍵物資供應的民生及戰備產業。面對未來的全球秩序變化,從口罩、醫療及民生用品、能源到糧食供應,我們要把重要的產業鏈留在國內,維持一定的自給率。」這涉及關鍵物資的範疇與如何有效處理關鍵物資供需的問題。

就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來看,關鍵物資就包含口罩、呼吸器、檢測試劑,乃至於研發中的疫苗等;蔡總統的演說中又擴大納入了民生用品、能源、糧食等物品。新冠肺炎疫情這段時間,口罩的應急生產主要仰賴經濟部體系的國家隊。目前也有呼吸器的國家隊。事實上,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為了管理特定物資之穩定供應,各國政府開始強勢介入、推進在地生產的模式。以我國為例,在疫情第一階段、僅中國大陸和亞洲鄰近地區受創時期,政府即動員廠商合作成立「口罩國家隊」。此外,潔用酒精、醫療防護衣、護目鏡、呼吸器等相關物資,也都在政府積極協調、廠商彈性調節產線的齊心協力之下,短期內大幅提升了本地產能。

在2020年3月底,美國也在川普總統動用《國防生產法》令下,指定汽車大廠(福特、通用等)投入呼吸器的生產行列。歐洲國家的法國和義大利,則有名聞遐邇的精品製造商將其生產時尚香水、高端服裝的生產線,轉而製造抗疫所需的潔用酒精、醫療用口罩和防護衣等。

蔡總統在就職連任演說也提到其他類型的關鍵物資供應或民生及戰備產業。其中,糧食長期以來具有戰略物資的性質,與國家經濟安全掛鉤,我國主要仰賴耕地管理、價格平準、戰略儲備等手段加以處理。戰備產業一般包括武器裝備,很多是常期備而不用或少用,透過自主研發生產體系或外購,持續維持或更新武器裝備。因此,對我國而言,多項關鍵物資的生產和預備其實涉及複雜的國內動員、產銷平衡、自製或外購的多重布局,且會因品項和我國的創新能耐而異。

考慮上述因素,針對未來類似疫情所涉及之經濟安全相關的物資,我建議:1.政府可建立緊急授權機制,如美國的《國防生產法》;2.在雙邊或複邊架構下建立可能的備援體系。以下特別針對第二點加以說明。

基本上,我認為要建構足以確保關鍵物資供應的民生及戰備產業需要有配套,可融入「自助助人、自助人助」的精神。生產經濟安全之相關物資其實涉及供應鏈韌性與成本效益的衡量。我國因市場規模有限,很難全面部署,故參考紐澳正在推動的economic bubble概念,我提出「經濟安全互助圈」芻議。

如前所述,紐澳兩國目前正在協商建立「Trans-Tasman Bubble」,就其本質來看,這種economic bubble可形容成雙邊或複邊形式的小型「經濟安全互助圈」,雖然紐澳兩國目前的規畫僅限於安全旅遊,但是範圍其實是有擴大的可能性,如在like-minded countries或trust-based partners之間擴大成經濟安全或醫療安全互助協議。

尤其,考慮我國市場規模有限,我認為涉及經濟、社會安全或韌性的供應鏈布局,需要在雙邊或複邊的架構處理比較合乎成本效益。

事後反思,其實新加坡將口罩生產放在台灣就是一種「經濟安全互助圈」的雛型,只是我國不僅要兌現承諾,而且可進一步思考能否與新加坡形成互助的關係。因此,建議政府基於上述脈絡研擬,與一些友好國家去探討形成特定領域的「經濟安全互助圈」(如經濟安全或醫療安全互助協議)。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