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聯繫匯率不是問題, 而是極端下被禁止交易美元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文/林建甫 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台大經濟系名譽教授

日前中國大陸人大舉行閉幕式,同時表決通過「港版國安法」,引起美國不滿。之後美國總統川普大動作召開白宮記者會,不只痛批中國該為疫情負責,也提到香港問題,直指港版國安法破壞一國兩制,美國將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市場因此就憂慮香港聯繫匯率制度將受到嚴重衝擊。不過問題應不在此,而是香港會不會落到讓美國以伊朗或北韓的方式來對待?

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特別行政區的特別之處就在於,世界其他各國可以有別於對待中國的方式來對待香港。而美國又更進一步有《美國香港政策法》;這是1992的美國法律,讓美國在貿易、移民和金融交易方面,給予香港特殊待遇。也因此香港在貿易方面享有優惠,這意味著幾乎沒有關稅或其他成本。美國和香港互享旅行免簽,使企業高管可以輕鬆出入兩地。最重要的,美元還可以與港幣自由兌換,因此美國公司在香港開展業務有著特別的吸引力。

其實,現時世界各地不同貨幣體制,是否及如何與國際貨幣掛鉤,亦皆由當地政府自行決定。聯繫匯率制度是香港在1983年10月就開始實施,這比《美國香港政策法》更早,因此聯繫匯率制度並不存在需要美國方面批准的問題。現在的聯繫匯率制度下,港元與美元的匯率固定為7.8,港元可於7.75至7.85的區間內自由波動。只是《美國香港政策法》特別允許香港可自由兌換美元,不設上限。影響所及也造就今日香港已成為全球第三大的美元場外交易中心,占總美元場外交易額8%。

根據香港金管局公布,港府4月底的官方外匯儲備資產為4,412億美元(約3.4兆港元),較3月底又增加36億美元。此資產相等於香港流通貨幣的六倍,理應可支持大部分流通貨幣,穩定港元匯價。同時香港與人民銀行還有互換協定,若香港需要美元,緊急情況人行能夠提供支援,因此香港具有足夠實力支撐聯繫匯率制度。

然而,目前銀行之間的跨境轉帳及資金結算要經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系統平台。這是1973年成立的中立組織,由全球各大銀行創辦,總部設在比利時,目的是為金融機構提供安全的電報轉換系統(Message Switching System),也就是各間銀行及金融機構都有一個「門牌號碼」,以便機構準確、快捷、安全地傳送和接受匯款指令。現行全球有超過一萬間、來自200多個不同國家的銀行接入SWIFT的系統,這個資金結算系統每天處理約2,600萬個交易指令,覆蓋全球大部分以美元計價的跨境交易。

美國近年禁止伊朗及北韓交易美元,也要SWIFT要全面跟向受制裁的伊朗、北韓金融機構「斷線」,不要再向其提供服務,否則就連SWIFT也要受罰。因此美國如限制香港金管局兌換美元,並禁止使用SWIFT系統,一般認為此將成「極端核選項」(extreme nuclear option),此舉將摧毀香港銀行業、航運業和物流業,同時觸發大量資本外逃。不過這是一個極端的做法,不但美元在國際使用份額會受影響,亦會嚴重損害在港美資機構的利益,是兩敗俱傷。目前中美間並沒有發展到如此之極端地步,因此各界認為,美國停止香港美元結算的機會不大。

這兩天因為美國警暴的示威抗議,無暇也無力再談「港版國安法」,就失掉對抗的話語權。但是美中的角力短時間不會終止,香港還是夾心餅乾,隨時會被拿出來祭旗。站在中方立場還是要未雨綢繆,未來萬一走到極端地步,那對中方、港方都非常不利。

因此中方的大戰略就是要趕緊人民幣國際化,要爭取人民幣在全球的地位,未來能對抗美元霸權。最近人行提出的中國央行數位貨幣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推行「數位版的人民幣」其中的一個目的正是如此。此將為中國與各國間創造了一個交易系統,也加速人民幣在國際上的流通,避免永遠受制於美元霸權的困境。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