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魯道的沉默與祖克伯的變臉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以沉默回應「如何看待川普總統揚言以軍警鎮壓抗議騷動」的提問。圖/美聯社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以沉默回應「如何看待川普總統揚言以軍警鎮壓抗議騷動」的提問。圖/美聯社

就在舉世盯著中國「六四」31周年、香港反送中周年大作文章之際,身為全球霸權的美國,差點就釀出自家版六四,因為川普總統一度揚言將以軍隊鎮壓為黑人平權請命的示威者,要不是前後兩任國防部長強烈反對,調防到華盛頓特區周邊的軍隊極可能在白宮主人一時衝動下,將炮口對向自己的國民。

非裔男子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 5月底在明尼亞波利市(Minneapolis)遭白人警察跪壓頸部8分46秒致死事件,已在全美乃至全球掀起如火燎原的抗爭活動。原本該扮演安撫與調解角色的川普,竟然當家鬧事,不僅再三推文恐嚇示威者、舌戰華盛頓特區非裔女市長,還大言不慚地感謝並稱讚自己是繼林肯以來為黑人做最多事的總統,只差沒有甩鍋給中國,宣稱壓頸事件跟新冠疫情一樣,都是「阿共仔的陰謀」。

在新冠疫情肆虐之際,佛洛伊德事件讓美國社會貧富差距擴大、階級與種族對立嚴重、醫療資源分配不公、政治領導力弱化等等外強中乾的真相一一現形。然而面對川普濫用民選總統職權的瘋狂應對行徑,除了鐵桿川粉仍拍手叫好,有兩位名人的反應也相當耐人尋味,他們分別是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與臉書執行長祖克伯(Mark Zuckerberg)。

首先,是杜魯道以「沉默21秒」回應有關「如何看待川普總統揚言以軍警鎮壓抗議騷動」的提問。身為政二代的他,在21秒的沉默期間,時而抿嘴嘆息、時而抽動蓄鬍的臉龐,感覺話到舌尖又吞下喉去。然後在完全沒有點名川普的情況下,他才幽幽地對美國當下所發生的一切表示「恐懼與錯愕」,但隨即轉而指陳加拿大的少數族裔也受到系統性歧視,呼籲加國人民必須正視。

杜魯道不敢「逆川普」,立刻引來在野黨的撻伐。儘管數日後,他意外現身某場抗議集會,以左膝下跪8分46秒,表達對「反種族歧視」的支持,但仍然無法消弭「沉默21秒」所遭致的軟弱罵名。不過,英國BBC以客觀角度,用「史詩」(epic)形容這「沉默21秒」,或許更能解釋杜魯道何以選擇吞忍。

從歷史與地理上,美國一直就是加拿大隔壁的強權老大哥,大哥開心的時候分你一杯羹,大哥不開心的時候拿你當出氣筒。川普入主白宮後,第一個就找行之有年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開刀,之後美中貿易戰開打,加拿大應美國要求逮捕過境加國的華為財務長孟晚舟,無端捲入戰局。如今,全球瘟疫蔓延,各國自顧不暇,此刻指著川普鼻子罵,不僅無濟於事,還可能引來他惱羞成怒的報復,徒增加拿大內政治理的難度。

然而更深層卻又更可悲的原因恐怕是,不論川普再瘋再狂,他都是所謂正義的西方民主陣營裡的「自己人」,因此即使他道德淪喪、剛愎專斷,比起若干被西方媒體罵到臭頭的極權領袖有過之而無不及,但西方政壇仍選擇沉默以對,被動等待今年11月大選之後,蒙塵的美國式民主能有洗白的一天。

比起杜魯道不敢逆川普的無奈,臉書創辦人暨執行長祖克伯「順川普」的變臉行徑則更令人咋舌。這位少年得志的白人科技大亨對言論自由行兩套標準:一方面縱容川普的語言暴力,當推特(Twitter)將川普若干失格推文加註警示標記,祖克伯卻強調臉書不該當事實的仲裁者,等於放任川普繼續宣揚「一搶劫,就開槍」(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之類的暴力治國言論。

在另一方面,臉書對有國家管控背景的外國媒體,卻毫不猶豫地扮演起仲裁者,斷定它們播送的內容必然帶有特定政治目的(例如意圖影響美國大選),因此今後包含大陸新華社與中央電視台、俄羅斯RT與Sputnik等媒體都會被臉書貼上標籤,目的就是提醒閱聽者小心這類外國官媒的「洗腦」。

祖克伯沒料想到的是,他對川普違規貼文的不作為,會引來公司內外的嚴厲批評,不僅臉書員工發動虛擬罷工,受祖克伯夫婦基金會(CZI)捐款支持的逾140名科學家也發表聯名信,指責臉書對假訊息和煽動性言論的寬鬆政策,有違基金會的願景。

為了平息眾怒,祖克伯事後改口將重新審查內容政策、開放有助於種族正義的新產品,並設立新投票中心。但亡羊補牢之舉仍難掩其第一時間對美國種族歧視問題的輕視,以及向執政者示好的算計。

至於臉書對外國官媒實施的標記新規,除了展現愛國心,還糾纏著祖克伯對中國的愛恨情仇。身為80後的他,曾在2010年宣稱「每天花1小時學習中文」,並於2014年在北京清華大學用中文演講與應答,因為他覺得「中國是偉大的國家,也期許臉書有朝一日能在中國成為有頭有臉的熱門網站」。十年過去,祖克伯的中文更加精進,卻始終無法撼動中國言論管制的高牆。在黯然放棄大陸市場之後,他變臉痛批中國政府審查制度不公,選擇站到反中的一方,也為西方無法理解東方再添例證。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