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濟部光榮的歷史中繼續前進─勉新任經濟部長

經濟部20日舉行部長交接典禮,在行政院秘書長李孟諺(中)的監交下,卸任部長沈榮津(左)將職務交接給新任部長王美花(右)。圖/顏謙
經濟部20日舉行部長交接典禮,在行政院秘書長李孟諺(中)的監交下,卸任部長沈榮津(左)將職務交接給新任部長王美花(右)。圖/顏謙

經濟部長王美花於昨日上任,這是歷史性的一刻,經濟部長雖屬政治任命,但歷來,除非自外延攬,大多出身於國貿、工業兩局,例如蕭萬長、江丙坤、林義夫、陳瑞隆都當過國貿局長,而尹啟銘、何美玥、施顏祥、杜紫軍、沈榮津也都來自工業局。

王部長既非出身於工業局,也非國貿局,而是來自智慧財產局,包括智慧財產局及其前身中央標準局的歷任局長,每每感嘆難以更上層樓,歷來經濟部次長鮮少由智慧財產局長升任,王美花之前,僅陳佐鎮一人而已,而出任次長後還能擔任部長者,王部長是第一人,因此這真是歷史性的一刻。

歐陽修曾說:「仕宦而至將相,富貴而歸故鄉,此人情之所榮,而今昔之所同也。」六十多年來經濟部在國家經濟發展上具有關鍵地位,有著光榮的傳統,王部長從文官而至部長,這份殊榮得之不易,部長雖非將相,但更勝將相,以古人而言,這已位極人臣,光宗耀祖,然而另一面來說,這也是責任的加重,必須以部為家,也是苦事也。

前經濟部長林信義說:「經濟部的業務可說是包山、包海。」沒錯,從產業政策的規劃、貿易談判的運籌、能源政策的執行、專利商標權的審議、國家標準的訂定、中小企業的輔導到商業法規的制定全是經濟部的業務,不只如此,就連淹水、缺水也都是經濟部的事。

正因為這是一個如此重要的部會,早年能出任此職者皆非等閒之輩,例如被稱為台灣經濟領航者的尹仲容、開創科學園區的李國鼎、催生工研院日後成為閣揆的孫運璿,還有蓽路藍縷開辦中鋼的趙耀東。他們在美援終止、退出聯合國、石油危機、台美斷交的年代帶領台灣度過艱難的歲月,安定產業焦慮的心,提出因應對策,讓台灣經濟快速起飛,台灣之所以能被譽為經濟奇蹟、亞洲四小龍,正因為有這些高瞻遠矚的政府大員。

從尹仲容到趙耀東(1954~1984年),剛好三十年,也是台灣最關鍵的時刻,他們所留下的半導體產業、科學園區都是日後支撐台灣經濟成長的重要資產,他們所培養的文官,日後也多能獨當一面,使得我國到1990年代仍出現許多出色的文官,隨後也能出任部、次長。

從1980年代後期,隨著台灣經濟發展有成,對美國享有逾百億美元貿易順差,導致美國頻頻找台灣上談判桌,著作權談判、火雞肉談判、工具機談判紛至沓來,為維護台灣經貿利益,政府決定申請加入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WTO的前身),蕭萬長、江丙坤、王志剛於這十年出任部長,經過他們的努力,台灣的入會案終於在2001年底的WTO部長會議通過,這讓台灣得以重返國際經貿舞台,也讓我們的貿易自由化向前跨大步。

可惜的是,自2000年台灣政黨首次輪替之後,經濟部長替換之快,有時讓人來不及記憶,又換人了,有做不到50天的,也有只做半年的,自2000~2020年,這20年出了14任經濟部長,平均一任只做一年半,這和1990年代十年才三任不可同日而語。這20年台灣就在朝野無休止的爭鬥、內閣年年改組中走走停停,相對昔日的經濟部長,失色不少,令人感嘆不已。

王部長於昨日交接典禮上大約只是話家常,分享她為官的甘苦談,希望同仁一起打拚,並沒有詳談未來施政願景。我們相信以王部長文官的歷練,只要不失初心,必定知道台灣經濟的困境所在及因應之道。然而,我們認為,一位部長的工作不應該只是忙於幫廠商解決問題,更重要的是要擘畫施政願景,若1970年代孫運璿、李國鼎只是忙於解決廠商的問題,台灣何來半導體產業、何來科學園區?若非他們的遠見,以行政院開發基金投資台積電,台灣今日何來護國神山?國庫又何來豐沛的收入?

一位部長的遠見,比起天天盯工作進度更重要,盯工作進度自應交由局處首長即可,部長更重要的工作是思考,還有勇氣,過去這些部長所處的環境比今日更艱難,他們若沒有勇氣是辦不了事的,但我們看到他們一位接著一位,懷抱著理想,堅持著勇氣,那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魄,尤其令人動容,這也是台灣得以取得今天經濟地位的最重要原因。

孫運璿在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時出任經長,他於日記中寫著:「促進經濟成長,此乃今後國家存亡關鍵所在,我如失敗,將成為國家民族千古罪人矣!」前行政院秘書長王昭明談及李國鼎時曾表示:「他常常提出創新方案的原因,與他總能預先看到國家社會發展可能出現的問題有關。」他們兩人至情至性,已為隨後的部長樹立典範。

我們期盼王部長,能在經濟部光榮的歷史中繼續前進,以前人的典範自我惕厲,為台灣未來十年的經濟擘畫願景,果能如此,來日必可樹立新典範。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