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與種族,法律與秩序:失焦的美國總統大選

川普拿著聖經讓全世界的媒體拍攝。圖/美聯社

 美國向來是政治與經濟菁英「說話算數」的資本主義國家,在「西方/受教育/工業/富有/的民主國家」(Western, educated, and from industrialized, rich , and democratic countries, WEIRD)裡面,也是信奉上帝最為虔誠的國家,殆無疑義。但究竟是「經濟影響政治」,或是「政治影響經濟」?則一直未有定論;而這對於現在忙於連任,焦頭爛額的美國總統川普來說,答案恐怕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今年是美國的選舉年,但是川普的六月天,內憂外患,腹背受敵。6月20日,選在南方的奧克拉荷馬州,重新啟動他的選舉造勢,但結果卻遠不如預期,未來如果不能再出奇招,將會喪失於險中求得慘勝的最後機會。

川普目前最重要的目標莫過於11月的總統大選要連任,迄今分為三個階段。其一,在今年3月中旬之前,無視於歐洲的疫情快速蔓延,民主黨黨內初選競爭激烈,而川普本人,則是勤跑競選行程。其二,進入3月底的抗疫階段,紐約州情況危急,各州各大城市拉警報,從而展開聯邦政府和州政府、共和黨與民主黨疫情防制的「另類競選」,隨著全美染病後的死亡人數在5月底破10萬人,川普接下來對疫情,近乎靜默不語。其三,為了全國人民的失業與生活,城市解封,步調不一,民主黨籍州長和聯邦政府攻防激烈,另一波的政黨競爭於焉拉開序幕。雖然川普與參眾議院不分黨派,提出種種史無前例的紓困方案,卻在6月初遇上因為警察執法過當致死,進而爆發全國性示威抗議的運動:「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至6月中下旬仍延燒不止。

簡言之,川普對於前述三個階段的因應對策,基調有兩個:轉移焦點,問責他人;攻擊,就是最好的防守。在重啟的選舉造勢大會上,將疫情「甩鍋中國」,再次說出「功夫流感」(Kung Flu),攻守兼備,國內國外兼修。大家最熟悉的川普,又回來了。

在第一個階段,以「美國永遠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攻擊桑德斯和華倫兩位參議員,而且一直以「打瞌睡的喬」(Spleepy Joe),譏諷民主黨總統被提名人拜登。在第二個階段,將COVID-19的疫情「甩鍋中國」,質疑為什麼沒有中國各省市全部爆發開來,但卻在美國全境擴散。

而進入第三個階段,面對美國兩百年來的黑白種族衝突,則先是在6月1日步行穿越拉法葉公園到白宮對街,前往聖公會的教堂並拿著聖經,讓全世界的媒體拍攝影片,訴求的對象是「白人/安格魯撒克遜/基督新教」(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s, WASPs),以及虔誠的、跨越種族藩籬的基督教福音派選民。再與第一夫人於隔天,到已故的天主教教宗、已經「封聖」的若望保祿二世之巨大銅像前,獻花致敬,訴求的對象是人口比非洲裔還要多、信奉天主教的拉丁裔選民。

第三個階段最重要的就是強調「法律與秩序」(Law and Order)的策略,似乎想要複製1960年代,民主黨詹森總統推動兩項(黑人)民權法案之後,共和黨人懼怕南方各州將成為民主黨的囊中之物,共和黨前輩、當過眾議員和參議員、乃至於副總統與總統的尼克森,當年的選舉和執政的戰略方針。但是,半個世紀前,尼克森時代堅決執行廢除種族隔離政策,特別是公立學校內的非洲裔學生之就學權益;可如今,美國校園內早就沒有種族隔離的問題,但卻存在非洲裔學生因為學業成績或家庭薪資,進不去頂尖好學校的深層社會現象。而這種現象對於選舉在即的川普來說,就算有心,也無力在四個月就做出政策績效。

換言之,美國最近幾年每每都是史上新低的失業率,已經因為封城、經濟停擺而完全破功,這對於爭取少數族裔高達35%的選票,至為不利。而可以加強補救的,除了先前和目前進行中的各種紓困措施之外,就是激發四年前支持者的熱情,塑造自己也是虔誠教徒的形象,吸引、並喚回基督教(特別是福音派)和天主教徒的支持。對於目前延燒全美各大城市的暴力事件,置之不理,反而啟動在南方各州一系列的競選造勢,有兩方面的意義:固守南方各州的共和黨基本盤,以及讓城市裡面支持民主黨的中產階級,省思此次黑人民權運動風潮,演變成街頭動盪不安,甚至到處潑雕像油漆、砍雕像人頭的行為,是不是已經跨越民主的底線。

川普的六月天,面對經濟的頹勢,如果真的能在四個多月內,完成逆轉勝的不可能任務,則未來的美國,會以更難以捉摸的政治面貌,呈現在世人的眼前。族群衝突的惡性循環,兩黨在都市與鄉村、一旦形成楚河漢界般的裂解,將使得「民有、民治、民享」成為空中樓閣,而所謂的「選賢與能」,也可能變成政治學教科書裡面,最讓人無法理解的詞彙之一!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