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首相的神來之筆 以進為退的文明路線

英國首相強生。圖/美聯社

打著牛津大學畢業的名校光環,長期靠著辛辣筆觸批判歐盟,甚至不惜捏造採訪內容而一戰成名的英國首相強生,日後轉投入政壇而成為倫敦市長。當真是時勢造英雄,再靠著英國脫歐期間的朝野內鬥,前首相梅伊被迫讓出的黨魁職務,讓強生以舌燦蓮花的詭辯術,在黨內投票遞補成功,而成為首相。

就在今年年初,一句佛系抗疫,讓社會大眾發展集體免疫力的作法,當時舉世譁然。幸好吉人天相,強生靠著夫婦倆都染上新冠肺炎,還走過鬼門關;於身體復原後,順勢推翻公衛顧問的主張,再次因禍得福。

眼看著脫歐後的權利與義務,談判雙方依舊僵持不下;但與日本、美國等的自貿協議,則在未定之天,遑論是參加由日本所主導的CTPTT,可以追隨澳洲一舉達成「脫歐入亞」的新定位。據傳部分是迫於美國政府的壓力,英國正式否決華為公司參與電信建設的資格;強生只好死馬改當活馬醫,聲稱他將邀請日本的NEC和富士通公司,幫忙提供零組件好完成5G的建置。

為確保無協議脫歐的經濟運作與維持住企業信心,以及避免在日後可能有的究責清算,首相強生再次一語驚醒夢中人,以先知姿態倡議在英國境內成立單一市場,他並打算要在三十天內完成立法。

既然現實的困境難解,無論與其他國家的自貿協議,談判工作停滯不前,新冠疫情的衝擊持續擴大,或是英國脫歐的政策落實,各方的立場堅持和爭議也仍未休止。像一度主張要脫英獨立的蘇格蘭,就傾向於爭取留在歐盟市場;並且堅持實施歐盟在環保與食安等,超高標準的規範要求。

如今由首相強生主張成立的共同市場,一方面可以擴大對各邦的授權,好跳開過去兩年來的現實糾結;再就是保留各邦的政經特性,充分開放的國內市場搭配關稅的重新開徵,就可以有一定的消費規模來支持企業營運,尤其是爭取外國資本家的停留。

例如日本的NISSAN汽車,其在英國工廠的產出,有三分之二以上原本是出口到歐陸國家;因著脫歐和雙方談判的破裂,而必須要支付歐盟關稅,甚或是另尋供貨來源。反之,繼續落腳於英國的外資企業,因而減少的出口,勢必要在英國境內找到銷售去化,否則最終就只剩下撤資一途。

歐盟建立的初始目標,尚有在促成勞動力的流轉與移民遷徙的人權標高;但首相強生則擅長於造勢鋪梗,於借力使力之餘,更懂得順勢拋鍋、諉過,因而能成為英國政壇的常勝軍。往下的中美角力和疫情衝擊所可能帶出的全球大休克,強生依恃其魅力型的領導風格,再搭配網路世代下的資訊分割,看似特立獨行的不按牌理出牌,更能掩護輿情操弄與傳統勢力的跨國串連。

畢竟,知識傳輸與技術人力的有效養成,靠的是有無私的承讓和割捨;再就是能允許人往高處爬的流動和轉移,否則貧富不均的態勢,甚至貧無立錐之地的處境,都能讓人類社會越走越絕。此刻,隨著新冠疫情的加速催化和不斷被搧熱動員中的族群敵視,橫亙於已開發國家和新興經濟體之間的鴻溝,只怕要逐步擴大為天塹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