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兆美元和3兆美元之間的距離

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目前在美國總統大選民調中遙遙領先。圖/美聯社
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目前在美國總統大選民調中遙遙領先。圖/美聯社

因為新冠疫情的肆虐,以及黑人民權運動的風起雲湧,目前美國總統大選民調遙遙領先的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除了承諾要重新加入世界衛生組織之外,更在8月8日接受專訪時指出,當選後也要撤回對中國大陸課徵的關稅,而拜登截至7月底已經提出的三大計畫,總金額也高達3.4兆美元。能不能因此爭取更多的選票而入主白宮,還要再等兩個半月才能知道。

相對於內外交迫、進退失據的總統川普,拜登認為,對中國大陸進口商品加課關稅,事實上等於就是對美國的消費者加稅。但是,對於3.4兆美元的施政計畫,要如何籌措財源,則還有更清楚說明的空間。

拜登所提出長達十年以上的施政願景,像是「2035年美國建築業碳足跡減半」,千頭萬緒,難以被檢驗。他的中長期政策有三個重要計畫,從2兆美元的減緩氣候變遷計畫,到7千億美元「重建美好未來」(Build Back Better)的計畫,乃至於7,750億美元的照護經濟計畫。而當前最有急迫性的,莫過於最後者:針對兒童(3,250億)與老人(4,500億)的照護經濟(caring economy)計畫,而其預算來源設定的對象是:年所得40萬美元(約1,200萬元台幣)的房地產投資人。

對抗氣候變遷,以及當選後,既要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議,也將撤銷川普退出世界衛生組織的決議,都是民主黨的既定大政方針。但金額高達2兆美元的減緩地球暖化與對抗氣候變遷之計畫,宣示的意義大於實質意義,只能以競選的策略觀之。因為這對於中產階級和年輕族群、環保團體,甚至部分相關的工商團體和跨國企業集團,具有區隔共和黨的重大意義。而有別於川普的「美國製造」,強調抗疫與醫療物資必須要在美國製造,「重建美好未來」寄望投資美國製造商品、加強技術研發,著眼點當然是製造更多的就業機會。但無論是川普連任與否,這其實都已經是朝野政黨不分黨派的政治共識。至於照護經濟方面,主要重點包括:將醫療保險的65歲資格向下修訂到60歲,和以家庭與社區的照護服務,取代老人照護療養的機構。

然而民主黨提名的總統參選人拜登,此刻真正的問題有兩個,其一是,如何解決參議院1兆美元和眾議院3兆美元的爭議;其二則是,「錢從哪裡來?」因為就算登上總統大位,也將面對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困境。

由民主黨掌握過半席次的眾議院,其所通過3兆美元的法案,和共和黨掌握的參議院通過之1兆美元的法案,兩院的政治協商在8月7日破裂。做為民意支持度大幅領先的一方,拜登應該有的政治高度,將在於能不能發揮影響力,在最短的時間內,促成兩院提出共同的法案。否則,國會兩院在1兆和3兆美元之間遙遠距離的僵局,將有利於現任的川普總統,得以擁有採取積極行動的政治空間;特別是針對失業救濟金、租屋者暫時不致於被驅離、以及各級學校的學費貸款,而這些相關措施都有助於在11月選前爭取更多的選票。

最後,拜登也不能忽視民主黨內,具有社會主義傾向的桑德斯和華倫兩位參議員,在黨內初選期間能和他強力競爭的重大政見之一,所謂的「超級富人稅」,對於不滿貧富懸殊的年輕選民,以及支持社會福利的特定族群之致命吸引力。

半年前,因為美國疫情一發不可收拾,最後自行退選的參議員桑德斯,8月初在參議院領銜提出,所謂的「讓億萬富豪買單法案」(Make Billionaires Pay Act);這是截至目前為止,就因為新冠疫情而受益匪淺的超級億萬富豪,最具有針對性的法案。該法案想要針對今年3月18日到年底,美國億萬富豪在這段期間所增加的收入,課徵60%的一次性賦稅,而且指定的用途是支付全體美國人民的醫療保健支出。而桑德斯掌握到的數據,則是從3月18日到8月5日為止,467位的美國億萬富豪已經累積的7,300億美元,可以做為億萬富豪稅的課徵稅基。如果該案一旦付諸施行,則亞馬遜的貝佐斯可能要被課徵一次性的428億美元,而臉書的祖伯克則將被課以228億美元。

儘管並沒有人認為,這種極端的億萬富豪稅提案真的會在共和黨過半的參議院裡面成案,但終究是點出民主黨現在最大的劣勢,還是在白宮與參議院。在8月的第一週,有一位州長確診、第三位國會議員確診,全美死亡人數總計更超過16萬人。在這種社會氛圍和政治形勢之下,經濟藍圖和施政願景的計畫,雖然是大選之前政治意志的展現,卻不是當務之急。民氣可用,拜登當前最重要的事情應該是,促成眾議院和參議院協調出一個川普能接受,也會即刻執行的法案,拯救黎民百姓於水火之中。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