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二次紓困的政爭加速川普敗局

美國新一輪紓困陷入僵局,川普緊急簽署四份行政命令因應。圖/美聯社
美國新一輪紓困陷入僵局,川普緊急簽署四份行政命令因應。圖/美聯社

距離11月3日的美國總統大選只剩下80多天,華盛頓再度陷入劇烈的政黨對決,共和黨與民主黨國會議員對二次紓困方案互不相讓,在美國時間8月7日參議院休會之前仍然無法達成共識,兩黨議員拿幾千萬失業人口、低收入家戶補貼當成籌碼進行政治鬥爭,而川普總統則跳過立法機構,直接發布行政命令維持聯邦失業補貼、暫停課徵薪資稅等,雖然避免了立即的災難,卻造成高度憲法爭議。

二次紓困方案,民主黨堅持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在5月15日主導通過的3兆美元 HEROES(英雄法案),共和黨則以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契提出的1兆美元HEALS(關懷法案)為談判版本,再由財政部長穆努欽與白宮幕僚長梅多斯介入談判,民主黨主張繼續大撒錢,例如聯邦政府補貼失業勞工600美元的方案一直持續到明年,但是共和黨議員則認為,豐厚的補貼造成勞工不願返工上班,力主大幅縮減失業津貼,為數龐大的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甚至認為,沒有二次紓困特別預算,照樣可以達到刺激經濟復甦的目標。

由於川普總統已經表態支持二次紓困方案,而且為了鼓勵各級學校在9月正常開學,必須免除學校開學造成肺炎感染的法律責任,司法責任的免除得仰賴聯邦議會立法,估計雙方終究會達成妥協方案。但是,談判拖延與對立情勢升高,卻再增添川普總統無力迅速處理危機的新案例,如果川普未來兩個月無法有效扭轉頹勢,華盛頓以及全球的政治領袖,甚至華爾街的投資經理人們,都要為民主黨拜登出任總統帶來的衝擊預作推演了。

二次紓困談判陷入僵局,對美國帶來多層次的負面衝擊,在經濟與社會安全層面,立即的危險就是已經在7月底到期的聯邦失業補助,瞬間失去法源。川普為此已經做了準備,簽署四份行政命令(包括一則總統令,加上三則行政備忘錄),繼續提供失業勞工每人每週400美元的額外補貼,金額比第一輪紓困的600美元要縮減,而且要求津貼的四分之一要由州政府的財政支應。

除此之外,美國有超過2千萬家庭無法按期支付房租,房東依法可訴請強制搬遷,為了避免大量低層勞工流落街頭,在3月的紓困方案中提供了暫停驅趕房客令(Moratorium on evictions),上週川普也以白宮的行政命令延長,而影響人數高達4千多萬人的學生助學貸款暫停繳付本息,也再度延長至年底。更重要的是薪資所得稅(Payroll Tax)減免,川普下令到本屆總統任期結束前暫停徵收,如果他連任了還可以再延長。

問題是,白宮這些行政命令存在嚴重的憲法爭議,總統大筆一揮就要支用440億美元的失業補助津貼(財源來自聯邦緊急事件管理署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免除薪資所得稅更存在高度的憲法疑慮,而且財務上傷害到美國社會安全退休金(Social Security)與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基金,川普這四個行政命令,不只民主黨議員高聲批評,連共和黨議員也斥責川普為了勝選的極端政策,如果不撤除,將成為國會與白宮的憲法政治風暴;即使不談憲法問題,要具體貫徹這些行政命令,都存在程序與資格複雜的問題,勢必衍生大量爭議。即使川普擺出不向民主黨低頭的強硬態度,亂局與指責聲浪天天升高,估計久戰最後的受害者還是川普。

川普背水一戰,寧願冒著明顯違反憲法的風險,也要跟民主黨人力戰到底,主要還是他得升高政治衝突,藉著凸顯民主黨紓困議案大撒錢,來向選民傳達拜登被桑德斯、華倫等一大票左派議員政策綁架的事實。距離總統大選剩下80幾天,川普的聲勢卻低迷不振,如果這次激進對立戰術又失敗,川普很可能成為27年來首位無法連任的總統。

至今所有民調都顯示川普的支持度嚴重落後,但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雖然溫和,背後支持他的卻全都是如假包換的左派議員,他們不僅與華爾街關係極差,更高聲主張要分拆谷歌、臉書等科技巨獸,弔詭的是,矽谷的科技新貴們厭惡川普、支持拜登,但是一旦拜登當選,矽谷卻馬上面臨遭到反托拉斯分拆的生死保衛戰,以資本主義成為全球強權的美國,是否已經準備好左派治國的歷史大轉折呢?

台灣必須深入探討川普敗選的可能情境,儘速做好因應方案,美國左派政府抬頭,對於台海政治趨勢其實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但是,卻存在戳破眼前FAANG領頭的股市狂歡泡沫的風險,而且川普點燃的財政赤字大爆炸,左派政府可能將會無限制加碼,全球的經濟也將陷入前所未見的亂局,二次紓困案的政治衝突是否會一路拉高,是年底總統大選的前哨戰,是不可輕忽的全球風險。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