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在全球產業平行系統和新南向政策下應有的策略

東協國家加總已成為台灣第二大貿易夥伴。圖/美聯社
東協國家加總已成為台灣第二大貿易夥伴。圖/美聯社

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就任前後提出的新南向政策,隨著全球貿易版圖的丕變,演化出更具挑戰性的任務,隨著大陸台商陸續撤離,轉進東南亞國家,國發會、經濟部、貿協等政府相關單位全力衝刺新南向商機,不斷舉辦各種研討會與商業洽談,擴大邀請東南亞買主來台灣,協助台商排除東南亞投資的障礙,深化台灣與東南亞國家的經貿往來,讓東協國家加總成為台灣第二大貿易夥伴。

根據本報的報導,去年台灣與新南向國家的雙邊貿易總額超過1,100億美元,新南向國家來台投資年成長超過10%,該區域前一千大台商的總營收逼近3.6兆元,獲利突破千億元大關。東南亞是目前全球經濟發展最快速的地區,東協十國,乃至廣義的南向國度,包括印度、孟加拉、澳大利亞與紐西蘭共十八個國家,早已成為當前台灣企業經略商貿版圖的首選。

近日工總、商總等工商團體聯合建議政府啟動新南向2.0計畫,強化與東協的實質關係,特別是在中美大國對決升溫的趨勢下,為了避免台商在中國供應鏈的斷鏈危機,及早協助廠商在南向國家建立有效率的供應鏈。國發會主委隨即回應將協助廠商,加速軟硬體整合的系統輸出,推動在新南向國家建立區中區、園中園的台商專區,讓業者進軍東南亞不再是單打獨鬥,能夠組成高效率的團隊架構新世代的供應鏈。

我們認為不論是個別企業、工總商總等團體、或是政府,面對驟然丕變的全球貿易趨勢,都應該以積極的態度加速布建新的供應鏈,根本的關鍵當然在日益升高的中美大國角力的壁壘,兩國除了在政治與軍事上升高衝突,在貿易與產業架構上,「平行系統」的脫鉤架構已經成形,北京政府積極構建以本土企業為主的科技供應鏈,逐漸逼迫台商退出,而美國政府與主要企業也已經達成共識,在東南亞與印度布建「ex-China」的全球供應鏈,全球雙元、平行的產業架構將是未來長期的主流,而扮演全球供應鏈核心要角的台商,自然必須積極因應此一重大轉變。

台商在全球產業「平行系統」的轉變過程中,原本在中國建立的生產基地受到擠壓,已經是無可避免的衝擊,台灣上市公司當然會在第一線體會到國家政策轉變的擠壓,台積電謹守南京廠、增加美國亞歷桑納新廠投資,日月光封裝廠遍及各大城市的主要科技園區,聯發科承接華為的5G晶片訂單,以及近日緯創江蘇組裝廠賣給立訊,和碩將機殼廠鎧勝私有化等,都是從個別企業出發、積極主動因應的布局。由於蔡英文政府與大陸互動冷淡,對於保護大陸台商的權益,政府能夠著力的槓桿有限,必須靠台商與主要的買方聯手謀求損失最低的策略。

在中國以外的市場,也就是新南向政策鎖定的國家,政府與廠商則可以分成三個區塊進行布局,首先是越南、泰國等東南亞國家,許多台商已經深耕多年,對於廠房土地與勞工,企業掌握的深度可能遠遠超過政府,政府能夠扮演的角色,應該是企業的後盾,協助企業取得更有利的資源,也設法做好風險防範的工作。

另外在澳洲與紐西蘭這兩個發達國家,並不是台廠全球供應鏈的生產基地,而是在工業原物料、農產品貿易與旅遊文化交流等面向,澳紐兩國政府對台友善,政府應該加強上述往來互動,推動雙邊自由貿易、經貿交流的相關合約,進而在科技、學術、公共衛生等層面強化雙邊的互動與往來。

政府最應該加緊布建、提供資源的區域,則是南亞,具體來說就是印度。歐美龍頭企業積極鎖定印度市場,谷歌投入100億美元,亞馬遜早已在印度成為龍頭電商,蘋果加強印度供應鏈的布局,連日本都在快速增加對印度的投資。印度是「ex-China」的最終基地,原本四分五裂的印度在莫迪政府手中快速統整,網路服務也讓印度國內市場的差異快速縮小,莫迪Make in India的國家戰略正在快速前進。台灣廠商與政府,都應該加緊研究印度,投注資源,與供應商夥伴共同在印度架構全新的供應鏈。

過去三十年,台商成為全球供應鏈運轉的核心,如今面對中美全面脫鉤的挑戰,台商在大陸的生產基地固然面臨擠壓,但是歐美大廠要實現平行系統的戰略布局,還是必須高度仰賴台商,四大公會在新南向2.0的建議中,強調台商應該掌握「可信任的產業鏈夥伴」的戰略價值,的確一語中的,政府在推動新南向政策時,應該以「可信任的產業鏈夥伴」為政策核心,協助廠商快速進行生產基地的轉移、整體供應鏈的升級,與往來密切的歐美大廠同步,完成未來三十年的產業鏈布局,這無疑是蔡英文政府最重要的產業戰略,更是決定台灣未來興衰的關鍵任務。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