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南向行動中的挑戰與機會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在中美貿易衝突與新冠疫情的雙重影響下,鼓勵台商前往東協發展的新南向政策,順勢而起,成為台商對外投資的新主流。總統蔡英文也強調,面對後續的國際經貿局勢,新南向政策是台灣關鍵的國家戰略。

從趨勢來看,的確,台灣和東協諸國乃至廣義的新南向國家,經貿往來和投資數據,都呈現穩定上升;短期而言,即使在上述的兩大變數干擾下,今年以來雙方貿易額降幅也控制在5%以內,明顯低於日、韓超過兩位數的衰退幅度。

但此台資企業擴大版圖的新天地,要繼續端出漂亮數據的難度愈來愈高,變局當前的影響固然是主要原因,跨國企業加速在東協布局,也讓台商承受更大的競爭壓力。因此從業界關心的經營問題,到政府在乎的戰略作法,均有提出修正對策的需要。

台資企業是新南向政策的主體,到南向國家投資首先要體認的,就是不要認為過去的成功經驗可以輕易複製。這些外向型企業配合台灣的產業轉型,數十年前已赴海外設廠生產,時間上來看,大陸是它們海外發展的首站也多事業有成,但此時對於投資的調整,被動成分不小,既有大陸土地與勞力成本攀升的壓力,也有難以擺脫貿易戰下關稅驟升吃掉盈餘的困擾。

相較於大陸市場各地法規一致、語文相通,東協每個國家都是一盤棋,投資規定不同、過程複雜許多,且大陸吸引台商投資,不僅於單純的商業往來計算,台商能夠得到的優惠待遇,常更勝於其他外資同業,相形之下,在東協諸國眼中,台商只是眾多外商來源之一,加上多數規模偏小,客觀上來說,多數業者不若知名的跨國公司那樣受歡迎。而政府與新南向18國均無外交關係,此情況下要如何完善好投資行為,是挑戰之一。

台商的另一挑戰是內銷市場。東協許多國家人口數量龐大都以億計,加上平均年齡輕、消費能力強,又喜歡運用現代化的APP和電商平台等新形交易模式,台商投資除了移轉外銷生產基地之外,對於開拓內銷市場也會感興趣,而東協市場在食衣住行上鮮明的文化印痕,尤其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具有強烈主導發展獨特消費形式的企圖心,這使得內銷市場的發展,有了不同的思考方向。

舉例來說,印尼是台商紡織業海外投資的重鎮,企業早期經營多循大陸發展的模式,把當地視為生產據點、台灣母公司負責接單,成品則銷往歐美市場,再伺機切入內銷市場。

但進軍內需市場時,如抱著「試賣賣看」的想法,即使成功了,分到的也只是一塊毛利偏低的市場份額。此時搭上穆斯林市場興起的端莊時尚(modest fashion)風潮,即是進軍內需市場的另一選項,針對穆斯林女性,設計出符合教義又結合時尚的產品,印尼正努力想成為伊斯蘭世界的端莊時尚中心,台商如能把產品的層次提升,增添設計感,高端的內需市場值得一試。

同樣情況也發生在銀行為主的金融業上。多數台資銀行設在東協國家的據點,都依循「跟著企業走」的經營鐵律,賺的是台商的錢,殺價競爭到幾乎無利潤可言,不堪業績被奪走,業者到金管會告狀的個案時有所聞。如調整一下經營策略,用心於當地市場的開發,部分銀行如設在柬埔寨的分行獲利,已直逼海外分行常勝軍的香港分行;租賃業者在東協單一據點的年獲利金額,超過同一的地區銀行據點獲利以百萬美元計,關鍵都在於,對內需市場的開發重視程度,已超過做台資企業的生意獲利。

要打開東協的金融內需市場,同樣不能忽略掉伊斯蘭教義的影響,伊斯蘭金融與台灣業者熟悉或熱銷的金融商品未必一致,甚至有所牴觸,如不可收取利息、禁止投資於菸草、豬肉等商品的限制等。包括馬來西亞等國對以債券為主的伊斯蘭金融商品,發展相當積極,台資金融業者想要擴大市場的廣度,有必要加快此領域研究的步調。

再來談政府扮演的角色與作為。不容諱言,由政府主導的南向政策到新南向政策,分散大陸投資是主要的用意之一,但多年下來進展有限,現在之所以蔚為氣候,仍在於企業觀察風向,配合貿易戰與新疫情,主動修正了投資模式,發展的主體仍是企業,尤其是擁有技術能力、海外市場,但缺乏語言優勢和不嫻熟法規的中小型外向企業。所以當務之急是整合政府的力量,幫這些不得不調整投資策略的企業,找到符合國際標準運作的投資地區,讓企業生產接單順利移轉、持續運行。

其次,新南向政策推動是搭配台商資金回流一併進行,政策上,希望高階生產放在台灣,屬於中低階或勞力密集的部分,前往東協投資。這種構想,卻與東協國家的產業轉型計畫產生牴觸,它們同樣希望騰籠換鳥,低技術層次的生產未必會受歡迎,況且這裡是目前的投資熱土,跨國知名企業蜂擁而至,可選擇的對象甚多,並非非台商不可。

在與東協國家同榮共存的發展基礎上,如何幫台商爭取到更多的優惠待遇和市場,即如何在「拿技術換市場」的做法找到最佳方案,比純粹以台灣為主的思維,才是務實的做法。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