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選舉的最後決戰:疫情、經濟、種族分裂

美國總統選舉的最後決戰。圖/美聯社

8月中下旬,連續兩周,分別是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全國黨代表大會。這個期間出現三個很不尋常的現象:在民主黨方面,卸任的兩位前總統賢伉儷,強力的抨擊現任總統。而在共和黨方面,同黨同志集體公開表達不支持現任總統,連黨的全國委員會前主席,都在川普被再次提名的同一天,加入反對他的政治團體:「林肯計畫」(The Lincoln Project)。

GOP,這是美國人民給共和黨的有趣外號:「大老黨」(Grand Old Party)。從1860年提名並當選第一位共和黨籍的總統,林肯任內為了解放黑奴,而啟動青史留名、為期四年的南北戰爭。但曾幾何時,非洲裔的選民可能有八九成都投給民主黨,這對於共和黨來說,真是情何以堪。

老布希總統時代,打贏第一次波斯灣戰爭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包爾,同時也當過小布希總統的國務卿,公開表明反對川普連任。這一方面延續的是,共和黨的布希家族,去年就顯現出來的政治意向。而另一方面,民主黨大會時,2008年代表共和黨出征、被歐巴馬擊敗的麥肯參議員遺孀,錄音表達麥肯生前就反對川普的立場,生前就交代不要川普出席自己的喪禮。

對照民主黨全代會正式提名「拜登-賀錦麗」參選總統副總統,為期五天的議程安排,有前總統歐巴馬伉儷和柯林頓伉儷,陸續出面助選,更有高齡95歲的前總統卡特「獻聲」推薦拜登的人格品性。川普總統除了質疑並譏諷拜登的「精神狀態」(mental fitness),也以接見醫護人員,以及訪談從海外(例如伊朗敘利亞)救回來的六位美國公民人質,「人民的聲音」之基調,能不能再次激發支持群眾的熱情,仍有待未來的檢驗。

盤點目前的政策工具箱,無論是賣農產或賣軍火,都是緩不濟急。在當前緊鑼密鼓的競選情勢之下,最重要的兩件事情,還是莫過於疫情和經濟。

生命無價,人命關天。面對8月底逼近600萬人確診、18萬人死亡的龐大政治壓力之下,兩黨在新冠肺炎疫苗的政策或政見,都將排在最優先的政治議程之上。民主黨這次提出「百日供應鏈審查」的政見,聯邦政府將會只使用美國製造的醫療用品和其他相關物品。而川普總統就此,在過去兩個月則早就提前部署,以數十億美元向廠商預先採購可能研發製造出來的疫苗,每家訂購數以億劑的疫苗額度,以確保美國人民屆時能有足夠的疫苗。

共和黨為期四天的大會,沒有重量級政治人物的加持。但在未來兩個月的最後衝刺,川普總統必須做好原有的政黨理念之區隔,鞏固基本盤包括:堅定對於上帝的信仰;支持合法擁有槍械;強調法治和秩序;反對同性婚姻;反對墮胎。

因為在疫情重創經濟,危害生命的此時此刻,落實學校開學的政策,想在兩個月內拿出亮麗的成績單,無一不是困難重重。因此,值得重視的反而是,要如何「外銷轉進口」,在國際的場域,運用自己現任總統的行政優勢,來贏得大選。

特別是,伴隨著今年底或明年疫苗研製成功之時,各國政府「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世界衛生組織也缺乏能力,進行疫苗資源的合理統籌分配,即使標榜更重視國際人權的民主黨入主白宮,也不會改變屆時可能發生的狀況,必然還是會堅持「美國優先,美國第一」的跨黨派國際政治共識。此外,才剛剛上路的美墨加協定(USMCA),則因為美國對加拿大加徵關稅,引起加拿大政府對稱性的關稅報復。明年1月20日就任的總統,不管是誰,其所面對的國際政經形勢,特別是與中國大陸的對立關係,究竟要如何化解,都是重大的課題。

此次川普以最大的力度操作所謂的中國牌,無疑是著眼於兩黨都有高達六成以上的支持者,對於中國大陸有負面的印象。然而,目前兩黨的既有政策和競選政見黨綱,對「中國因素」也有不同程度的政治表態。但基本上,都只是「基本配備」,聊備一格。

終究,對於選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工作,工作,工作」(JOBS, JOBS, JOBS),當此非常的時期,人民要的其實很簡單,安居樂業而已。川普總統的連任之道,就是眼前無力處理置的新冠疫情,紓困與經濟的政策配套,受到民主黨的掣肘,不能立馬上路。而一旦疫情和經濟都處理不好,則潛伏於美國社會,這次嚴重爆發的種族分裂問題,都將會因為共和黨全代會第一天,威斯康辛州又發生白人警察執法過當,在連開七槍射擊黑人的案件,如果處理不當,將形成更進一步的種族和政治上的對立,而這種全國氛圍的發酵,恐怕才是川普連任最後一哩路上,最應該重視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