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害相權取其輕─論臺美自由貿易協定的洽簽及配套

美豬、美牛的開放,如果不能有效排除,則後續進展可能相當有限。在兩害相權取其輕之下,不能簽署臺美FTA、BTA的損失,絕對遠遠超過開放美豬、美牛的傷害。圖/本報資料照片
美豬、美牛的開放,如果不能有效排除,則後續進展可能相當有限。在兩害相權取其輕之下,不能簽署臺美FTA、BTA的損失,絕對遠遠超過開放美豬、美牛的傷害。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王健全 中華經濟研究院副院長

臺灣是個高度依賴出口的經濟體,但在中國的掌控下,加入由中國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機會相當渺茫;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又因美國退出,加上成員國多數為中國的貿易夥伴,而有其事實上的困難。但在新冠肺炎後,反全球化浪潮高漲,臺灣的「自由貿易協定(FTA)」覆蓋率太低,如果不洽簽FTA勢必被邊緣化,衝擊到臺灣經濟成長的動能。

不過,目前在美中貿易戰、新冠肺炎之後,美中脫鉤的可能性大增,在臺灣的戰略價值提高下,和美國簽署「經濟合作協議(ECA)」、「雙邊貿易協定(BTA)」,乃至「自由貿易協定(FTA)」的機會也大為增加。

當然,天助尚須自助。除了天時地利之外,臺灣和美國洽簽BTA、FTA的最大障礙,在於美豬、美牛的開放,如果不能有效排除,則後續進展可能相當有限。在兩害相權取其輕之下,不能簽署臺美FTA、BTA的損失,絕對遠遠超過開放美豬、美牛的傷害。因此,做好配套,並取得美國一定的承諾,為臺美簽署BTA、FTA鋪路,有其正面的意義。

臺美簽署FTA的優點包括:

第一,以美國為主要市場的消費性產品、石化、鋼鐵、紡織、工具機等,進入美國市場較有利。在臺美簽署FTA之後,臺灣產品可以享有優惠關稅進入美國市場,甚至利用美國/墨西哥,美國/加拿大之間的FTA,轉進加拿大、墨西哥市場,擴大臺灣產品的國際市占率。

第二,善用供應鏈的重整布局取得優勢。尤其在新冠肺炎後,為了避免供應鏈太長所產生的「斷鏈現象」,接近目標市場的投資,如前往美國本土、墨西哥設廠投資的短鏈優勢,更容易進入美國市場,而臺美FTA、BTA的加持,使此一布局更為有利。

第三,取得FTA的立足點平等。韓國、日本皆已和美國簽署FTA,如果臺灣有機會和美國洽簽FTA,可以比照日本、韓國,取得進入美國市場的立足點平等機會。

第四,提高臺灣的政經地位。如果臺灣有機會和美國簽署BTA、FTA,在示範效果之下,可以爭取更多國家和我國簽署FTA,並爭取到更多的外資投資臺灣。此外,我們甚至可以擴散臺灣在此次新冠肺炎超前部署所建立的防疫品牌效應,打開更多產品通路,使臺灣製品牌(MIT)的產品可以加值、發揮更大的效應。

當然,臺美洽簽BTA、FTA,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包括美國的科技產品對臺灣的優勢,美豬、美牛的開放對就業、選票、政治效應的衝擊,中國的可能打壓,川普當選的可能性及承諾的有效性,這些都必須一一去克服。但沒有美豬、美牛的開放,臺灣則連洽簽BTA、FTA談判的門票都很難拿到。

至於在簽署FTA最大關卡的美豬、美牛開放的配套,也必須兼顧,我們的建議如下:

第一,誠實最為上策。政府應誠懇地向民眾表達,簽署臺美BTA、FTA,是臺灣安全生存、經濟永續成長的關鍵,希望民眾可以配合支持臺美洽簽FTA。

第二,資訊透明性、產品差異性的建構。美豬、美牛瘦肉精的可能危害,如果臺灣採取比世界高的標準,則必須有更科學的證據。當然,為了擔心瘦肉精對人體危害的顧慮,對美豬、美牛產品的標示應清楚,使消費者有充分的資訊判斷是否為美豬、美牛。同時,透過科學標準的檢驗,來充分保護國內消費者的權益。至於在差異性的建立上,透過產品的口感、產地的標示,以及產品的生產履歷等,來區隔臺灣的牛、豬和美豬、美牛。

第三,百億基金的應用方式應有妥善規劃。目前,政府已答應成立「百億養豬產業基金」,用於推動外銷、獎勵養豬產業發展計畫補助及現代化養豬場設備等六大措施。我們認為未來可以採用「前金後濟」的方式。先利用1/2的基金輔導豬農升級轉型,包括利用區塊鏈掌握豬肉產銷供應鏈的流向,以建立生產履歷;建立冷鏈配送機制以維持豬、牛肉的品質;加強產業的整併,使豬農有足夠的經濟規模建立自有品牌等。剩下的1/2基金則可以做為救濟的補助金,一旦豬農受到重大損害,即可申請補助賠償。透過「前金後濟」的方式與配套,才可以取得農民信任,爭取FTA的順利簽署。當然,消費者一旦因瘦肉精而導致的人體危害也應有賠償救濟的機制。

綜上所言,在美中貿易戰、新冠肺炎之後,臺美關係空前的良好,把握契機洽簽臺美FTA、BTA,對高度依賴出口的臺灣,有其迫切的必要性。但必須取得美國在簽署FTA、BTA上的一定承諾,以及做好美豬、美牛開放的準備和配套,才能畢其功於一役。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